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日記。你聽艾怡良的《我們的總和 The Sum of Us》,聽見那一年自己愛得面目全非,想起那時候你裁減掉的自己。如果愛情是一個難以解開的等式,那我們能不能願意等,等一個人解題?等一個人,讓我們能夠好好的只是自己就足夠?(同場加映:

 

我愛過這麼一個男孩,一眼瞬間的那種。他溫良恭儉讓,我脾氣很倔;他待人和氣,我蠻橫任性,他的愛是細語耳邊呢喃,我的愛要昭告天下。我們那麼不一樣,可是我要愛他,我當時並不在意,我想,我可以改,只要在一起,我不是我也沒有關係。

我把自己反覆刪減,裁掉一些他不喜歡的我,扔掉一些他無法想像的我,我把自己縮得很小很小,只要他愛我就夠了。可他最後還是對我說,你太驕傲了,我愛不起。

 

我愛過這麼一個女孩,日久生情的那種。她在夜半裡,用吉他為我彈一首歌,她親吻我的時候,我的背脊輕輕顫抖,我們說絕對的語言,決定日夜相依,倘若世界上只剩下兩個人,也並不介意。

而或許,我們終究愛得太過用力,兩個不能妥協的人,碰在一起,不再有辦法獨自生活。我們身上都背負著愛的乘號,總要從對方身上拿到什麼,愛得很沈重,不再願意忍受空白。

而我最後對她說,我太愛你了,所以無法繼續跟你生活。

愛情可能太難了,因為愛著你,我不再願意只能是我自己,我要貪心的擁有更多。人海裡尋覓共行像是無解的愛情公式,用時間去賭,許多人最後依然是一個人,懷抱著刪減又增加的自己,踽踽獨行了很久很久。

在深夜聽到艾怡良的新曲,詞曲之間有愛過的痕跡,我泫然欲泣。

「你的過往 我停滯
減掉自己
字裡行間 乘幾年
好多風趣
從來沒人能完美闡述 得到總和
對我來說 仍然美麗
也不妄想能找出證據 誰愛著誰 出版成品
我們被告知 錯誤是種必經
你先睡去
只有我醒著 逐步解題」

感情是一道習題,得用一生來拆解。而我多麽願意,遇見你,一起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