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同場加映:

自從在打呵欠時
不小心烤焦一隻路過的小鳥之後
噴火龍言言就得了憂鬱症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沒關係的,我了解,」
我抱住他的頭:
「畢竟我也是一隻
和你同樣溫柔的龍啊……」

——伊格言〈得憂鬱症的龍〉

愛的時候
像個無賴
賴在你身上不走開
道別時黏黏膩膩挨挨蹭蹭
路人看了都厭煩
我們是喝醉的
把世界撞得頭暈眼花
有一些啾咪的星星
我們是爛醉的
把平庸看成美麗
老實看成帥氣
愛的時候
像個無賴
賴著愛
不准走開

—— 林婉瑜 〈無賴〉

當你的海
就不會在意你沒有岸

——〈下輩子〉◎任明信

 

我們同意將慾望逐日對摺再對摺
小到可以放進左胸前的口袋
有時順手拋棄甚至遺忘了我們曾經同意
愛情是我們所能緊握
最危險的裝置
隨時都可能將我倆壓碎

——婚前協議Ⓞ羅毓嘉

你的身上有一股鮮奶油的味道
即使你沒有洗澡
只要待在你身邊
時間會變軟軟的
融化速度只比冰淇淋慢一點點

——〈我喜歡你〉魏如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