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社會縮影成一幢高樓,那會是什麼樣的景象?電影《摩天樓》嘗試回答我們,而我們會看到,不管你住在低樓層還是高樓層,人心多麽寂寞,空洞得可怕。藉由 Tom Hiddleston 的目光,我們看見城市裡頭我們渴求著成功、裝戴著面具的醜態,我們為自己建起高樓,終究卻逃不出這樓的層層束縛。(同場加映:

每一個我們,都帶著不同的缺陷,穿戴入時、品味精緻、住在聳立入天的高樓當中,假裝著自己完美無缺,如此饑渴地嚮往成功。不過成功到底是什麼呢?(推薦閱讀:

身處於資本主義社會、被失敗的恐懼深深追趕的我們,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好好去想這個問題。因為成功在這裡如此顯明也如此直白,你只需要踩著其他人的臉,往更高的地方爬就行了。

沒有一個地方將競爭和成功的意象表達得如此清楚明白:往上,往上,再往上。要爬到上面,我們需要捨棄些什麼?在過程當中,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比其他人上面。

然後有一天你到了上面,卻發現上面的世界,其實跟下面的世界沒有什麼兩樣,差別是,地心引力的影響,讓一些骯髒污穢的東西流到下層,你看不見。但不代表它不存在。而那些你曾經丟掉的東西,你需要用更多的代價再度把他們找回來。

就如同在頂樓英國小莊園一樣的可笑。

《摩天樓》的主角萊恩醫生外表俊秀、氣質高雅,總是穿著剪裁合身筆挺的西裝,永遠看起來從容不迫。他嘴角優雅的微笑就像是他的房間一樣,完美而空洞,將一切關於他的事物都放進箱子裡關起來,外人無從也無能窺見。你看見的都只能是表象,永遠無法窺探內心。

他住在25樓,生活簡單而規律,完美而自給自足,他似乎沒有什麼朋友,也沒有什麼家人,一個人獨來獨往。他沈默而抽離的觀察著,看似有情實則無情。參加了華麗而奢華的高級沙龍,也經歷了熱鬧而草根的底層派對。

25樓這個數字,剛好承上接下。他於是認識到了兩個不同的階層。一棟大樓裡面,連個方隅天空都框不住,卻早已刻畫出了世間百態。(同場加映: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病,病徵千奇百怪,病灶卻異常單一,很簡單,那個病源,叫做慾望。

樓層能夠頂天,但慾望卻是無窮。人一生追求的東西,一開始無非食衣住行而已,達到之後,我們開始追求一切能讓肉體歡愉的事物,至於更高層的精神層面太過飄渺而虛幻。肉體間的感官刺激已能達到至高狂喜,說什麼精神層面實在太過庸俗。

但真的是這樣嗎?走出摩天樓的外面,聳立的五個大樓,有些已經完工,有些尚在建造,看起來,就像是被五根指頭包圍的掌心。住在頂樓的設計師洛伊希望透過這件作品,將世界包覆起來,消彌階級,讓所有在這棟大樓生活的居民,和樂而融融。

但我看到的瞬間,只想起西遊記的橋段,任憑孫悟空本領通天,卻也始終逃不出如來的五指山。而人終究不是如來,伸出的手想要抓得越多,最終也只能落得一頭空。

出身高貴,受過高等教育的洛伊,口說仁義道德,背後佔盡所有優勢,以一個天使降臨凡間的姿態,滿懷悲憫的想要去渡化眾生。他眼中的悲憫不是假的,他渴望幫助他人的心念也是真的。情懷偉大的都把他自己都感動了一把。

但通往地獄的道路都是由善念所鋪成的,敞徉在頂樓天光的他,哪裡能夠懂得底層污穢橫流的風光。於是階級對立,彼此仇視。一切破敗之後,慾望表現得更加赤裸裸,在那一個個雜交的肉體當中,展現無遺。(推薦思考:

在一片混亂當中,主角還是嘗試保持正常,但他無法,他心中的一些邪念早在一切正常的時候就迫不及待的溜出來。他於是終於驚慌了,在大家爭奪食物與資源的時候,他爭奪的卻是一罐油漆。

他慌張地想要將房間漆成一片純白。但純粹的白跟純粹的黑一樣,都不是常人能夠達到的境界。要在那樣的地方駐足,你需要一點點瘋狂。

於是在最後,在一切都已塵埃落定,在一切都已經破敗不堪的時候,萊恩終於找到他內心的一片淨土。滿臉鬍扎,渾身骯髒,但即便如此,他還是離不開這座大樓。

「我並不是替你工作,我是替這棟大樓工作。」已經死去的頂層保鑣如是說。而結尾時分,柴契爾夫人對於資本主義的激昂演講,原來就是這棟大樓的基石。

我們為自己建起了一棟又一棟的摩天大樓。而終其一生,我們都逃不出這些五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