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同場加映:

在城市的邊陲
劈開枯木的中心
一如每日從長眠中醒來
忘了所有缺口
通向辭世的意涵

不去仰望鄰人
越蓋越高的房子
心無雜念
讓背越彎越低
低到足以正視
路上的塵埃
飄起
而自己的腳掌
牢牢黏在地表

一如每日
在刀斧的頂端
磨鈍自己的缺口
越來越完整
忘了完整的意涵

——吳俞萱〈缺口〉

是時光
趁我們不注意的時候
使那年的一個初吻
成為永恆
是那個吻
夏夜裡輕輕的雨點
讓滿園子聒噪的青蛙
都變成了王子
是那個夜晚
我們忽然讀懂了詩
發現那些遙遠的星星
原來也有眼淚
是那之後
從心底流出了眼淚
一層層包覆其上
使一隻平凡的蟲豸
成為琥珀
透明的標點,標註著
那永遠不再來的
初吻般
永恆的時光

——阿布〈初吻〉

本是可以鎔鑄的
火的意志
敲打鐵的意志

我們多少含有金屬的成分吧
不可燃燒的
卻足以導熱的
停電夜晚
我反射當你微微發光
你走向我同時我走向你
使兩端的距離彎曲

也有彎曲至斷裂時刻
不可延展的
我與你的意志
我只記得一再敲打鐵的
鐵的肉體不可脆弱
鐵的不可生鏽

屬於時間的問題
重生重滅在火裡
屬於我的
我執著敲打
敲打使之變形
使我不可抑止

哭也會使我生鏽

——鐵匠 ◎鄭聿

如果害怕被吹散,就捨棄藍天吧
但我就是喜歡你是雲的樣子

——節錄自 麻雀情詩◎黎俊成

無非是你已不在房間
無非躺在你的衣櫃,我無非
像一件衣物,你不再穿脫的
無非佈滿時間的灰塵
無非是懷念
你的肌膚
我們曾展開彼此的背脊
彼此的………衣物還留有痕漬
我將持續晾曬無數個月份
將憶起,睡著的時候
我的身體是銀河的布幔披覆你肩
裝飾著星的圖騰,輕輕
你將我的身體翻面
繡滿光的絲線,繡上一日的
晨光,再繡上一夜
我一天的憂傷就逐漸完成

——幸福的紡織 ◎波戈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