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為你讀詩,為你精選詩人宋尚緯《共生》中的五首詩,你願意和我說些話嗎?說些溫柔的話。從詩人的字中,我們擁抱彼此,試圖將疼痛都裝進自己的身體裡。(推薦閱讀:【宋尚緯為你讀詩】我會放下你,像放下自己

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交流互遞了能量,即使渺小,即使脆弱,保有一點溫暖的星火就讓我們不再害怕飄蕩、不再感到透明。宋尚緯從冷眼旁觀到投入生活,認真去愛,認真去活,閱讀他的作品,我們彼此依存,得以共生。

共生書封

〈馬英九〉

我這不是來了嗎
來聽你們的聲音了
你們都不夠安靜
我沒有辦法進去
到你們涉案的現場
我甚麼都不知道
不知道你要見我,不知道
那些停止的呼吸是否被土石掩埋
一切都是誤會
一個便當吃不飽,那兩個呢
這是個嚴肅的問題,我們
別無選擇,一定要面對
我把你們當人看,所以要好好教育
你看他們,那些聚集在大道上的人們
他們攻擊我
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每一個美好的早晨
都充滿真理的露水
推開窗戶,有人正揭示痛苦
他的痛苦很實在
只是我跑得太遠太遠
我在遠方呼喚我的小刀
告訴他保養銳利的注意事項
記得不要跑得比我快
也不要跑得比我還慢
這樣我才知道你的存在
與我同在,才知道
原來你要見我
啊,我這不是來了嗎
這不是見到了嗎

〈這些無法替你走的路〉

當我逐漸學會從遠方的光影剪取影子
我親愛的戀人,我希望你能明白
各種情感都是星體的投射,在我們身上
製造潮汐,讓我們學習如何面對
孤獨,寂寞,以及屬於自己
不特別隸屬於強烈色彩的敘事路徑
我們都並不特別,和他人相比差異稀微
在人海中容易被同化成相同的色系
卻能夠在微小的機率中遇見微小的彼此
雨季打進我們的領口,滲進我們
刻意沉默,害怕稍不留神就露出刀刃的城都

我親愛的你,我們曾緊緊擁抱彼此
涉入對方乾枯的傷口,以為彼此都痊癒
午後的陽光照射在彼此的身上,看起來
一切靜好,我們的季節彼此安分地佇足
不過度吵鬧,甚至靜寂
像一座靜謐的森林覆蓋在斜射的日光裏
你說把燈熄了吧,這些黑暗會被明白的
在燈火明滅之間被驚動的漂鳥們都飛向遠處
我們之間有某種程度的隱喻被涉及
沒有誰更完整一些,走過的每一天都像
大雪初融的第一道日光輕輕地撫摸
愛人凍結的臉龐與淚水開闢的溝渠

我們遭遇到同一場暴雨
連靈魂都濕透,明瞭這些路途並沒有捷徑
你試圖將我的疼痛都裝進自己的身體
我也想替你走完這遙遠的路途
但我親愛的戀人,我們都只能知曉各自的疼痛
有些話一出口便是荊棘埋藏在必經之路
有些話像是吻深深地印在心中
有的時候我們學會談論天氣與寒冷的衣物
學習靜謐的神看著大地被白雪覆蓋
我能夠陪伴你走過一切但無法替你
經歷這冰冷的雪國

〈例如我〉

1

找一個溫柔的姿勢
成為一個舒服的人

2

空閒的時候替自己上點油
來回地擦拭生活所積累的污漬
省下的日光用來烘烤乾澀的聲音
你以為自己的靈魂乾枯且一無是處
你以為自己乾枯且一無是處
你以為自己一無是處
你以為自己
一無是處,你以為

3

喜歡刷牙
把自己排列好,成乳牙隊形
還沒學會怎麼和自己解散
別人就先解散你
替自己卜卦,錢幣翻面就變成
昨日補上的一顆蛀牙
他們在空洞的心中跳恰恰
含淚的卻是你

4

討厭看書
將他們堆疊成受詛的王城
做唯一的王
討厭你
我說真的
真的真的討厭你
高明的騙術令我成為雨中的
雨中的
一道巫術

5

替自己寫詩就像是
替自己占卜,就像是
替自己點起蠟燭,就像
是我自己
引火成為乾涸的淚滴

6

意外的成為他人的王
自己的奴隸

7

你沉默是因為木偶的詛咒嗎
是,因為句子裡充滿洞穴嗎
是嗎,原來你
再也再也說不出善良的話了

8

找一個慈悲的處所
做一個噁心的人

例如我


(圖片來源:pinterest

〈齒輪〉

也許我一直在等待一場雨 
把我和昨日一起淹沒 
或許那時我才能坦然地朝故事走去 
認清所有敘事的小路 
學習辨識多餘的枝節並剪下他 
種在一旁看他如何長成 
生活的齒輪並逐漸契合這場雨

我一直在等待自己承認 
自身的恐懼及疼痛 
留下字跡,潦草像一場未竟的夢 
殘缺卻又感到萬幸,我不知道 
到何處才能埋下我的衣物 
換上一雙新的鞋,走上一條新的路 
並種下新的花花草草

我找到過往留下的筆記
上面寫滿了風暴與乾旱的情節
我嘗試在後面寫下之後的劇情 
記錄陽光每個細微的角落

我買了許多雙新鞋 
嘗試在錯誤的日子穿上正確的鞋子 
在陌生的小路裡行走 
學習不去辨認那些細節 
學會如何在潮溼的夜裡召喚夢境 
在書裡留下足夠的路標 
了解沉默其實也是一種武器 
後來我認出那些被拋出的語言是冰冷的殼 
識得那些岔路每一條都是故事的終點 
終於我等到了那場將我淹沒的雨 
卻再也不需要被淹沒 
再也不像從前那般吻合齒輪所有的縫隙

〈我會誠實,不耍彆扭〉

別人愛你,你要誠實/孫梓評

有時候聲音彷彿從遠方傳來
草草地記下一些片段
便以為一切都是在掌握裡的
──包括愛人房內的細碎言語
我的愛人嗜甜,害怕黑夜
害怕睡夢中的他是苦澀的
也怕誓言會在過程中被遺忘
他靈魂顫動得飛快,一有風吹
便藏到自己的殼裡,躲避會面

我在他的世界裡呼喚著他
像是佇立在他的國裡
招領他的魂魄與收集他的光亮
原諒我有些時候撒出一些謊言的釘
祂知道我無論好壞總是一切都好
有的時候,我必須練習才得以誠實
我必須熟練那些關於坦誠的技藝 
那些技巧讓我成為透明的人
不得不染上一些顏色才得以存在
我的愛人要我誠實,褪下所有偽裝
卻承擔下關於謊言的部分
獨自一人熟悉疼痛的傷口
以及厚重的殼

我的愛人,我們彼此共有的星球正常旋繞
偶爾碰撞產生細小的裂痕與碎塊
或者偶爾震盪,淚水便如潮水般襲捲而來
如果我來不及誠實,來不及坦承我的愛
也請記得我彆扭的樣子
也許在某個午後,陽光從窗外灑在你的身上
你會想起有關於那些誠實的謊言
學習坦然面對自己的傷痕
我仍在你的國裡,因有你愛我
我會誠實,不耍彆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