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購買者已經厭倦迎合眾人目光,而走上另一條路:風格化的小眾。近幾年,風格化的店家林立各處,不討好眾人,只接受有共同理念、看法、或對特定物事有所關心的購買者。這些店家的創始人,希望自己的想法能被大家看見,期望尋找志同道合的人能來到自己的店家,一起討論彼此感興趣的主題。這一次跟著小日子雜誌的腳步,來認識這間在淡水河畔的獨立書店吧。(同場加映:

聊聊天 我們開了獨立書店

686(圖左)

本名詹正德,原本從事的是廣告業,中年離職後,決心過著每日讀書寫字的生活,於是動起開設獨立書店的念頭。目前為有河 book 店主,與詩人妻子隱匿一起經營這間位在淡水河畔的二樓書店,店內販售書籍以人文、藝術、生態旅遊等為主。

Peggy(圖右)

知名獨立書店草葉集的創辦人之一,喜歡有溫度的紙張、手作小物、小農產品和 ECM 。草葉集結束營業後,在內湖巷弄裡悄悄開起極有個人風格的註書店,這裡有音樂、有咖啡、有書、有輕食、有雜貨,另外還提供友善住宿。

686:進入中年、離開職場後,選擇開書店,說得簡單一點,是為了尋找一種理想的生活方式。就像有些年輕人從都市跑到花東種田,嘗試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我和我太太則希望可以擁有整天讀書寫字的生活。

那時我們的想像很美好,以為只要每天坐在櫃台裡面看書、做自己的事,偶爾客人要結帳再處理一下,這樣就可以了,我們當時就是想得這麼簡單!(推薦閱讀:

確定要開書店以後,馬上就落實到怎麼開始進行,實際的問題一個接一個漸次而來。其實對於要開怎樣的書店,我們在初期都沒有什麼想法,有的人是先有個理想書店,拚了命都要實現,我們不是,我們只是覺得可以試試看開書店,並沒有其他具體想法。

唯一的一個念頭,是住在八里的我們一直覺得河邊風景很美,於是起了個想法:「如果有間書店開在河邊就太好了」。

這個想法後來成為我們最堅實的原則,所有的東西都要合乎這個原則,不合乎這個原則的,再好我都不能選、再好都不能要。我們既然已經選在河邊開店,就是為了這片風景,所有的一切都為這個風景服務。

Peggy:在註書店之前,我和朋友一起經營位在新竹的獨立書店草葉集,所以我不僅有對書店的想像,也已經實際操作過。但是跟草葉集不同,註書店賣的是我自己想要的東西與生活。

註書店的核心精神是一定要跟自己的生活密切相關,因為在草葉集時代,我和朋友過得實在太辛苦了!草葉集的 Slogan 是「對家園與美好生活的想像與實踐」,我們或許能夠帶給顧客那樣的感覺,但我們自己始終停留在想像的階段,完全沒有實踐在自己的生活上。

例如我們提供顧客很好的喝茶、吃飯空間,可是回到家裡,面對的卻是家徒四壁,只能睡覺,而且才睡五個小時就得起床準備開店。(推薦閱讀:

然後每天都沒時間吃早餐,中餐、晚餐也都很晚才吃;雖然賣書,但我的住所卻沒有什麼書,因為太忙也無法看書,進的書只是翻一下而已。最後精神緊繃到一個程度,覺得不能再過這樣的生活,於是決定結束營業、搬來台北生活。

因此當我決定開設註書店,我就希望這家店可以是我這個人活到現在所累積的樣貌:我選進來的書都是我看過、知道在說什麼的書,賣我喜歡的、聽過的音樂,給客人吃喝我知道的東西。

另外,現在我學會在我的能力範圍內經營這家書店,若是因為開店而完全犧牲自己的生活品質,那就回到公司上班就好啦,這樣還比較輕鬆。

686:我現在的狀況跟你之前有點類似,開店八年,一直被綁在同一個地方,沒有辦法離開,雖然窗外的風景很美,每天都不一樣,但是連續幾年都待在那邊,偶爾還是會有種世界愈來愈小的感覺。

我只能想辦法把自己在書店工作當成是生活的一部份,盡量讓自己覺得自在,一旦覺得緊繃,一定要馬上想辦法疏解掉,也會想辦法找機會往外跑。

雖然有時會因為雜事纏身、無法做自己的事情而感到煩躁,但想想這本來就是自己的選擇,開書店很難避開書籍進退貨、難搞客人上門⋯⋯這類的事情。

Peggy:我覺得退書很麻煩,開書店花最多的時間就是進進退退書籍,所以我乾脆直接去外面買回來賣,或是直接跟作者購買,目前店頭上的幾乎都是買斷書。

如果認真計算,一本 300 元的書,進價七折,賣價九折,賣一本只賺 60 元,要賣三本半,才能再買一本書,賣書本來就不是賺錢的行業。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想把自己的生活與開店結合在一起,如果買進來的書是自己喜歡的書,就比較不會有這些書都是庫存壓力,而是把自己的書分享給別人,如果有人欣賞,再賣給他。

對我來說,比較困難的反而是賣掉自己的藏書,我常常會捨不得,這件事還需要慢慢練習。我也會直接跟客人說,我們這邊的書只有打九折,如果想買七九折的書,就去網路上買沒關係。

686:獨立書店沒有辦法跟連鎖書店、網路書店玩折扣戰,那也不是獨立書店該玩的東西。而且新出版的熱門書都先被大書店包下來了,如果沒事先講好,小書店連一本都拿不到;所以大書店不只在定價上具備優勢,連通路上也很有優勢。

所以我們還是注重回到書本來的價值,當初會進這本書,就是覺得這本書有某種價值存在,我們想表達的是為什麼要賣這本書、這本書有什麼價值,然後特別在我們的書店推廣它,希望這本書能被更多人看見,而認同我們書店價值、認為獨立書店有其存在必要的客人,自然會把折扣的差價就當作是一種支持與鼓勵。(同場加映:

Peggy:作為經營者,早期我會覺得大家都要支持獨立書店,現在當然也這樣想,但這個成分少了點。我更希望顧客來到這個地方,看到店頭的書或商品,會明白背後選擇的價值。在連鎖書店、網路書店、中型書店之外,應該還有一家小書店離你家不遠,你可以選擇到那邊購買。

如果這個社會只提供單一選項,那一定會非常可怕、非常無聊。所以我把這間書店定位在提供更多的選項、開創不同的可能性,從我的角度選我覺得對的東西。

我覺得開獨立小店的人,都會把一些自我的想法藏在裡面,每次我到一間新的店,只要一看,就知道這間店選的東西好不好、認不認真、有沒有自己的個性?有的店選的很好,讓我可以在那邊一次買齊我想要的東西,這些東西又是生活上用得到的,我想開的就是這樣的店。註書店是一間很年輕的店,如果有所謂的死忠顧客,他們跟隨的不是這家店的商品,而是它所展現的想法與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