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茄子皮在女人迷的短篇連載,【尋路日記】為自己的生命尋找一條自在的路。這一回,我們回到青春期,懷想我們的第一次失戀。「想著那些揪心,那些狂喜。讓人幾乎,在愛裡行乞。在這個歌的幾分鐘裡 讓我們一起分析。」《前戲》這首歌讓人想起在愛拼命問為什麼的自己。(推薦閱讀:

高中升大學的那一個暑假,我第一次失戀,和交往兩年半的初戀女友分手了,感覺天崩地裂、像是經歷世界末日,剛大考完的我不在乎自己上哪一所大學、什麼科系,吃不下也睡不好。每一天,心中被許多的為什麼充滿,滿腦子都在想一個問題:「我該怎麼做,才可以把她追回來!」對於那時候的我來說,這是生活的唯一意義。

我總會在日正當中的時候跑到海邊看海,一邊曬著太陽、一邊回想著兩個人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想到開心的事就偷笑,然後想到這些事已經過去了,也不會再有了,就開始嚎啕大哭。在海邊,陽光通過大海打照在我的皮膚上,待著待著就曬傷了,好像愈痛就愈覺得自己被安慰,覺得這也算是一種紀念吧,紀念自己曾經轟轟烈烈的愛過。

 

在海邊獨處的日子,我常常在想,自己真的有這麼難過嗎?我常常這樣問大海:

「親愛的大海啊~我是因為很難過才來這裡,還是為了要讓自己感到很難過,才來這裡假裝和你傾訴?」

其實我也搞不懂。那時候的「前女友」在一間咖啡廳工作,上晚班,我會在早上就到咖啡廳,點一杯最便宜的金桔茶,然後為了怕被她發現而帶給她壓力,我會在她要來上班的十分鐘前離開,心中自我催眠:「雖然我們沒有相遇,卻在同一個地方一起完整了一天。」茶有點酸,但是金桔醬是甜的,酸酸甜甜的就和我複雜的心情一樣,想起美好甜蜜的過去時心中就充滿了甜意,想到了這一切都「已成過去」,又和茶的底味一起辛酸了起來。就這樣,反反覆覆,一直到有一天看見了一個畫面。

一隻小蟲子不小心跌進了我的金桔醬裡,我把視線湊近與牠切齊,近距離看著牠的六肢在金黃的泥淖裡掙扎,我不曉得牠是在享受和金桔小姐的如膠似漆,或只是深受捆被無法自拔,我好像在這蟲兒身上看見了自己,頓時有了一股魄力。

「牠需要展翅高飛,重新與世界連結!」

我小心把牠從醬中解救了出來,牠便順勢飛出了窗外,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我再次回到了孤獨的狀態,但是好像有些事情不太一樣了。或許我是孤獨的,但是並不寂寞,因為我還有我自己啊!就算全世界都與我失聯了,我也可以練習陪著我自己,再說我又沒有與世界失連,我只是結束了一段關係。

經過了一段沉思,思考了幾個問題:

  • 為什麼自己會這麼難過?「第一次失戀吧,但其實也有種失去依靠的新鮮感。」
  • 為什麼自己要有這麼多的「後續行動」? 「想要證明自己曾經愛過、也還愛著、也隨時可以重回愛的關係。」
  • 為什麼自己會一直難過,好像走不出來?「因為不接受!」

「因為不接受!」

我好像開始懂了。失戀的當下當然痛苦,曾經有一個可以互相依偎的親密伴侶,突然間被抽走了,沒有人會不痛苦,這挺正常的。但是,當我過度聚焦在「斷掉的連結」時,內心其實是一種深層的不接受。為什麼是我、為什麼發生在我身上、為什麼、為什麼... (推薦閱讀:

「或許,我該停止聚焦在這一切『為什麼』發生,而是練習接受,並思索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 

失戀像是一種斷掉的連結,而連結是兩個人的課題。兩個人的相處有太多的細節,我們很難在歷經滄海桑田,或是幹下難以挽回的蠢事以前,就能學會珍惜,就了解和諧的關係如何經營。這樣的藝術太高深,對那個時候我這一個第一次失戀的小毛頭來說,道行太高、遙不可及。

反觀,或許我們太常把焦點放在斷掉的連結了。這其中涵有太多的因素,有些是我們的行為造成的,有些卻與我們毫不相干、根本無法掌握,這也無妨!我們真正可以做的練習是,在斷掉連結的時候,把焦點挪回來給自己,重新練習「與自己的連結」,和自己告白、重新愛上自己或是。努力成為一個會讓自己愛上的樣子。(同場加映:

再次來到大海邊的我,用海風和海鷗的叫聲當作隱形的筆。在海的面前無限敞開,在空氣中寫下了幾道和自己告白的習題,並在心中默默回答。

不能掌握的習題:

  • 為什麼分手?
  • 有沒有可能復合?
  • 怎麼樣做,可能會讓他重回我的懷抱?
  • 他到底發什麼瘋,或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可以掌握的習題:

  • 在這一段關係之中,我認識了自己什麼,是一個怎麼樣的人,或想要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
  • 關於自己,有沒有什麼能接受、與不能接受的事?
  • 在相處的過程中,發現自己喜歡什麼、討厭什麼,重視什麼、相信什麼?
  • 下一個人、下一段關係出現之前,我可以有什麼樣的練習與準備,讓自己可以在下一段關係中,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原來,除了沉溺在失戀的痛苦外,我還有另一種選擇:「練習和自己告白!」在告白的過程中醞釀更好的自己,靜靜等待更好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