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看著林依晨演過的一部部偶像劇長大,除了想起自己的變化,也見證林依晨戲路上的種種突破。看一位熱愛演戲的演員,獲得國際上的肯定,深為他感到高興的同時,也讓人想一窺這位對戲劇有高度熱情的演員,背後的生活哲學還有成長經歷。(延伸閱讀:

在韓國領「亞洲明星大獎」時,她同時以中英韓三種語言致詞,驚艷國外媒體。領獎,因為表現精湛;語文流利,則是在繁重的錄影外還不放棄學習,鏡頭前的多樣美麗,都是她努力的成果。

若從2000年的《流星花園》算起,偶像劇在台灣已有十五年的歷史了。十五年來養成許多當紅偶像,要說具有實力及氣度的人物,林依晨的名字應該在前幾名。以《惡作劇之吻2》和《我可能不會愛你》兩次拿下最佳女演員獎項,實力早獲肯定。有關林依晨入行演藝圈的故事,有點像巨星傳記的開頭篇章;為了弟弟的電腦而參加美少女選拔,接著得到電視劇的角色,成為大家熟知的演員。

她堅持上完大學課程,毅力驚人地完成學業,出國遊學丶出書。就在看來諸事順利時,卻發現腦部腫瘤,一場病讓她對人生有更深刻的體悟。林依晨很是踏實地耕耘著她的生活,對比其他銀幕前的知名女星們,她活得很「實在」:如同多數年輕人半工半讀完成學業,工作幫忙分擔家計,出國進修追求更廣闊的視野,戀愛沒有與企業鉅子的緋聞丶結婚不是驚世炫目的婚禮,每個階段實在地面對。藝人身份在她似乎也就是份工作,上下班之間換的不同狀態;她扮演不同角色與人物間,真實生活裡卻不夢幻虛假。(同場加映:



感謝一路上的人和事

她才獲獎,不免俗地要問她一路走來,有那些人事物是她會想要感謝的對象。身為一位演員,她說自己應該感謝每一位合作過的導演。一部戲是因為導演的風格手法才能成形,其實每一部戲劇本丶導演的功力都佔了最大影響,角色的塑造丶和其他演員之間的溝通,都不是演員可以獨自完成,也難怪她會說:「都是導演塑造了我。」她謙遜地說自己有的能力,是至今合作過的十多位導演共同培養出來的。

另外事情的部份,很可以看出她的聰慧正向。她感謝曾有過的批評聲浪,出道初期比較會聽到一些批評,而她的個性追求完美(雖然她知道世上沒有「完美」存在)。「可是因為我往那個方向去追,就會想辦法克服,就會再進步。」聽進批評,讓她找到新的表演方法,讓她改進工作方式;像以前常被取笑的嬰兒肥,讓她下定決心減肥成功。「現在除非很累造成水腫,否則不會再出現那種情形。」別人的批評,她當做輿論給予的激勵。

每個角色教她的事

曾有人看過她在劇本內的註記,給予她在專業上的用心肯定,覺得想要有所作為的演員亦該如是。林依晨對待工作的嚴謹絕對有,還有一部份應該要歸功於她對人的興趣以及對表演的喜愛。很喜歡聽林依晨談她演過的那些角色,有著她對人事物溫暖厚實的觀察。像是電影《234說愛你》拍宣傳照的現場,據偷聽來的段落(因為是別人採訪的問題。噓⋯⋯)她說每接到一個新角色,就像踏上一段冒險的旅程。(同場加映:

對於戲裡那位剛畢業而涉世未深的女孩,她說:「她在初戀時抛棄了一些本來的價值觀,有點危險,在往後的日子裡不知道還撿不撿得回來……」像在替好朋友思慮未來的成長路。「每次拍一個角色。我會被她影響,她也會被我影響。」那是為什麼她慎選劇本,因為她會和戲裡人物產生交互作用。

 

關於幸福

在林依晨的人生階段裡出現過幾個時刻,命題都很像,總要在幾個方向裡做選擇,家庭與事業丶學業與事業丶事業與愛情。當然這裡的「事業」只是籠統的代表,有時是工作內容丶有時是成就目標:學業丶事業丶家庭丶愛情…都是人生階段裡的重點。碰到這些問題的時候她總會思考很久:「有些是人必需尊重的自然法則……」但有些時候又會想要在一定的年紀,達到某種既定的目標或成就。

她在拍《我可能不會愛你》時從程又青身上體會到,人有時候要適時放下一些堅持。「事業需要很多人成就,婚姻則是兩個人難得對的人碰到。」於是她知道要取捨,重點是弄清楚什麼才是重要的。而在這些關鍵點上,「家人相關」的選項應該都是林依晨優先思考的。她曾說過:「所謂幸福,就是讓你愛的人,和愛你的人都快樂。」護守著愛及所愛信念,是她一路走來的重要支持力量。

那麼她演過的角色裡有那些人對她而言是很特別的?你以為頭一個會談到程又青,結果是黃蓉。「她跟我最不像也最像。她蠻嗆的,有很多心機:有時候內藏,有時候外顯。對人的好惡很清楚,尤其你要是她討厭的人,她絕對會讓你感覺到。我是儘量不想讓人感覺不舒服。」這是她們不同的地方,而相同的地方是「對另一半,會很希望往對他好的方向走,會很想要幫忙,做什麼事情都會先想到他。」她總是從角色身上學取一些東西,而她從黃蓉學到的是「相信感情要自己爭取才能獲得。」

最愛當演員

聽聞她在學習拍片的相關事項,問她是否對幕後編導等工作有興趣,她笑著給了很有智慧的回答:「目前我對自己的演員工作是滿足的,不過我終究會想知道從導演的角度可以怎麼去看演員。」而她若要自己寫本拍片,會是一些弱勢族群的題材,像人口販賣的故事。

但不管怎麼樣的類型,她總希望最後可以讓人重拾勇氣。問她為什麼結局「面向陽光春暖花開」對她來說那麼重要?卻被她回問:「每個作品都要花很多的精力去拍,你想要留給世人什麼樣的東西?」旁人只能點頭同意:好的,作品要能傳遞正面能量。如果她要當編導,她希望能借由片子來提醒社會一些事。然而她強調自己還是最愛當演員。只是演員工作常處於被動接受指令的狀態,視角不及導演或編劇來的全面,所以她試圖培養鏡頭後的眼光,是期望可以更全面的理解演員的可能性。

 

 

二十歲,舊身份新角色

因為新戲裡飾演一位初出社會的大學畢業生,拉她回到廿多歲的心境裡;學生時期與其他時期,相對地顯現出單純美好,沒有經過太多大風大浪。角色熱愛演戲這件事也契合她自己,但對方因為接了一個徵信社的案子,涉足一場愛情遊戲,「因為她玩了這場遊戲,有些別的價值觀會融入她的人生裡。接受了複雜的想法,她有了轉變。但是事過境遷以後。有些她丟棄的單純信念,可能是再也撿不回來的。」聽得出她語氣裡的疼惜。(同場加映:

好奇地問她若能回到廿歲生日當天,她會對當時邊唸書邊拍戲的自己說什麼?「勇敢地多談幾次戀愛,受傷了也沒關係。身邊有很多愛你的人,你會復原的,別擔心。」她說勇敢地多痛幾次,對了解自己有幫助。「你會對很多事情,比較有包容力。」懷疑因為她是演員,才需要這些震盪,她澄清說不是。「想要體會情緒的最高點和最低點,是為了更看清楚自己的樣子。這麼做不單只為了職業,還為了與家人的相處丶將來與小孩的相處,與自己的相處。」談著過去,卻不小心洩露了未來,她已經在思考與孩子的相處之道。

運氣不那麼偶然

「其實機運丶運氣,不像我們想的那麼偶然。」她曾有所感悟地說了這句話。

2011年的《我可能不會愛你》襲捲不少話題及獎項,就連事過多年,近期還讓她和陳柏霖一起拿下韓國電視大賞的「亞洲明星大獎」,強度可見一般。卸下程又青的身份;又以《蘭陵王》獲得好評後,一般人會趁勝追擊的機會,她卻毅然放下決然地進修去了。之後她將主力放在電影演出上,新戲《234說愛你》就要上檔。其實從很早以前,她就懂得機會的前面或後面,需要很多的努力。兩者來臨的先後順序可能有所不同,但你必需都要具備,要有能力抓住機會,或有機會展示你累積來的能力,缺一不可。不管演藝圈或是人生路,這才能走得長遠丶穩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