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這樣的年代,連分手都有理想場景,好像我必然要大哭大鬧,才能紀念我們曾經愛過。而我偏不成全你眼中的理想,我更願意把悲傷留給自己,不讓你看見。你知道的,分手就是歸零,我們再也沒有關係,這已經是我最接近心碎的表情。(同場加映:

其實你並不知道,那已經是我最接近心碎的表情。

晚上十一點你約我在家裡附近的咖啡館見,語氣窘迫,侷促不安,我掛掉電話就知道這不是約會,我還是簡單打點自己後才出門,不畫眼線,要留給自由給眼淚。

我們對視了十分鐘沒說話,你才開口說你從她家裡來的。

我往你杯裡添了一些水,說我已經知道了,我知道我們終究彼此辜負了。人本來就是這樣,沒有誰的永遠真的是一輩子,但我們曾經的每一刻,但願都真心過。

說實話,我不在意你另外愛其他人,這個年頭愛太容易,我們都太慷慨,捨不得不愛。我比較在意你不愛我了,卻不願坦率開口,用愛人當作藉口,多麽拙劣。

我抬頭看你,你好慌張,甚至沒辦法正視我的眼睛,我幾乎忘記為什麼我要愛你。我覺得承認不愛,不拖泥帶水,不牽拖個性不合,至少是對一段關係最起碼的尊重。

我都不知道,原來你是這麼窩囊的一個人。

不過,我是不會說什麼的,傷人的話不說,藕斷絲連也不必,說什麼畢竟都是多餘的。我於是只想淡淡的笑,順便冷靜地告訴你,我不恨你,只是我暫時不能再聽見你的消息。

一如你記憶裡,我很少憤怒,我很少主動想爭取什麼,因為我從小就知道,該是我的,連爭都不需要。不是我的,怎麼爭都太狼狽了。

我的悲傷有選擇,我可以選擇不讓你看見,我可以選擇只留給自己。

你如釋重負,開始言不及義,「不是你不好,是我的問題」「或許過一陣子,我們再約吃飯?」,似乎那是你心目中分手的理想版本,要握手言和,勾勾手說以後還會是朋友。

我不欠你理想版本的分手,我們不必是朋友了,如果沒有愛的話。我已經決定,走出咖啡館之後,要刪掉你的電話、封鎖你的臉書、忘記自己愛過你。分手就是歸零,我們再也沒有關係了。

其實你並不知道,那已經是我最接近心碎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