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迷惘的時候,請記得最初懷抱稜角的自己。成長路上,你會面對更多失去原則、失去愛人、失去自我。把專注留給自己,與你分享寫給內在小孩的五句電影情話,祝福你提起勇敢前行的力量。(同場加映:

林達陽說,溫柔善良的人注定要倒楣受傷,那才是善良可貴的地方。很多時候,我們活成成人,卻更無理取鬧;我們穿著大人的西裝,比孩子還計較記仇;我們讀二十餘年的書,看向社會事還是只顧門前雪;我們分享阿德勒心理學、在臉書上轉載好文章,卻從來沒有看完。嘿,我們究竟為誰活得那麼狼狽又活給誰欣賞?

這個連假,你該把專注留給自己。世界越動盪,越要沈下心來傾聽,有些電影,帶你看見生命深谷、有人依然拚命流著淚閃著光往天頂望。與你分享寫給內在生命的五句電影情話,但願你拋棄更多限制,用更大的視野展望自己。(同場加映:

動物方城市:人只活一次,成為你想成為的

「任何人都能成為他想成為的。(“Anyone can be anything.”)」——動物方城市

茱蒂剛踏進動物方城市時,活蹦亂跳左顧右望看著這個新鮮的城市,好高的大廈、好潮的路人、好自由的城市。許多我們也懷抱這樣的新奇,來到了「實踐夢想」的城市。可惜城市,最容易養壞一個個抱負。

迷惘的日子裡,你像狡詐狐狸一般,用人們先入為主的印象包裝自己,你長大了,必須更圓融、捨棄一些原則、接受世界的理所當然。你也像那隻兔子,在很多夜深人靜裡,聽見鄰居的喧騰、想起許多人告訴你「你做不到」的嘴型連同眼角的肌肉慢動作放大。

也許成長會讓我們慢下腳步,我們會多些深思熟慮、謀定而後動,可是有時候,正是那股不加思索、只往正確邁進的傻勁莽撞,才是身為人可貴的原因。你能成為你想成為的,十年後,二十年後,都要對得起那個初踏入城市充滿夢想的自己。(同場加映:

忠犬追殺令:善良不是表演,黑暗相伴光亮

「每樣可怕的東西都需要你的愛。」——忠犬追殺令(德詩人,里爾克)

這是2015的電影,很恰巧在時事紛飛的日子裡讓我遇見。跟著哈根成為流浪狗的視角,搖晃的鏡頭帶我們看見哈根被暴虐地訓練為鬥犬、如何被冷酷逼至絕境、張牙舞爪反撲賤視生命者。一次次被殘忍的人類鞭打、毀壞,原來眼裡的善良,被人性消磨殆盡。

人類慣性地族群的壓迫,這不只關乎動物權、人權,而是生命權。我們搖著善良的旗幟,善良成為一種展演。臉書與紅貴賓打卡,卻大擁毛皮、對路邊的流浪狗嗤之以鼻;上傳慈善捐贈收據表演大愛,卻對精神疾病患、弱勢者唾棄。

我們拿正常與優越去批判社會時事時,很難記得是誰排擠邊緣,是誰製造幸福幻象,是誰製造了所謂「可怕的怪物」。每一頭怪物,都是被社會冷漠毒素養大的。電影裡,是人類拿著刀獵殺了一頭頭動物,有一天,我們會不會劃開彼此的皮毛,踩著血泊走向末日。愛是什麼?當所有人都叫你不要靠近黑暗巢穴時,你選擇靠近了,並且在黑暗中,陪伴怪物一起熟悉黑暗。(你會喜歡:


電影最後幕,人類與動物一起趴下,眾生平等地凝視彼此

幸福再敲門:你永遠有愛人的能力

「我不會愛人。」
『但你曾經愛過』

傷痛,會讓人渴望被愛、又害怕被愛。你記得是否你是怎麼成長、你的原生家庭又帶來什麼影響?年歲漸長,身邊的親人跟著時光逝去。每個人心中都有一份隱忍的傷,無論還會失去多少摯愛,都要好好活下去。很少時候我們去正視傷口,看見自己需要安放疼惜的脆弱。

女主角在成長後,因為失去父親的沈痛,無法再輕易信任「愛」,她不敢輕易觸碰關係,怕惹來離去。每個放逐過自己的人都曾在內心大喊:「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也很希望自己過著正常人一般的生活,可是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一直這個樣子。」

「我不會愛人。」或許你曾在失望的一刻這麼想。你的經驗告訴你:「所有我愛的人都會受傷,都會離開我。」你把所有過去的責難攬在自己身上。嘿,別再當命運的受害者了,不必真等生命中的男主角來解救你,永遠相信自己有愛人的能力,並且學習接受生命中的起落來去,把所有過客,都深深放進心裡。如果你老是跨不過「過去」,理解自己,原諒自己,和過去的那個「錯誤」說說話,你會擁有踏出心房的第一步。(推薦閱讀:

再會吧!青春小鳥:徬徨的三十歲,想起當年的自己

「不要喪失勇氣,嘴裡唱著歌,心中有太陽」——再會吧!青春小鳥(德國人Cäsar Flaischlen〈心中有太陽〉)

當十五歲的你,遇見三十歲的你,會是什麼模樣?十五歲的孩子,有當時最煎熬沈重的煩惱;三十歲的孩子,有咬牙也要拚過去的困難。以高中生合唱團為背景,從東京到長崎列島的音樂老師用一首〈手紙~拜啟給十五歲的你〉召喚孩子面對人生的勇氣。

「我不行了,好想消失在世界上。」少年會有的憂鬱念頭,在大人眼裡看來多麽可笑,可是那些傷痛都是真實存在的啊。而大人們,擁有強韌的心臟圍牆,牆裡,卻也殘破不堪。(延伸閱讀:獻給二十歲的青春片單:請允許我們,再犯傻那麼一回

十五歲的你,會對現在的自己說什麼?「我希望你過的幸福,才不枉費我青春的孤獨。」

當音樂響起的時候,你要繼續往人生前行。

岸邊之旅:放開思念,往更好的方向飛

「那麼,我們以後再見了。」

導演黑澤清以神秘主義喚醒鬼魂,讓人在走一次來生的路。這是一個終究要說再見的故事,很像人生。再見是永恆的命題,上學時出門和爸媽說再見,長大後離家不敢轉身的背影,與初戀不能道別的思念,朋友一個個從你的生命裡畢業

面對再見,還要更多謙卑懺悔。我喜歡岸邊的寓意,每個人都在大海裡奮游,不過抵達死亡的彼岸,人說所有至高境界都在彼岸,只有意志堅強的人才能抵達。電影裡,彼岸,也為活著的人存在。面對失去,常常是眷戀的人不讓該走的故事離去,我們懊悔、自責、贈恨,自己拖著自己,也牽掛彼岸,那些該走的事物,才會走得更跌撞。

我們老是很好奇,離去的人,會怎麼樣想起「我這個人」,或許那些念頭都不重要了。如果再愛一次,或早或晚還是要再見,離去以後,江湖紅塵裡的事,都是身後事了。電影給來不及告別的人好好說再見的機會,如果可以,我們不要等到白首,心懷感恩地、聲嘶力竭地、傾盡全部,說出尚且存在的疼痛曖昧,心會輕盈,你會更好的方向飛。

五部電影,寫給你心裡真誠也失落的一隅,願你在深邃的黑暗中,有更多等待的耐心;願你在人生的路途上,活自己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