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同場加映:

他前進一步二三四
她擊掌轉圈二三四
眼角餘光
同時各自
檢查鏡中側影(墊步)二三四
接吻欠優雅 
牽手太多餘
於是他們
傳遞一朵
紙玫瑰致意二三四
她微笑(這雙舞鞋開始擠腳)二三四
他挺腰(外面車子會不會被拖吊)二三四
影子長了又短
但音樂還沒有完
繼續相對迴旋
直到海枯石爛
在結束之前二三四
他們不能結束二三四

——Shall we dance ◎嚴韻

愛情自橋上走過
昨夜燈淺
它佇立在牆外,穿著花紋的芒鞋
我們不再去湖上
(滿袋是彩虹,滿心是愛)
我們在風霜中拭面
把明日的霧色紮在你夏天的草帽上
我自亂花地上醒轉
蹂躪酒後大宇宙的鄉愁
讓我割裂臂膀灌溉你七月的芙蓉
我枯竭如稻草
我立於此,曬著季後的陽光

——楊牧〈星河渡〉之三

星期天,我坐在公園中靜僻的一角一張缺腿的鐵凳上,享用從速食店買來的午餐。啃著啃著,忽然想起我已經好幾年沒有聽過雞叫了。

我試圖用那些骨骼拼成一隻能夠呼喚太陽的禽鳥。我找不到聲帶。因為牠們已經無須啼叫。工作就是不斷進食,而牠們生產牠們自己。

在人類製造的日光下
既沒有夢
也沒有黎明

——〈雞〉商禽

昨日我沿著河岸
漫步到
蘆葦彎腰喝水的地方
順便請煙囪
在天空為我寫一封長長的信
潦是潦草了些
而我的心意
則明亮亦如你窗前的燭光
稍有曖昧之處
勢所難免
因為風的緣故

此信你能否看懂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
你務必在雛菊尚未全部凋零之前
趕緊發怒,或者發笑
趕快從箱子裏找出我那件薄杉子
趕快對鏡梳你那又黑又柔的嫵媚
然後以整生的愛
點燃一盞燈
我是火
隨時可能熄滅
因為風的緣故

——因為風的緣故 ◎洛夫

// 如果我想你,只是因為風的緣故

穿過窗外驟雨
我的意志是清楚的
一夜冰雪,化為薄霧
飄散在魚肉四周……
(整個時代淪為刀俎)
於是買了啞鈴
鍛鍊體魄
這種事情,也只敢告訴你)
把啞鈴擺在胸膛上
把你擺在心上
鍛鍊就開始了

——鍛鍊 ◎ 鯨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