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運動兩週年了,318 攻佔立法院,五天後的 323 攻佔行政院,警方出動大批警力鎮壓,媒體報導,電視另一頭的民眾看到抗議者憤怒的眼睛,有人只輕描淡寫地說一句:「反抗的學生活該,被打最好。」兩年後的 323,我們該怎麼記憶這樣的一天?周芷萱說,「撕裂的意義,正是要你學會如何面對撕裂,然後用自己的方式走下去。」(推薦閱讀:

【所謂撕裂社會的意義】

我不覺得 323 行動真的只有留下傷痕,對三一八延續的貢獻我想是有的,對於某些台灣人來說重新理解自己,也絕對是存在的。

323之後,我爸媽衝上台北硬要看我有沒有怎麼樣,還為了當晚我沒接電話大發脾氣(啊就沒收訊)。後來聽說,她跟廠商吵了一架。因為那個「馬迷」廠商說,「被打的學生活該、打死最好」,我媽整個抓狂,她說:「立場不同我可以接受,可以跟他聊,但會說出打死最好,真的是沒什麼好說的了」。她從此沒有再跟那個廠商坐下來聊過天。(同場推薦:

有些人跨越了某一條界線,於是你知道彼此該怎麼站。

昨晚看自己的 324 臉書回顧,是滿滿的憤怒。對於朋友不相信我所見所聞,對於警察和媒體滿滿的惡意,對於那些躺在地上不知所措的恐懼。我那時說,你們為什麼不相信我,寧願相信媒體。

回頭看,當時最讓我難過的是高中最好的朋友之一,在臉書寫著:「你們一下要逐條審查一下要退回,我看不懂你們想怎樣」。

有好多人在說,因為這場運動而被刪好友、和家人朋友撕裂,我想那個當下我的憤怒的本質是害怕。她其實是個女性情慾光譜拓展上的戰友,我們一起偷偷經過了十六七歲的那些年,那些對情慾懵懵懂懂,卻嘗試著正視自己慾望的那些年。

但在 318 這條路上我們沒辦法一起走,我們有不同的看法。後來我們依然是女性情慾拓展上的戰友,即使實踐的方式很不一樣。

有些人你以為他跨越了某一條界線,但其實線沒你想像的緊。

還有一個故事我一直沒有勇氣寫,太赤裸、也太糾結了。總之這場運動結束之後我跟交往將近六年的男友分手。分手很不愉快,我們對為什麼走到今天這樣有很不一樣的看法,而且各自都很堅持。但兩年後的今天我覺得為什麼不是重點了,也沒什麼好堅持。不一樣就是不一樣了。(同場加映:

人生有些時候換軌的開關一旦觸動,就往別的方向前進了。但這台火車還是曾經走過那些路,看過那些風景,留有來時路的印記。  


(圖片來源:Tomscy2000 C,C: BY 授權)

是那段時間的經歷讓我懂了,有些人可以跟你一起走這段路,有些人走那段,也許沒辦法一起從頭走到尾,但是你們對彼此的愛以及理解還是可以存在。戰友是一種認同體,但他不是永遠不會變動的。你要做的,是學會怎麼面對這種變動。

人們總是在說,這場運動如何撕裂社會、撕裂年輕人跟年輕人之間、撕裂世代。但我覺得,撕裂的意義,正是要你學會如何面對撕裂,然後用自己的方式走下去。(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