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動物園》,近期的大熱門,以黑色幽默的手法戳破現代人戀愛情結的荒謬。如果我們只能因為身為同類才能觸摸愛,如果我們始終活在愛的幻象,如果我們誰也無法肯定愛的期限,會不會到頭來,做人還不如做一隻龍蝦?(推薦閱讀:

剛看完《動物方城市》不久,又來看這個與動物有關的電影,《單身動物園》

我相當喜歡這部片,它的題材新奇,劇本也相當傑出。只是整部片籠罩在一片灰濛濛的薄霧裡頭,令人喘不過氣來。或許是故意吧,整部片裡頭,我好像沒有看到陽光,取而代之的是不散的陰天,從始至終瀰漫。

《單身動物園》用黑色幽默的手法,非常用力的探討我們社會對於愛情、對於關係的有限想像,而這樣有限的想像,慢慢變成我們的壓迫與枷鎖,囚住我們肉身靈魂,讓人忘了怎麼去愛。

記得許久以前在上社會心理學的時候,有看到一個相當著名的研究,主旨是探討伴侶之間到底是因為彼此的相同點而相互吸引,還是因為彼此的相異點而擦出火花?研究的結果是,我們會同時被相似與相異的部分給吸引,但是要達到長期的「幸福」,相似的伴侶比較能夠達成。

我們窮盡一生,都是在找一個同類。

所以愛是什麼呢?愛是一切外在條件排列組合精密計算的結果,是在最好的狀態、最好的條件下,荷爾蒙混合後難言的化學反應嗎?如果一切記憶都是電流資訊、如果一切反應都是神經皮層的刺激,那麼我們能不能製造愛?

如果近未來,在我們文明尚未毀滅的未來,我們的科技走向了其中一種極端。我們能不能在巷口的便利商店購買愛情膠囊?它應該要高貴嗎?還是應該要廉價?它的有效期限又能多久呢?(同場思考:

在這部片裡面雖然愛情尚未走到如此極端,但背後的邏輯卻是一致的。我們在冰冷精密的籌劃下,創造愛情。在無數條件篩選後,選擇我們要愛誰。整個城市與旅館都是廣大的社會實驗與競爭,物競天擇,失敗的人們,只能化身為更低的物種,遭人獵殺。

而我們永遠沒有辦法逃出體制之外,因為即便你逃出了城市與旅館,來到自由的原野,你卻只是陷入另外一個極端的體制。過於匱乏的內心,容不下寬容的想像。

於是眾生皆苦,因為愛情是如此詭譎的東西,它來的突然,有時候也去的迅速。身處於體制的我們不是崇拜愛情,就是敵視愛情。只能被整個社會對愛情的扭曲想像給壓得喘不過氣來,不能也沒有時間思考到底什麼是愛?它應該長怎樣?我們到底有沒有真正的愛過?最後只能安於現狀,催眠自己是快樂的,然後渾渾噩噩度日。

主角一路從體制內逃到體制外,終於相愛了,卻又陷入一樣的框架當中。或許他從來沒有真正的逃離過什麼。最後結局時分,他究竟有沒有下手、究竟有沒有回來,已經不重要了。而我情願是沒有下手。(推薦給你:

畢竟我相信自由與超脫是人世間最寶貴的追求與餽贈,若是一輩子都只能渾渾噩噩,這樣的人生,或許還不如最後當一隻龍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