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你會喜歡:


(圖片來源:電影《醉生夢死》)

我知道你是另一個寂寞的人
哀悼這個城市
難過完了
就出現在我的夢裡那個街角
陽光最集中的地方
善良的男孩都在那裏
順利長出喉結

當我醉倒在路邊
你走過來
俯身看我
巨大的星空
我可以許一個願嗎?

必要的時候
我們手牽手
坐在路邊
讓日夜繼續它們的疾行吧
就只有你聽到
我的心還在跳

就只有你看見我
喝養樂多的時候
還那麼像一個小孩

——節錄至 許願 ◎鯨向海

有一天我會想念你
也會想念此刻的自己
有點陌生、有點遲疑
還有那些沒對你說完的話
已在樹底盤成根
成為另一片森林

——有一天我會愛你 ◎夏天


(圖片來源:來源

身邊打開的穿過的
一個空一個洞
是一種痕跡

跨下的腋窩的指間的趾間的
那些縫隙
沿肚腹腳底尻川脬緣
鼻頭摩挲與唇間囓咬
身體的邊陲
打拋一個長的哆嗦
才終於找著
眼角的淚隨著鼻頜的嘆息緩緩流下

——節錄至 鼻 ◎ 黃羊川

一天只寫一首詩。只聽一支曲子。只讀一篇小品。只想
一件事。只講一通電話。只開一次信箱。只吞一片藥。

一週只上一次市場。只吃一次館子。只回一次信件。只
看一次電視。只整理一次屋子。

一季只穿一件單衣。只喝一杯咖啡。只看一眼窗外。只
問一次天氣。只回想一次從前。只做一個夢。

一生只過一種生活。只信一種宗教。只守一種原則。只
活一種樣子。只愛一個人。

——〈唯一〉黃宜君

陽光偃臥在廊道,以及明朗的陰影
天空藍得透明,草葉綠得沉默
啊,春已來臨此地
大地重又回暖
靜,這樣靜
這世界坦露於我的面前
靜靜地引誘我,等待我

[...]

每一事物顯得,啊,這樣的熟悉
而又這樣的奇異
每一新的事物是舊的,而
每一舊的事物是新的
春夏秋冬,時序循環
刻刻變得豐富,更為豐富這世界之心
我的心呢,啊,像一雙明朗的眼睛
汩汩的含淚,刻刻盈滿,更為盈滿

——節錄至 靜的十六行◎方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