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瑯琊榜》一戲成為兩岸話題的電視劇?就連從不看電視劇的作家張大春都為之入迷。張大春認為,《瑯琊榜》的正義,就是最好的賣點。「正義的索求者通常來自於弱勢,返還者通常來自於有權力者。」反映我們生存的世界,何嘗不是如此?(推薦你看:

誰犯錯誰就要負責,遲來的正義就不是正義。


(口述│張大春、整理│楊倩蓉,出處:Cheers雜誌185期、圖片來源:華視提供)

一部架空歷史的古裝劇,為什麼人人看得有感、各自有不同解讀,堪稱 2015 年最能引起兩岸話題的電視劇?

這部以男性復仇為主軸的陸劇《瑯琊榜》,從去年9月開播以來便引發兩岸轟動,從演藝圈到文化圈,不僅男女觀眾通吃,更俘虜不同領域的名人與學者。藝人小 S、徐靜蕾看到捨不得離開沙發,知名版權經紀人譚光磊更是文化圈中得「瑯琊榜瘋」的領頭羊。

細數為此劇「入坑」後的各種中毒症狀,包括律師呂秋遠在給東吳大學社會工作學系的《家事法》期末考題中,以《瑯琊榜》角色衍生出題;至於從不看電視劇的作家張大春,不僅破天荒一口氣看完54集,甚至截圖《瑯琊榜》800 多張,自製「懶人包」,用來回答 Facebook 網友留言。看時事、看歷史,張大春都自有他一貫犀利暢快的觀點,也因此格外令人好奇:看《瑯琊榜》時,張大春到底看的是什麼?

拿這個問題問張大春,他給了個出人意表的答案:「正義」。

我從來沒有追過日劇、韓劇或是陸劇,《瑯琊榜》是我第一次一氣呵成看完的電視劇。這部劇裡面的對白多,畫面也漂亮,我截了800多張圖,每張圖的畫面無論是黃金比例或人物遠近,都非常精準好看。

我相信這部戲之所以紅,不只是因為具備迎合市場的元素,例如宮廷劇的後宮嬪妃、朝臣及繼位鬥爭等;它同時也透過劇情對當下現實傳達呼求,年長與年輕的人都能各有體會。例如戲裡的滑族女子為復國大業讓人感受不同程度的同情,像是譽王的謀士秦般若,讓人想到金庸小說《天龍八部》的悲劇人物慕容復,雖然復國無望,卻令人產生敬意。(推薦閱讀:

不過,我看《瑯琊榜》有另一個重點,是探討「正義」這個主題。它想表達的是:「正義的索求與返還,必須是及時的」。

堅持正義,不等於堅持立場

為什麼正義的索求與返還必須「來得及」?「索求」是把我的正義還給我;「返還」是我要把你的正義還給你。在劇中,主角梅長蘇與靖王都是索求的一方,靖王的父皇梁帝是返還的一方。(推薦你看:

從長遠看,既然靖王後來都成功當上太子,遲早會繼任皇帝,赤焰軍冤案,等他當上皇帝就可以昭雪了,為什麼非在梁帝還在位時,逼他父皇承認當年的錯誤?因為這部戲想表達的是,誰犯錯誰就要負責,遲來的正義就不是正義。

試想,如果靖王即位後才宣布赤焰軍是冤案,這種遲來的正義雖然昭雪,但會被視為是權力操弄的結果。大家會認為,因為靖王掌權了,所以可以操弄是非。

所謂正義,談的是是非。是非是什麼?就是辨別是非、要有觀點。要有觀點,就要有常識與知識,沒有這些是無從辨別起的。

正義的索求者通常來自於弱勢,返還者通常來自於有權力者。劇中靖王這個角色,被設計為死腦筋、不知變通,作為觀眾,大家既希望他變通、聰明,又希望他不要變得像譽王那樣滑頭。一個年輕人如何在堅持正義的前提下,不要變成笨蛋;在追求智慧的同時,也不要轉成滑頭,這就是吸引人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