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奶酪陷阱》是一個不那麼典型的愛情故事,學長劉正戴著與人為善的面具,非常腹黑;女主角洪雪不是誤闖迷途的小綿羊,她試圖用力理解劉正,不只期待愛情裡美好的模樣。我們終於在偶像劇裡看見愛不只是一見鍾情,愛是什麼,愛是我用盡氣力,即便疼痛,依然願意去理解你。(同場加映:

好友 B 向我推薦韓劇《奶酪陷阱》,說裡頭男主角劉正學長非常腹黑眼神陰森小動作頻頻,女主角洪雪非典型不傻呼呼不只想等著被拯救,在第一集,女主角就看穿了學長的假面具。

他們的戀愛是從逃避彼此開始的,他們的曖昧隔著小心的距離,最後發現彼此其實相似,在不停的猜忌懷疑爭吵以後,依然決定用力的去理解對方。

即便那看起來多麽痛,多麽困難,多麽不可思議。

當學長自言自語說,我並不奇怪啊那時候,我忽然了解愛的悲涼,理解從來不應該是這麼輕易的事,但我們卻輕而易舉地把「理解」想像成「愛」的必帶。彷彿我愛你,我一定能夠無條件的全盤接受你,不費力氣的理解你。

愛沒有這麼偉大,理解要用歲月來換,要用耐心來等,要用疼痛來拿,理解,只有愛從來不夠。

愛從來不理所當然,愛不是無條件包容,我一直以來都這麼相信,更多時候,愛包裹著名為「我是為你好」的尖銳的刺。在愛情社會化的過程,我們學會假裝,只因為擔心對方無法接受自己醜惡的一面。

如果,我不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好人呢?如果我並不隨時都善良;如果我並不是你原先想像的那樣,那我還值得你去愛嗎?這是我從來不敢問的問題。

洪雪眼見劉正復仇,但她不再想逃,她試著擁抱憤怒未平的他,說讓我懂你,你不要再隱藏自己,我們不要再假扮愛情裡的標準答案,別人不願意看見你的不堪,我願意。

去看見你不願意看見的,去傾聽你不願意傾聽的,那才是理解的開始。

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用力成為這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