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性侵受害者告白

非典型性侵受害者告白:我最害怕的,是社會說我不夠傷心

當女性們,因害怕被貼上標籤而隱忍,失去了求助的機會,也造就許多惡狼肆意逞凶卻逍遙法外。 只有讓眾人意識到傳統價值的貞操觀,也是父權主義控制女性身體的另一種形式,向性侵受害者貼上道德標籤也是對受害者的迫害,而不再向性侵受害者貼標籤,才會有更多女性願意出來指認兇手。

合和拾間小當家 2017/05/11 下午 1:30:00

中國農村的鞋廠女孩:那一晚,我被經理拖到角落倉庫

星期一的早上,工廠的鐘聲一樣的響起,像學校一樣的鐘聲,提醒大家工作時間到了。機器紛紛啟動,引擎運轉的聲音、敲敲打打的聲音、流水線上那巨大的橡膠輪圈轉動的聲音、工人此起彼落的交談聲、針車答答答的行進聲、空氣從機械閥口散逸出來的嘶嘶聲;但唯獨少了小紅的聲音。

鞋子設計師Cecilia 2017/08/01 下午 4:30:00

「愛她就不要怕坐牢!」以愛為名的強暴文化

回到性侵本身,拒絕性侵並不是因為身體的某些部位特別珍貴——推到極端的教育是,女人的身體只有丈夫才能看——而是因為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身體自主權及隱私權,不應該受他人脅迫。也就是說,性教育和性別教育,重要的是權利意識,而不是貞操觀念。

女权之声 2017/07/14 下午12:30:00

【看見性侵】「他怎麼侵犯你的?」法庭上我覺得自己又被強暴一次

司法程序對性罪行受害人的二次傷害,並未完全消解。伍穎琳就不忘叮囑:「其實可以追問特別通道。屏風同特別通道應該一齊提供。因為其實即使有屏風,出入法庭都係要經過門口,個受害人變咗好似明星咁行入去。」除此以外,警員的態度,律師盤問的方式,法律對強姦的定義 … 這一切,仍有待討論。

立場新聞 2017/12/16 下午 1:30:00

老師說女學生都是自願的!信任、崇拜、權力不對等的校園性侵

性侵從來不是個案,而是至今仍普遍存在校園的現象,只不過有的仍未顯現,有的顯露程度不夠引起外界注意,如此而已。以日前鬧得沸沸揚揚的中山女中性騷擾案為例,若不是學生挺身而出,若不是家長力挺到底,誰會相信首善之都的一流學府也會出事?

人本教育札記 2017/11/16 下午 4:30:00

張亦絢讀《寬宥之南》:明白何謂喪失人性,而更堅持守護人性

莎蒂絲發起的這項計畫,得到包括父母與未婚夫,不同程度的支持。莎蒂絲的未婚夫再三表示,感覺她的做法超怪,但還是支持她貫徹想法。在少數寫到父母的段落中,我們也感受到,做為倖存者父母,儘管非常低調,卻也絕對沉重的苦痛。然而他們都選擇了尊重莎蒂絲的意願,沒有以約定俗成的常識去束縛她。這仍然反映了北歐地區的女權狀態,除了不責備受害者,對於女性的自由、特立獨行以及創造力,人們已經能以具體作為加以肯定。

遠流 2018/01/24 下午 4:30:00

「只是喜歡你,為什麼不行」追求文化中的恐怖語言

我們常想像一個完美的簡化反應:「你不喜歡就會拒絕」,以為被害人可以簡單脫逃,卻反倒是幫助加害人脫逃。反問自己:你生活當中,有多少言不由衷、身不由己?你怎麼沒拒絕?那為什麼在某些情況下,我們卻這麼容易判斷是受害者本身的問題呢?

擲地有聲 2019/07/03 下午 7:00:00

台灣校園性侵案:小朋友都知道的事,為何學校置之不理?

「現在,我終於知道他為什麼洗澡要把門鎖起來,又拼命用手去剝指甲剝到流血,排斥我們親他抱他,情緒變得很焦慮......」媽媽顫抖著身體說:「去年十月就發生的事,為什麼我們現在才知道?他說,補習班的同學還安慰他說,不只是你啦,像○○○,○○○,都是這樣啊,誰叫你功課又好,體育也棒,謝老師就是喜歡這一型的。」

人本教育札記 2019/02/22 下午12: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