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歌

《絕歌》日本連續殺人案!少年 A 告白:「殺人,是因為在他眼中,看到邪惡的自己」

「1997 年 5 月,日本神戶市發生了令人咋舌的驚悚事件,有人將一位小學男童被切下並清理過的頭顱置於某中學的校門口,面向街道,頭顱的口中還塞了一張挑釁的字條。起初,警方還認為是患有精神疾病的成年人所為,不過經過抽絲剝繭的偵查後,發現這是起連續的殺傷國小幼童的事件,而犯人竟然是位十四歲的國中生。」

時報文化 2016/08/01 上午11:00:00

【書評】《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我不溫柔,世界太殘酷

房思琪,如果你看見了房思琪的苦,你仍然可以選擇視而不見,過著美好如往昔的日子;但你也可以承認,原來這世界並不美好,溫柔世界的反面有邪惡。人生盡是選擇,可以選擇雙手遮著眼,也能選擇睜眼看見光亮反面的晦暗。

陳太陽 2017/02/28 下午 4:30:00

丹麥虐殺女記者案:活生生斬頭,達到性幻想

丹麥無頭女屍案,控方在疑兇馬德森(Peter Madsen)的硬碟機中,搜出女性遭活生生斬頭的片段,相信疑兇虐殺女記者滿足性幻想。

立場新聞 2017/10/06 下午 3:00:00

當代憂鬱:一支 MV 帶你理解繭居族心理

繭居族,是日本一個社會現象,指人處於狹小空間、不出社會、不上學、不上班,自我封閉地生活。日本繭居問題,據稱人數有近百萬。他們平常是足不出戶,甚至有些嚴重者長達數年都如此,不過仍有少數隱蔽人士有出社會、運用網際網路工作。

Photoblog.hk 攝影札記 2017/02/16 下午 2:30:00

現代人的窺視慾望!《樓下的房客》:痛,是愛最奢侈的詮釋方式

一個老舊公寓的繼承者,孤獨又熱情的房東,窺視著六個房間八個人的日常,每個房客在房間裡如何與自己獨處?

擲地有聲 2016/08/18 下午 4:34:00

【深夜青年遇見蘇格拉底】厭世代需要的不是成功,而是理解

千禧年世代的童年比起上代人,多半基本吃穿能夠被滿足。如馬斯洛描述,當基本生理需求被滿足,更進階的需要便緊接出現——「我想做些什麼?我想成為怎麼樣的人?」,然而,面對薪資不再變動的時代,想要成為自己的慾望又似乎成了奢望。

張希慈 2017/09/11 上午10:30:00

兒少安置機構被遺忘的少年:「老師,妳為什麼要來這裡給我們糟蹋」

比受懲罰更重要的是,我真心希望在他們有生之年的某天、當他們要做一些我們所不樂見的事情之時,能回頭想想我們為這些事情所道的歉、鞠的躬、擔的心,甚至是送他上銬時,那喉頭的酸與眼裡的淚。

NPOst 公益交流站 2017/06/22 下午 2:30:00

李茂生書評:我想養出好孩子,為什麼會教成殺人犯?

人是社會動物,生存於人際關係中,必須自小養成遇到困難時率直說出自己的困擾、適度接受他人關懷與協助的態度。作者稱此為依賴他人的撒嬌能量。你要堅強、不要依賴他人、要有自信、努力就會有結果等勵志的對應,其實僅是教導兒童必須隱藏自我原貌與壓抑慾望而已。

光現出版 2017/08/21 下午 5:30:00

弱勢兒童要脫貧,為何需要二十年?

我們不能指望程度不好的弱勢學生在短期內有所成就,因為弱勢學生的各種落後,包含知識、常識、課業、人文素養等不是一天兩天造成的,更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解決,對抗貧窮與犯罪需要長期的抗戰,但是似乎很多人都小看了這項艱鉅的任務。

NPOst 公益交流站 2017/11/03 上午10:30:00

少年安置機構集體性侵背後:無人問津的少年們

我們提供新的機會,讓任何做錯事的小孩都能回到原點,而這個原點擁有無限的希望跟選擇。至少,他可以重新選擇合法、非法、合道德、不合道德。他怎麼選擇,我們無權干涉,他下次要不要再犯,跟我們這次要不要給他協助都無關。

NPOst 公益交流站 2017/06/15 下午 5: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