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格

馬欣專文|我們都有第二人格,邪惡的養成在於從眾

關於「邪惡的養成」,可以從各類納粹主題的電影中看到清晰脈絡。如由導演希區考克擔任剪輯的紀錄片《安妮的集中營》,在二戰終結時,高達三萬多具屍體堆疊成山,居民雖知道附近有集中營,也會看到遠方焚化爐的烏煙,但對照自己社區的綠草如茵、牛羊處處,沒人想得到,或難以想像近在咫尺的「地獄」到底是什麼樣子。

麥田出版 2018/10/18 下午 6:30:00

看看你有哪種第二人格!《萬惡城市 2:紅顏奪命》裡的百變女人

親愛的,你了解自己嗎?有沒有哪個時個你偶爾對那些與你日夜相處的自己感到陌生?每個人其實都有偶爾看不清、懷疑自我的時候,別害怕,擁抱你心裡那個不熟悉的自己,愛自己沒有死角,你的每種個性與表情都是獨一無二的。(你會喜歡:女孩,妳有多久沒愛自己)

Charming BrandTalks 2014/08/05 上午 1:25:00

《你的名字》背後的榮格心理學:遺忘,是為了再次想起

遺忘,是為了再次記取(林耀盛,2016);錯過,是希望還有機會相遇。那些擁有與失去、隕落與昇起,像是層層疊疊於星空上的綿延,穿過時間、記憶、口嚼酒、咖啡廳、鄉間的車站、逢魔的時刻、以及每天上不知道來自誰的凝望,我們依然尋覓者,依然在那長長的彗尾中忘記了對方的名字,卻也開始真正記得了,自己真實的樣子。

海苔熊 2016/10/31 上午11:3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