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赦

為你挑劇|從王赦到方箏,律師不只有正義與非黑即白

事實上,雖然其多數時候有些太過良善正直,形象依舊停留在近乎絕對的「正義感」與幫助弱勢裡頭,但藉由編劇設計的種種複雜自省和挫折,《我們與惡的距離》裡的人權律師王赦一定程度上擺脫了善惡二元論的平板對立,成功營造出鮮明又熟悉的立體感。最終人性掙扎乃至回歸初心的歷程,也相當令人動容。

Maple 2019/06/02 下午 9:0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吳慷仁:「王赦堅持的,很少人能理解」

熱門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

生活快訊 2019/04/11 上午10:3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唯有正視傷口,才有療癒可能

無差別殺人兇手李曉明的辯護律師王赦,一出法庭受到大批記者包圍,他正言令色呼籲還是要釐清犯案背後的原因與脈絡,才能避免類似的事情再度發生。遠方突然衝來一陣叫囂:「你這個人渣!你還是人嗎!」一桶糞潑滿他全身,畫面透過新聞傳遍全台,眾人迫不及待用力怒罵:「這傢伙還沒死,我們要花多少納稅錢養他!」「他們家的人還不出來面對嗎?」「屎尿人渣代言人!」「大快人心!」

Amazing 2019/04/07 下午 7:3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拯救者弔詭:越想他好,他越不做好

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你和朋友之間,常見的情況是,他帶著某種猶豫以及兩個選項來找你,並且詢問你哪一個比較好。你忠告他 A 選項比較好,苦口婆心絮絮叨叨,可是沒想到最後他選了 B 選項。然後你開始懷疑人生,甚至懷疑前一天晚上到底是為何陪他講電話講到天明,然後最後他還沒有按照他答應你的話來做決定?

海苔熊 2019/04/06 下午 5:3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這個家或許破碎,但它也拯救了我

《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幾個溫暖的家

女人迷編輯 Shanni 2019/04/09 下午 8:3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關係修復的心理學:我們是從哪一步,開始出錯?

劇中,律師王赦和妻子美媚,從感情和睦到漸起爭執,最後大吵一架,美媚帶小孩搬回娘家。你也有這樣的經驗嗎?和他在一起久了,開始產生摩擦,覺得他怎麼好像不是當初你愛上的模樣?為什麼我們會和愛人漸行漸遠,終至崩潰?又該如何進行關係修復呢?

實習編輯 Irene Lei 2019/04/11 下午 8:00:00

主角要「討人喜歡」嗎?《最佳利益》裡的多樣貌律師

事實上,雖然其多數時候有些太過良善正直,形象依舊停留在近乎絕對的「正義感」與幫助弱勢裡頭,但藉由編劇設計的種種複雜自省和挫折,《我們與惡的距離》裡的人權律師王赦一定程度上擺脫了善惡二元論的平板對立,成功營造出鮮明又熟悉的立體感。最終人性掙扎乃至回歸初心的歷程,也相當令人動容。就算真實世界裡的律師不見得總是如此,但依舊呈現出律師這個行業,貼近現實同時最美好的樣子

Maple 2019/07/07 下午 8:30:00

如何面對憂鬱:學習指認情緒,你會感覺更好

克雷格和他二十五歲的女兒度過一個美好的週末。當她離開時,他感到焦慮。起初克雷格不知道為什麼焦慮會出現,畢竟他和她度過了這麼一個美好的週末。但是在他向內聚焦,看看他有什麼情緒之後,

時報文化 2019/04/21 下午 7: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