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依附

致焦慮依附:這世界不是沒人愛你,只是找錯了人,也用錯方法

有些人會在生氣的時候故意鬧脾氣、躲起來,為的是要對方想辦法找到自己、安撫自己,這就是所謂的假性疏離。焦慮依附的人,不正面告訴對方:「我很害怕我會失去你。」因為說出這句話,會讓自己感到很脆弱,他們故意疏遠對方,為的是要對方看透表層的掩飾,說出真正安慰自己的話。

貓心—龔佑霖 2019/10/30 下午 9:00:00

反芻負面情緒、籃板球式戀愛、需要長時間療傷:焦慮依附者的自白

開始深刻研讀依附理論,大約過了一年的時光。有時候覺得,自己已經慢慢地能夠適應焦慮依附的自己,但有時候,又對自己的焦慮依附感到厭惡與憤怒。不喜歡自己沒辦法去恨一個人,不喜歡自己總是在關係失落中為對方找理由,告訴自己「那是因為對方有一些議題,所以才得離開我。」

貓心—龔佑霖 2017/10/31 下午 5:30:00

你養「蛙」了嗎?一段比真實關係還健康的養成遊戲

在旅行青蛙中,玩家與蛙的關係可以視為一種「矯正性人際經驗」,我們與蛙建立了安全健康的連結、學會在關係中自在獨立,在遊戲設置下用一種有界限的方式相處。

盧美妏 2018/01/26 下午 4:30:00

《如果,愛能不寂寞》當你開始瞭解自己,就是接近幸福

每次在結束關係時,都發誓不要再找到類似的對象了,但你總又會和相似的對象在一起。

貓心—龔佑霖 2016/01/31 上午 9:25:00

焦慮症是我的一部分:我不必變得更好,只想知道自己是誰

期望每個人都能符合大多數人想像中的正常人,是不可為而為之;同樣的,期望自己能被大多數人喜歡,對某些人而言,也是不可為而為之;有些老師、家長管教小孩的方式,是不可為而為之,要某些特質的小孩,遵循大眾認為應該要有的樣子,而尚未發展出因材施教的教法,我覺得是很可惜的事情。

貓心—龔佑霖 2017/09/15 下午 5:30:00

「你越討厭,我越故意」關係心理學:為什麼明知對方會生氣,還要去踩地雷?

焦慮依附的孩子,有一個很奇特的模式: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常常需要很努力、很努力地向照顧者討拍,照顧者才會心不甘情不願地來照顧我們。

貓心—龔佑霖 2019/12/17 下午 7:00:00

心理學反思幸福:擁抱必然的傷痕,找到生命的意義

既然世界上有一半的人是安全依附,那就代表著有另一半的人是不安全依附。而這些不安全依附之所以存在,我相信它必然有其存在的意義,否則演化不會讓它留存下來。重要的是,無論你身為一個安全依附者,或是不安全依附者,你能不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生命意義,找到讓自己安身立命的那寸土地。

貓心—龔佑霖 2018/04/14 上午10:30:00

佛洛伊德談焦慮:焦慮使我們刺痛,也讓我們行動

新的一年,該如何面對焦慮?又或者,該如何重新思量焦慮?我想就在 Janus 檢視過往,迎向未來之際,我們可以從佛洛伊德的理論出發,重新認識焦慮,或許,焦慮並非站在生活的對立面,直面焦慮,並尋找排解之道,將會是在新的一年到來之前,為自己做的最好的準備。

Jass Chou 2018/01/01 下午 1:30:00

有一種愛,是去愛那「還不能愛自己」的自己

這就好像那個女孩,看見每天窗外都在下著雨,她也知道這雨恐怕不會停,於是她選擇撐起一把雨傘,去外面買一盤辣炒年糕。如果要我說什麼是愛自己,我或許會這樣說吧。但要我給愛自己一個定義,我想恐怕是無法用言語來定義的。所以,對我來說,當我們能夠接納自己還不能接納自己的時候、能夠去愛那個還不能愛自己的自己的時候,我們才是真正的愛自己。

貓心—龔佑霖 2019/11/07 下午 9:30:00

【故事交換】承認痛苦存在,或許本身就是解藥

在親身陷入心理疾病的囹圄以來,也已經是第三個年頭。在沒有發作的時候,我一樣接著個案、一樣寫著文章、一樣在課堂上學習著、一樣跑著演講。我投球,我彈奏樂器,在那些平凡的日子裡,日子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貓心—龔佑霖 2018/05/25 下午 4:30:00

明明互相喜歡,為什麼他不願穩定交往?

逃避型依附類型的特色是很容易從一段感情中抽身,往往不會太強烈的難過,也很容易開始尋找下一段戀情,但又不願深入或給承諾,搞得戀愛對象非常痛苦;經常處在患得患失中,因為他們也經常在關係中搞神秘或搞失蹤。

Chloe Wu 2019/06/19 下午 1:00:00

關係心理學:為什麼我會想限制另一半跟異性單獨出去?

現在有限時訊息,也有很多時候,是你看不見對方的時刻,如果你越想抓住你和對方的關係,是不是會給對方造成壓力呢?而這個壓力,可能會讓對方對於這段關係感到不滿意;而對當前的關係不滿意的人,在心理學研究上,反而越會覺得其他異性更具有吸引力。

貓心—龔佑霖 2020/02/14 下午12:00:00

52 赫茲的孤獨!讀《我與我的隱形魔物》:你願意接受我的不同嗎

雖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亞斯,但裡面的許多描述,真的和我童年時期如出一轍,例如:「我時常會注意車牌號碼、或類似的一串訊息。」、「雖然我覺得我所說的話是禮貌的,但其他人仍然經常告訴我,我說的話不太禮貌。」我也確實被某一任讀特教的伴侶說過,我的某一部分還蠻像亞斯的,但另一些部分又不像。

貓心—龔佑霖 2020/01/10 下午10:00:00

《冰雪奇緣》當女性強大,其他人不需做什麼,只要讓路就好

我記得那時看《冰雪奇緣 I》的海報時,還想說「嘖,又是兩男兩女的配對」,但結果完全不是這樣啊!應該說,註定不會是這樣。因為《冰雪奇緣》有一個「3+1」的角色配置,三個孤兒(Elsa、Anna、Kristoff),和一個有很多兄弟的非孤兒(Hans)的組合。

波瑟芬妮 2020/01/07 下午 9:30:00

「你乖,媽媽才要抱你」有條件的愛,只會讓孩子不安

心理學家發現,原來在嬰幼兒時期,父母與孩子之間的依附關係好或不好,會直接影響兒童的心智發展、自信心、挫折忍受度,以及多年後的戀愛與婚姻幸福。也就是說,如果你不希望孩子在二十年後變成恐怖情人,現在、此時、此刻,就要開始與寶寶建立安全的依附關係。

親子天下出版社 2019/06/25 下午 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