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婕

最誠實、最恐怖、也最美麗:專訪楊婕與她的「前女友」

 許多人都讀過楊婕的第一本《房間》,那隔著某種宇宙魔幻濾鏡的私空間,是她對青春傷痕的一一細數。而那些青春,後來都成了她書寫裡的微疤痕。如果在《房間》中,我們只能隱約覺察那被劃上創口的瞬間,那她的第二本散文《她們都是我的,前女友》,終於開始願意讓人撫觸、貼近那些過往。即使疤都已淡得比膚色還淺薄了,但那些傷痛、愛憎與別離,永遠是所有女孩成為女人的過程中,共同懷抱的傷痕。

蔣亞妮 2019/02/19 下午 8:30:00

【性別觀察】指認對方是恐怖情人,不是預防情殺的唯一辦法

近期大量出現討論「如何辨識恐怖情人?」「恐怖情人的 X 大特徵」,加害者有其生成脈絡,辨識目的如果是隔離與孤立,一旦降低親密關係暴力施加者的社會連結,真能打造出更安全的社會嗎,暴力是否可能轉化爲更極端的型態?

婉昀 Wanyun 2018/06/08 下午 7:31:00

為你選書|《致賢南哥》我的男友不是真的愛我,而是打算將我變成一個廢物

一個女孩在大學入學式迷路,遇到一個學長,酷酷解決她的問題。這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戀愛故事場景。但《致賢南哥》不是這樣的作品。這不只是帥氣學長跟傻白甜女孩的戀愛故事,這是一個女孩被男人徹底剝削到失去自己的故事。

女人迷性別編輯 佳琦 2019/07/09 下午 3:30:00

《她們都是我的前女友》當她和我出櫃,我才發現我喜歡她

我意識到,為什麼迷戀〈童女之舞〉──紫玫瑰就是紫玫瑰,哪有什麼友情的?這也是為什麼我會在貓下去跟她吵,同學聽說我們那晚吵架了,笑我:「妳們很像國中生欸!」是的我希望時間不要帶走她,我希望她一直像那些週末的街角,那個畢旅的早晨,永遠不變地對待我。終於領悟:原來,我喜歡她。她就是我的遠方。是這樣的戀愛感情。

印刻文學 2019/01/21 下午 5: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