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惡的

從《我們與惡的距離》到世新霸凌事件:肉搜、公審全家人,然後呢?

養育孩子從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既然「天下間沒有父母要花個二十年去養一個殺人犯」,相信亦不可能有父母要把孩子養成一個霸凌者。然而,霸凌者又是怎樣養成的呢?

哈理斯 │ Harris 2019/06/21 下午 7:00:00

為你挑劇|《最佳利益》,接棒《我們與惡的距離》的重要台劇

一直以來,台灣的影視作品或多或少都有著「文以載道」這樣一把雙面刃:一方面,熟悉又迫切的議題賦予了作品重量,讓社會現實成為所謂「接地氣」的絕佳載具,你我皆可在作品裡看見似曾相似的身影;另一方面,影視作品在拿捏話題性與娛樂性之間的界線,似乎還有進步或調整的空間,若觀眾不願意觀看作品,作品又要如何對觀眾的生命產生影響?

Maple 2019/05/26 下午 9:0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殺人犯的故事,需要被社會所理解嗎?

「換位思考」就是英文中常出現的「critical thinking」,並不是因為英文中有一個類似 criticize(批評)的字,這件事情就絕對跟批判有關。事實上,批判性思考是指有能力把事情的本質思考透徹,且非常理性地的去理解人、瞭解事情緣由。但從劇情中我們也看見了,若我們是事件中的當事人,不論是被害者或加害者,只要加入情緒的拉扯,都會出現盲點,以致無法辨別自己的思考是否理性客觀。

Madeleine (Maddy) 2019/04/27 下午 4:30:00

從科倫拜校園槍擊案到《我們與惡的距離》:學習聆聽,找答案

最近公視的社會反思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許多報導、文章簡稱此部劇為《與惡》,而我更喜歡,也覺得更貼切的是《距離》、或《我們》。談起劇名,英文《The World Between Us》似乎詮釋得更好。

擲地有聲 2019/04/26 下午 2:0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經典語錄插畫集:笑開來,好運才會來

插畫家 Paula Hsu Art 分享了插畫版的《我們與惡的距離》人物角色,把劇中每個人的心理狀態、神韻完整詮釋。這部經典好劇完結後,還覺得失落嗎?那就一起回味《我們與惡的距離》吧!

女人迷編輯 JT 2019/04/25 下午 6:0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唯有正視傷口,才有療癒可能

無差別殺人兇手李曉明的辯護律師王赦,一出法庭受到大批記者包圍,他正言令色呼籲還是要釐清犯案背後的原因與脈絡,才能避免類似的事情再度發生。遠方突然衝來一陣叫囂:「你這個人渣!你還是人嗎!」一桶糞潑滿他全身,畫面透過新聞傳遍全台,眾人迫不及待用力怒罵:「這傢伙還沒死,我們要花多少納稅錢養他!」「他們家的人還不出來面對嗎?」「屎尿人渣代言人!」「大快人心!」

Amazing 2019/04/07 下午 7:3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拯救者弔詭:越想他好,他越不做好

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你和朋友之間,常見的情況是,他帶著某種猶豫以及兩個選項來找你,並且詢問你哪一個比較好。你忠告他 A 選項比較好,苦口婆心絮絮叨叨,可是沒想到最後他選了 B 選項。然後你開始懷疑人生,甚至懷疑前一天晚上到底是為何陪他講電話講到天明,然後最後他還沒有按照他答應你的話來做決定?

海苔熊 2019/04/06 下午 5:30:00

柚子甜專欄|《我們與惡的距離》最大的遺憾,是不肯原諒自己

我知道「風之電話亭」,但就是躊躇不前,直到看了《我們與惡的距離》又出現類似的療癒方式,剛好最近身邊出現了困在親人過世的傷痛裡,久久走不出來的朋友,我心裡有一個聲音浮起:是時候了。

柚子甜 2019/04/14 下午10:30:00

專訪曾沛慈《我們與惡的距離》:一定有人願意接受你軟弱一面

其實我也找到了一個應思悅軟弱、人生避而不談的敏感地帶。那就是她媽媽。在她 11 歲左右,家裏就只剩下爸爸。她於是開始認為自己應該要姊代母職,小小年紀就覺得自己應該要變成為照顧者的角色。

雀雀 2019/04/07 下午11:00:00

為你挑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如果我的孩子殺了人

「殺人犯」究竟是不是極惡之人?「加害者的父母」是不是極度失職?或許看了這齣戲,我們心中的答案都會開始翻轉,從簡答,變成選擇題,從選擇題成為申論題,最終回頭反省我們與家人生活的每一刻鐘,是不是真正的「看見對方」、「聽到對方」。是否也要學習適時放下父母的姿態,並竟我們都非完人,能夠接納自己的缺陷,才能夠坦然接納孩子的不足。攤開彼此真實的無奈與情緒,去跟孩子聊聊,真實的感受,而非只逼他們扮演「好孩子」。

謝淑靖 2019/03/19 下午 9:30:00

性格心理學:「保持脆弱」讓你更有勇氣

為什麼說人際關係中「脆弱」是一種必要的存在。什麼是「保持脆弱」?為什麼要保持脆弱?你可能不知道,這是你拉近和別人的關係,以及提升別人眼裡你的吸引力的一個方法。

KnowYourself 2019/04/15 下午 4:0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如此渴求「道歉」?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的最新一集當中,有一個地方特別讓我印象深刻。因為壓力過大而罹患思覺失調症的應思聰被送進了精神病院,其中有一幕,是他的家人一起在園區等他,然後門打開了。他從幽微的房間當中走了出來,眼睛似乎不太習慣陽光的亮度而瞇了起來,他跟著光線的方線走,步履蹣跚、口中念念有詞,彷彿用盡了一切力量的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要回家。對不起,對不起。」當時在電視機前的我,不禁在想:他到底是在跟誰道歉呢?他又為了什麼在道歉?

Google 2019/04/05 下午 7:3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關係修復的心理學:我們是從哪一步,開始出錯?

劇中,律師王赦和妻子美媚,從感情和睦到漸起爭執,最後大吵一架,美媚帶小孩搬回娘家。你也有這樣的經驗嗎?和他在一起久了,開始產生摩擦,覺得他怎麼好像不是當初你愛上的模樣?為什麼我們會和愛人漸行漸遠,終至崩潰?又該如何進行關係修復呢?

實習編輯 Irene Lei 2019/04/11 下午 8:00:00

為你挑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有些犯罪,讓整個社會都心碎

《我們與惡的距離》就是一部來自地下室的戲劇,從一起隨機殺人案開始,說一個關於受害與傷害的故事。它的力量來自於重製台灣社會自己的傷痛——這是台灣自己的地下室——唯有藝術能夠捕捉的本土集體意識。意識不是論理,而是故事,故事被述說並不是為了爭辯對錯,而是讓那些真實存在的感受如實地出現,以其不漂亮、不正確的真實樣貌出現。因為它們不漂亮也不正確,所以不常被肯認。但那是被放在我們的地下室裡的共同感受:比如恐懼,比如自卑,比如心碎。

許菁芳 2019/03/22 下午 8:3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給需要療傷的社會,一場大型心理諮商

一個社會事件延伸出五個端點,故事就從這裡開始。2019 年台灣戲劇作品《我們與惡的距離》討論「無差別殺人事件」在每個關係人心中留下的傷口。我們都是受害者,卻也都可能是加害者。無差別殺人事件是場地震,除了事發當下的震盪,事件的相關人都受到程度不一的餘震影響。

女人迷編輯 Phoebe 2019/04/01 下午 4:30:00

賈靜雯談關係:「時機不對不要急,要花時間充實自己」

如果說人生像一本書,賈靜雯的這本歷經谷底跌宕,再高潮圓滿,就像她說的「現在應該是最好的狀態,不是說外表,而是指心靈的狀態」。以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華麗回歸戲劇圈,賈靜雯不只事業再創高峰,愛情與生活也甜出蜜來,面對事情的從容不迫,總是帶著自信與堅定的眼神,這樣的賈靜雯,大概是女人40最美好的姿態。

Bella.tw儂儂 2019/08/19 上午 8:00:00

當你大罵「恐龍法官」,想過自己看到的真是事實嗎?

開播到現在,《最佳利益》並沒有正面談媒體,僅僅透過菜鳥律師在為辯護查資料或意氣用事的時候,資深律師方箏在一旁的冷靜和提點,點出實務上法務的舉證必須嚴謹,所謂的傳言報導全都不足採信。加上不久前,《我們與惡的距離》呈現民眾情緒扭曲真相或私刑的可怕,所謂「真的」,到底是什麼

Maple 2019/07/14 下午 9:00:00

《野雀之詩》即使社會對女性不善,仍想任性地爭取自己

由李亦捷領銜主演、《我們與惡的距離》的「老謝」夏騰宏、游安順、陳淑芳與新演員高於夏共演的 2019 年台北電影獎入圍電影《野雀之詩》,描述在中壢掙錢逐愛的年輕女孩阿麗(李亦捷飾演),把兒子小翰寄養在山上的阿嬤家生活,但山上小學即將廢校,兒子小翰投靠母親同居,期間看盡媽媽在職場與情場上不盡如人意的挫折樣貌,身為「乖小孩」的他,也只能在母親殘破脆弱的羽翼之下,安靜長大。

雀雀 2019/07/08 下午10:00:00

主角要「討人喜歡」嗎?《最佳利益》裡的多樣貌律師

事實上,雖然其多數時候有些太過良善正直,形象依舊停留在近乎絕對的「正義感」與幫助弱勢裡頭,但藉由編劇設計的種種複雜自省和挫折,《我們與惡的距離》裡的人權律師王赦一定程度上擺脫了善惡二元論的平板對立,成功營造出鮮明又熟悉的立體感。最終人性掙扎乃至回歸初心的歷程,也相當令人動容。就算真實世界裡的律師不見得總是如此,但依舊呈現出律師這個行業,貼近現實同時最美好的樣子

Maple 2019/07/07 下午 8:30:00

為你挑劇|從王赦到方箏,律師不只有正義與非黑即白

事實上,雖然其多數時候有些太過良善正直,形象依舊停留在近乎絕對的「正義感」與幫助弱勢裡頭,但藉由編劇設計的種種複雜自省和挫折,《我們與惡的距離》裡的人權律師王赦一定程度上擺脫了善惡二元論的平板對立,成功營造出鮮明又熟悉的立體感。最終人性掙扎乃至回歸初心的歷程,也相當令人動容。

Maple 2019/06/02 下午 9:00:00

從《我們與惡的距離》看臨床醫療:建立以患者為中心的家屬信任

在重建家屬之間的信賴關係後,她漸漸走出之前憂傷的狀態,我再利用自身試出來的結果開始幫她追趕之前的進度,雖然還是會因為訓練內容太辛苦而讓她忍不住哭泣,這時我會說:「今天試的有點難,如果妳累的話我們可以明天再試,好不好?」,而這時在旁照顧的家屬也會記得我告知過的,從旁給予鼓勵:「加油啊!妳看妳今天出了那麼多力,我們回去就吃好一點的補一下!」

George Hong 2019/04/24 下午 5:00:00

看劇學英文|《我們與惡的距離》:「媒體自律」怎麼說?

劇本故事從隨機殺人展開,講到「媒體自律」、「思覺失調」、「正當程序」⋯⋯等等,這些議題不只台灣會討論,國外的新聞也不時會有相關報導或是辯論喔,跟著我們一起往下看下去,一起學會這些議題應該怎麼用英文說吧!

希平方 2019/04/24 下午 3:0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為什麼是我?可能是你比較勇敢吧

「努力活著,對正常人來講是痛苦的事情,但對生病的人來說,是又痛苦又有點希望的事情。每次當聽到別人在靠腰說,又是星期一了,我都好羨慕,因為我連這個覺是不是睡得著都不知道⋯⋯還有我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我才可以像正常人一樣去上班,偶爾也靠腰一下星期一。」

海苔熊 2019/04/23 下午 9:3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大結局後,真實日子還是要過

《我們與惡的距離》大結局後,真實日子還是要過

生活快訊 2019/04/23 下午 4:30:00

「可能是因爲你比較勇敢」如何與家裡的「應思聰」相處?

如何跟家裡的精神病患者相處?

哈理斯 │ Harris 2019/04/23 下午 2:30:00

如何面對憂鬱:學習指認情緒,你會感覺更好

克雷格和他二十五歲的女兒度過一個美好的週末。當她離開時,他感到焦慮。起初克雷格不知道為什麼焦慮會出現,畢竟他和她度過了這麼一個美好的週末。但是在他向內聚焦,看看他有什麼情緒之後,

時報文化 2019/04/21 下午 7:3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林哲熹:我殺青了,但其他病友沒有

《我們與惡的距離》即將殺青,林哲熹的內心感想。

生活快訊 2019/04/16 下午 9:3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在這個不美好的社會,決定生孩子需要勇氣

女人迷編輯 Shanni 2019/04/15 下午 7:00:00

從房思琪到應思聰:我們離精神疾病去污名還有多遠?

透過《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林奕含事件了解精神疾病背後之公眾污名、自我污名以及社會距離,和《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角色應思聰,瞭解精神疾病去污名化。

擲地有聲 2019/04/14 下午 9:3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吳慷仁:「王赦堅持的,很少人能理解」

熱門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

生活快訊 2019/04/11 上午10:3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這個家或許破碎,但它也拯救了我

《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幾個溫暖的家

女人迷編輯 Shanni 2019/04/09 下午 8:3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家庭心理學:我有精神分裂症,這個家還願不願意愛我?

《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到第六集,一起看應思悅一家帶出的家庭心理學。

女人迷編輯 Shanni 2019/04/08 下午 5:0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婦女節特映會:這是一部編劇走在最前面的戲

《我們與惡的距離》將於 3 月 24 日全球首播,在「38 婦女節」這天,劇組特別邀請 133 位女性意見領袖搶先觀賞第一集,金獎編劇徐譽庭也前來力挺好友呂蒔媛的最新作品。劇中女演員周采詩、陳妤及林予晞也一同出席看片,三人異口同聲表示相當期待播出。

生活快訊 2019/03/08 下午 5:3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無差別殺人事件,離我們很遠嗎?

公共電視、CATCHPLAY 與 HBO Asia 共同推出的 2019 年旗艦大戲《我們與惡的距離》官方粉絲團曝光最新幕後花絮「家庭篇」,揭露了被害者家屬賈靜雯、溫昇豪,及加害者家屬檢場、謝瓊煖,兩個家庭面對失去家人、自我療癒的痛苦心聲。劇組也公佈將於 3 月 8 日婦女節舉行首場「女性限定特映會」廣邀各界女性朋友參加搶先試映,勢必為台劇掀起新一波討論聲浪。

生活快訊 2019/03/05 上午10: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