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也同意,這是個很容易分心的年代,每件事情能抓住你眼球的時間越來越短,同時也讓專注變得更加困難。先前我們曾分享過歐普拉不選「安全版」人生的決定,這回聽聽她怎麼管理時間,只把時間留給自己最在乎的事。(同場加映:

在革新曾一度搖搖欲墜的電視網後,歐普拉學到了如何把時間留給自己最在乎的事。

「這關乎時時刻刻活在當下,而不去擔心3點或7點將會發生什麼。一心多用這個概念對我來說就是個笑話,當我試圖一心多用時,那就什麼事情都做不好。」在談到自己如何身兼多職、經營好自己的媒體帝國時,61歲的歐普拉溫芙蕾(Oprah Winfrey)雙腿交叉、臉上流露出嚴肅的神情。

歐普拉是世界上最有影響力和最成功的女性之一,她的忙碌可想而知,不過,最近她還被最新一期《高速企業》(Fast Company)雜誌封面故事評選為最有效率的人(The Most Productive People)。副主編麥可維(J.J.McCorvey)專訪了歐普拉,就是為了弄懂她如何利用有限的時間中,處理好諸多事情。

淨身價高達30億美元,歐普拉與知名籃球運動員麥克•喬丹(Michael Jordan)算是美國僅有的兩位黑人億萬富翁。她苦心經營25年的歐普拉秀(Oprah Winfrey Show)和「哈博出品」(Harpo Studios)出版公司,不僅使她成為家喻戶曉的脫口秀明星,更極大地改變了電視產業生態。2011年,隨著歐普拉電視網(OWN)成立,脫口秀節目則逐漸淡出。(同場加映:

做自己唯一想做的事

作為電視網的總裁和首席執行長,歐普拉正創造一個不斷壯大的媒體網路帝國,如今已有8千2百萬個用戶。 自2011年創立以來,歐普拉電視網在黃金時段收視率增長了近一倍,就今年第一季而言,黃金時段的平均收視高達53萬9千人,略微落後於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和喜劇中心(Comedy Central)。

和普通人一樣,歐普拉也試圖在事業和生活中找到平衡點。「我意識到,每天的時間和精力都很有限,」歐普拉說,「因此,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歐普拉邊說邊將手臂往後伸展:「現在,我正在做我唯一想做的事。」(推薦給你:工作後,不用放棄你原本想要的生活

了解 TA 需求 重新勾畫願景

電視網剛創立時,歐普拉期盼 OWN 能成為幫助人們過精彩生活的好助手,因此,OWN 成立初期以健康秀(Wellness Show) 為主要內容。但由於投入大部分精力在脫口秀上,歐普拉幾乎無法主持新節目,僅偶爾出席特殊場合。就這樣,電視網在缺乏歐普拉投入的情況下開始運作。

電視網早期的收視率奇低,2011年平均只有26萬2千名觀眾,就連歐普拉最忠實的粉絲似乎也不那麼需要自助式健康教學。「我的錯誤是,我以為自己可以一天24小時、一個禮拜7天做節目,」歐普拉說,「我以為人們願意早上學冥想、正午練瑜伽,下午『修煉內功』。我自己構想出了一套精彩生活該有的模樣,但人們並不買單,因此,我不得不重新勾畫我的願景。」(同場加映:

全神貫注地參與其中

也就在2011年,歐普拉脫口秀節目終於畫上句點,歐普拉才得以把注意力轉移到電視網上。歐普拉說:「我需要全神貫注地參與其中,我需要像每天呵護脫口秀一樣呵護我的電視網。」因此,2011年7月,歐普拉成為電視網的總裁和首席執行長。

首先,她需要弄清楚觀眾最想看什麼,進而在不犧牲價值觀的前提下滿足需求。「如果我們僅根據收視率來選擇播放的內容,那我們或許會成為最頂尖的10大電視網之一,並掙很多錢,」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總裁大衛扎斯拉夫(David Zaslav)說,「但歐普拉的選擇目的明確,她花很多時間研究內容,與觀眾耐心交談,於是電視網的收視率一週比一週更好。」(同場加映:練習過不討好的生活,歐普拉:「再也不為他人做不出於真心的事!」

最難的事情就是掌控時間

儘管歐普拉的脫口秀和「哈博出品」位於芝加哥,但她逐漸將整個事業版圖遷移到洛杉磯,將此地作為媒體帝國的中心。預計今年底,歐普拉將全部關閉芝加哥的工作室。

關閉芝加哥工作室的動作既務實,又具有象徵意義,它可視為歐普拉事業和生活的一個重要專職點。「我離開脫口秀後,最難適應的事情就是掌控自己的時間,」歐普拉說,「在芝加哥,我從一個車庫走到另一個車庫,永不見光日,我的整個世界只有哈博出品。如今,小鳥在歡呼,太陽每天升起,我對一切事物心存感激。」

歐普拉的工作室,保留著一副美國黑人藝術家(Whitfield Lovell)創作的素描畫像,畫的是兩位穿著樸素的非裔美國婦人,一個站著,一個坐著。歐普拉並沒有解釋自己為何喜歡這幅畫,就這麼一直從芝加哥保留到了洛杉磯,幾乎保留了十年。但是,可以想像的是,這幅黑人婦女的畫像曾在某一段時期,支持著歐普拉屹立不倒下。

「受到上帝恩典的籠罩,我過著特權一般的生活,深受啟發。每天它都提醒著我,我來自哪裡,我是誰。」歐普拉說。「我覺得我的角色在於激勵人們,並使人們認真看待自己。我最真摯的願望是做對每一個人更好的事,這對我來說不僅僅只是脫口秀,而是關乎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