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黃子佼,媒體總是不忘帶上陳年往事與八卦,彷彿一筆勾銷他的總總努力。讀黃子佼走到谷底的那幾年,看一個人怎麼拚命去掙。置之死地而求後生,喪氣但不放棄,那是他一貫的硬底子。(推薦閱讀:

常常關注娛樂圈的人,都該對我的緋聞事件略有耳聞。低潮那幾年,我不是完全沒工作,但即使有,也沒人在意。

主持活動或電視節目,效果明明不錯,觀眾或業界也笑得開心,但結束後,沒人討論,媒體或網友也不太報導分享,更不用說稱讚,所以,那段期間最灰心的是失去了存在感,我彷彿超市裡被主婦們翻來覆去的蔬果,最後都沒有被帶走。

但是,我有越冷越開花的反骨個性,越是不被看好,反而讓我下定決心,置之死地而求後生,喪氣但不放棄,更不生氣!面對不同大小規模的工作,必須一貫的努力!(推薦閱讀:

例如,我是 MOD 開台元老,各位看過嗎?我在 JET 台做過節目,有印象嗎?但我依然要求自己全力以赴,只是,我也會累,當我檢討自己為什麼形象不好,導致各種結果時,也偶爾會賭氣與自怨自艾:「反正大家不在乎,我幹嘛這麼拚?」或者變本加厲加速沉淪,例如用酒精麻醉等等。必須承認,有段時間較糜爛,放縱自己,畢竟,被貼上撕不掉的標籤,非常挫敗,無力回天。

人生不是不能放鬆,長期緊繃未免也太辛苦,但當我發現自己糜爛的時間比例慢慢超過努力時,我突然驚醒,反問自己:「你還要這樣下去多久?」「這就是你想要的人生?」「現在這樣,會有未來?」自覺與焦慮喚醒了我,於是我醒得很快,火速調整比例回到正軌,並和放肆麻痺隨波逐流的另一個自己努力拔河,白天使與黑惡魔不停地抗衡,我想,既然我們可以控制電腦,當然更可以控制自己的腦袋!只要你願意,更可以隨時掃毒與重新開機!

俗話說物以類聚,當自己想要沉淪時,接觸到的人竟也神奇地帶著負面能量而來,或是較不宜長期交流,然而負負不會得正,我看過很多人就這樣墮落下去回不了頭,這都是我的借鏡,我害怕自己變成那樣。越害怕,就越思考,告訴自己快倒車!當積極改變自我的時候,磁場變了,朋友的組合,好像也開始不一樣,益友或貴人慢慢變多。

越艱苦的時候,必須更平心靜氣遠離喧囂,才能傾聽內心的真實聲音。過去如何?已過去。現在卻影響未來,要過何款人生?就在一念之間。到頭來,能夠拉自己一把的,其實是內心的天使!然後,天使會帶來更多天使,內在的魔鬼,請離場,而外界的魔鬼,亦會神奇的遠離!

在我乏人問津的二○○八年,東風電視台的大前輩侯文燕來找我,她製作的金鐘獎頒獎典禮想邀我做一段單人脫口秀表演。我那時剃了個小平頭,身心狀況不太好,我懷疑地反問她:「真的要找我?」她的回答更妙:「反正到谷底了,也沒損失,就試試吧!」

我那時在演藝圈載浮載沉、不上不下,她不客氣直說,我啞口無言,卻也是激將法。試想,製作人怎麼可能為我冒險而賭上整場成敗?找一個會砸鍋的人,這樣好嗎?我猜想,她一定還是對我有信心的!反而是我,對自己沒信心。她說的沒錯,我到谷底了,做得好,有機會谷底翻身;不做或不好好做,就繼續往下墜。

抱著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心情,我接下了這個燙手的任務,不怨天尤人,反求諸己地規畫腳本,將台灣電視綜藝史做了一次串聯。二十分鐘裡,唱歌、跳舞、模仿、順口溜、互動樣樣來,還一直加碼,搞到時間超長,但反應不錯,那些日子裡,洗澡都在狂背台詞。

台下業界入圍者,個個當紅的高手,肯定也在替我擔心吧?如果靠點小聰明喇賽,一樣可以過關,但我反問自己,這樣做有什麼意義?為什麼不竭盡所能,將最精華的一次梭哈,秀出籌碼賭一把大的!尤其在還有人願意相信我,並給我大舞台的時候,更該全力以赴,這是證明自己的最佳時機,也才對得起給我機會的貴人!

整場脫口秀下來,我如鬼神附身,幾乎無忘詞,台下也很投入,現場的掌聲與畫面,我永生難忘!而當天典禮主持人吳宗憲,一邊拍著我的肩膀引我入後台,一邊偷偷說:「幹得好,相信我,明天媒體一定好評一片!」事實上,迴響確實不錯,尤其後來幾年,我到大陸演出時,許多後生晚輩,來不及參與《超級星期天》的世代,反而都是因為這一段演出的視頻流傳,對我崇敬有加。(同場加映:

可是,戲劇化的開低走高並沒有發生。業界,的確再次肯定了我的存在,大家看到我堅守崗位,沒有脫節,甚至武力全開,功夫還在!於是不吝給我掌聲與演出機會;但是觀眾,對我仍有疑慮,似乎還不到願意原諒我、接納我的時機,我再度變成一個被過目即忘的人。這樣的結果,讓我有些失望,但至少業界重新看到我了,結在身上的冰開始融化,家裡電話會響了,通告與邀約回溫了,後來還開了《佼個朋友吧》的節目。謝謝當年金鐘獎團隊的邀請與幫忙,那是我演藝生涯中最難忘的一役,也是一個轉捩點!

從二○○八年金鐘表演後,到現在,越來越多業界業外人士會在臉書驚訝地留言給我:「原來你會主持喔!」「原來你這個也做、那個也做?」

其實,沒有人是「突然」會什麼的。聽到這種對白,真尷尬,內心湧現悵然若失的感覺。我蓄勢待發很久了,這是一段長時間、有些寂寞的等待。

多年來,在不為眾人所知的舞台、領域,我盡力做好每件事,願意挑戰難度,也跨界吸收養分,默默持續累積能量,不管掌聲多少,不論舞台大小,但求盡力而為。每一次都秀出全部的我,每一場賭局,手上籌碼都毫無保留地梭哈,這樣的工作態度,是我在人生低潮中學習到的重要一課。

所以,當長期不小心忽視我的人願意留言稱讚,我很開心,但也不得不感嘆,那都是我用光籌碼換來的。

最灰心的時候,有段日子,成天躲在家鬱鬱寡歡,拉上窗簾躺在沙發什麼也不做,只有幫狗清理排泄物的時候才會起身。但當時在台灣沒掌聲,節目開開停停,因此多了時間。突然,新加坡、大陸邀約來了,終於,因為有空閒,可以去開發以前根本沒時間經營與觸及的市場。而不論離家多遠多累,有人給我機會,我就去,也一樣盡力地把工作做好。華娛衛視的《全明星歌會》是第一個找我的大陸節目,後來陸續做了安徽衛視《劇風行動》《天聲王牌》;山東衛視《笑聲傳中國》;新傳媒《爆笑新人王》《我愛星期天》等,非常感謝。我告訴自己,撐下去,就是你的,雖然當下有九成的人不喜歡我,也有一成的朋友不排斥我,人數既然少,更不能讓他們失望!

如同你問我,粉絲呢?一九八八年以來,還真有一位李亞蘭堅持支持我,但就這一位了!二○一四年,我終於拿到第一座廣播金鐘獎,她在現場,我帶她到後台新聞中心,一起哭抱,一起合照,共享榮耀。

我記得有一場記者會,出乎意料的,台下坐不到十個人,一開場真的超驚嚇,台上台下都有些尷尬,我告訴自己不能受影響,照樣把它當做百人活動,使出渾身解數主持,務求賓主盡歡。畢竟,眼高手低?不可以!大小眼?更不可以!況且,你怎麼知道台下十人,有沒有人在偷偷觀察你?有沒有未來的貴人坐在那裡?

某次演講之後,台下的銀行副總起身發表結語,她突然提到,她先生曾與她聊過我。多年前,我主持一場行李箱發表會,隔天,我從該公司總經理的名片上查到信箱,寄了一封感謝 email 致意。這件事成為當時他們家中話題,兩人對我這個貼心小動作表示驚喜,因為,人來人往,藝人與客戶不像同行會長期交流,當天表現再佳,也只屬一次性的洽商合作,後會未必有期,他沒想到,我竟會寄那樣的信件。(推薦閱讀:

是的,如果我當年表現不佳?也許回家後的總經理,是跟老婆分享一連串的怨氣?如果我沒有珍惜緣分的小動作,總經理也不會對夫人討論起對我的好感?如果是那樣,豈不影響了夫人,即銀行副總,而眼前這個演講工作邀約,搞不好就斷送在多年前的那場記者會?凡事、隨時、處處,盡心盡力,因為誰會知道昨日遇到的總經理,會是幾年後遇到的某人老公?

盡力,在體力腦力上都是很累的,卻是無形的自我提升、累積再擴散的開始。只要你充滿誠意地全力以赴,全世界都會來幫忙!善盡角色,不要計較一時的得失與回報,不要碰到挫敗就灰心,不漠視每次工作的付出,直到敬業被看到,一定會為你帶來好口碑。

反敗為勝不可能一蹴可幾,每次做足功課就是送給自己的一顆定心丸。如上述的副總,她曾問我:「現在回想低潮已可雲淡風輕,但當時呢?也是這樣想嗎?」我說,一直盡心努力,回報何時來?我不知,但我知道,一旦無怨無悔拚命,無愧所有貴人,誠心誠意付出,這樣,還沒有回報?我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