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稱佼佼的黃子佼,出道 27 年,歷經許多挫折後成為綜藝一哥。這一次他不搞笑,不歡快,他想靜靜坐下來和你說一個故事,與你細細分享他一路走來的「堅持」故事。(推薦閱讀:給努力生活的你:人生有一百種苦,但只有一種堅持

作者:黃子佼《我還在》

第二十六屆金曲獎,韋禮安以《有所畏》勇奪最佳作曲人獎,他在台上感謝那些曾經批評他「寫的歌沒幾首能聽」,一路唱衰他的人,他說:「可能你的批評沒有成就你,但是它卻成就了我。」更早之前二○○七年,蔡依林在第十八屆金曲獎頒獎典禮上,獲頒最佳國語女歌手獎時,也以「謝謝曾經看輕我的人,謝謝你們給我很大的打擊,讓我一直很努力。」短短幾句話,贏得無數掌聲。

蔡依林和韋禮安的例子,是我最喜歡也最欣賞的,一肩擔起委屈,不回擊、不暴走,但卯足勁,努力堅持、等待運氣,實際做給你看,打臉不看好自己的人。他們用時間證明實力,而非挑釁回擊,引起風波與口水。這樣的人將吸引更多貴人,再一步一步,溫和而堅毅地走向榮耀。(有些遠路是必須的!接受挫折的負能量心理學

將負面能量,轉為自己向上躍起的動力,值得喝采學習。況且,為討厭你的人動怒,罵兩聲,是很爽!但你的口舌之快,不也變成和他們一樣的風格了?不如潛心、賣力征服他們,那種臥薪嘗膽句踐復國的痛快,相信我,比當下隨之起舞罵兩聲,爽上 N 倍!

在競爭激烈、生態複雜的演藝圈,我看過無數星海浮沉,人情冷暖過盡千帆,明白了誰也不可能討好所有人,沒有十全十美的人與事,即使是無敵巨星也不可能毫無瑕疵,再大牌的巨星都有老死不相往來的敵人,沒有誰是絕對的人緣百分百,這就是江湖。

例如,當我在台上主持時,一轉頭,竟驚訝發現,連自己都非常喜歡的、形象與歌藝俱佳的人氣歌手,台下仍有聽眾投以極度木然的眼光,完全不鳥他、不投入。所以,在意什麼呢?不論做到什麼程度,也無法贏得所有人的笑聲、掌聲與認同,到頭來,盡力而為就夠了。


(photo credit:黃子佼官方臉書

二○一○年,我和張宇興沖沖接下壹電視節目《壹級娛樂》。企畫階段,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先生突然把我叫去辦公室,一開口就把我批評得一文不值,大意是:「你的演藝事業完了,觀眾不看你,這次做不起來,就無望了,這是你的最後機會!」那一刻,我有多難熬?面對一連串的批評與全盤否定,我非常難過,也心生不滿,畢竟你從香港來,是否了解我和台灣市場?知道我的資歷嗎?我雖是你聘的主持人,但也有哈日、潮流教主的身分,電台也穩定經營多年,你知道嗎?無望?完蛋?起不來了?(「中國好聲音」爆紅!為什麼台灣的綜藝節目讓人想轉台

幸好,我是樂觀又理性的人,當時雖帶點遲疑與悶悶不樂地離開他的辦公室,強顏歡笑地和同仁道別,搭車離開,但我並未因此上網或向友人抱怨訴苦,而是立刻開始思考、分析他為什麼要打擊我?覺得我差,何苦要付我主持費來做開台黃金時段的直播節目?還是激將法,故意這麼說,激發我的潛能?不是看不起我,但要將我的自信打到谷底,浴火重生?要我不要因過去自滿,未來才可以更好,而故意詆毀我,以開發更大的進步空間?當然,我是到谷底了,但真的起不來了?腦中湧現無數問號。

除了胡亂揣測,我也詢問曾為黎老闆工作的摯友意見。朋友表示這是他的一貫作風,再好的人都會先打壓,不必太在意。但我真的可以完全不在意嗎?會不會是好友知道我受傷了,所以故意替黎老闆粉飾太平,而開口安慰?(人生沒有永遠的逆境!谷底的路,都是往上爬的

無論如何,黎老闆的打擊確實激勵了我。我早已不是那種杯弓蛇影的人,我不會當場反擊,也不會讓媒體幫我申訴,更不想上網開罵發洩怒吼討拍,我看過太多人受不了被訐譙,大力反擊,怒火沖天,砲火四射,失控後,乍看獲得紓壓,日後卻一蹶不振,人人避之惟恐不及。

儘管我當時很想反撲,但經過沉澱與幾番糾結後,我選擇努力到最後一刻。妙的是,黎老闆在打擊我之後的每一次互動,都表現得意外地友善,有次甚至傳簡訊稱讚我有很多創新想法,不如來做電視台總監……他的前後不同調,讓我有點無所適從,這是同一個人嗎?但我也因此備受感動,看來我有慢慢征服他了?我同時也明白,他應該是刀子嘴豆腐心?人真的不能太衝動,或許他把我臭罵一頓時,說不定只是剛好碰上他心情不好,藉機找我出氣?如果我當場請辭不幹,豈不是跟錢過不去?而且最後也無法獲得他的認同,徒留賭氣的背影,多冤?

別人對你的不認同與否定有各種可能,但終究要回歸到自己的判斷,因為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的對錯與能耐。

當然,自尊心太強的人可能當場硬碰硬,再拍拍屁股走人,喊聲我不做了!然後心裡覺得自己好酷!這就是做自己?但老實說,局面搞僵了,撕破臉,好嗎?地盤拱手讓人,機會丟了,值嗎?

古人說:「退一步海闊天空」「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我相信有其哲理。但以前的我也會這樣,年輕氣盛轉身離開某電視台,自以為是,搞得裡外不是人,當下覺得出了口氣,事後卻更加落寞。我就是從過去的少不更事,邊走邊學習過來的。累積越久經歷,才更能屈能伸,這不是孬,是忍。不意氣用事,只拚出成績,用未來證明自己。

敵人可能是你的貴人,要理性研判情勢與對手,同時壓抑心中的不痛快。但請記住:「如果將敵人真的當成了敵人,那就是開戰時刻了,你的彈藥夠嗎?」

我與知名製作人薛聖棻合作多次,前幾年的週日節目《紅白紅白我勝利》,雖然曾讓我在二○一三年和小燕姊拿了金鐘獎,但播出當時,其實已出現疲態,必須轉型,甚至連改了兩種版本。

第一次改版《綜藝十八班》,原先的另一名主持人先被犧牲,但效果還是不彰;第二次改版《百萬大明星》,突然告知我,海選時不設主持人,小燕姊是評審長,我被安排在小小外場,訪問家人。我心想,這樣的工作內容,不是剛出道新人做的事嗎?篇幅不長,但時間耗費長,做起來沒什麼成就感,沒勁。儘管那時也不是太忙,但還是覺得悶,於是決定請辭。

那個晚上,我甚至賭氣,拒接製作人薛哥的電話,他改從臉書傳訊息,怕彼此有誤會,也擔心我不開心,畢竟是合作多年的戰友。但我當時已在思考下一步,該繼續意氣用事下去?這將少一個尊敬的前輩,也同時失去一個舞台,即使只是一個外場後台。(【女力領導專欄】當你覺得自己在做小事,你就把事情做小了

我掙扎了很久,幫過我很多的薛哥最後對我曉以大義,並舉很多國外節目的例子,讓我知道外場的重要性。他 EQ 極高,也很敏感,懂我在猶豫什麼,但他並不會因此畫大餅給我,而是循循善誘。他從不是我的敵人,多年前更是我的貴人,加上其團隊運作上有其專業判斷,也有很棒的 SOP ,所以我決定放下負面思維,一起努力做完節目,把外場小地盤當成大舞台,很賣力!

沒想到海選做完進入複賽時,我再度被他提拔,回到攝影棚裡擔綱主持複決賽。直到現在,我們仍持續合作同一時段的《我要當歌手》,一起在週日八點,等於接連經營了四個節目。試想,如果當時鬧翻了,我將沒有機會從外場回到八點檔大舞台,而隔年入圍與得獎,大家也只能尷尬聚首,《我要當歌手》則讓我入圍二○一四年主持人獎。

牽一髮動全身,天堂地獄一線之隔。感謝他在過程中,曾找我認真討論主持時的優缺點,例如在後台訪問不夠溫暖;當評審時,犀利卻不圓融。當然他不像黎老闆那般的態度,但如果我一律把這些直言視為敵人,消極地讓壞情緒壓過一切,相信我的壞口碑,也會在業界傳開,舞台一定會越做越小。

這幾年,經歷各種狀況,人生像蹺蹺板忽高忽低。我持續動腦,但嘴與腳步都放慢了,細細體會一切,再一步步找回節奏與機會,站上各種舞台。從中的省思與領悟,是這本書誕生的意義。

遇到任何狀況,保持理性的態度,心中同時要有過濾機制,就像電腦灌防毒軟體一樣,過濾病毒,留下有用的檔案與程式。偏激、不理性的木馬攻擊請直接隔離刪除,留下有建設性的部分。面對別人的無理批評,我也會告訴自己,水清則無魚,或許我有讓他羨慕或嫉妒的地方,才會引起關注及被評論,總比被當透明人好吧?有一陣子,我在演藝圈,就像透明的,不是嗎?

無論做任何事,我都會盡力讓大眾信服,即使做不到,也因盡力而無愧於心。奮鬥的過程中,將敵意轉為動力,絕對會有收穫,對自己來說,這樣就已足夠。

當我們擁有貴人,也該多多當別人的貴人。能幫助別人,就盡量做。我的好朋友卜學亮在五十大壽生日宴時,再度提起過去我曾幫過他的往事,例如他當兵回來,我陪他一起上通告回溫;上節目時,會推他上場與做球給他等等……其實那些往事,我早就忘了,而且不足掛齒,但他總是一提再提,讓我也挺感動的。

我們一定要記得別人對我們的好,努力幫助別人,而不是一直記住對誰好過,或等誰回報?更不要惦記別人怎麼傷害我,思索著如何報復別人。冤冤相報何時了?

多記住恩人,少記住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