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記憶裡,好像都有一首莫文蔚的歌。如果沒有你、忽然之間、廣島之戀,我們感念有個人把愛唱得如此廣袤寬厚,陪我們走過這麼多愛得慘烈的時刻。專訪莫文蔚,她笑談倒不是戀愛真的談多了,而是唱歌憑藉想像力,聽別人談起她的高學歷,她更反饋真正的學問其實都在生活裡,讓自己成長的,是永遠願意學習的心

既然我存在,我就要很愛我的存在、我的生活。如果我不愛做它,我寧可不做。

 

可狂放可內斂的歌聲,加上可誇張可細膩的演技,在兩岸三地,莫文蔚是極少數能夠在大銀幕和演唱會舞台上都能綻放獨特張力的藝人。不過,很少人知道,莫文蔚在進入演藝圈前,其實一直是成績頂尖、又會許多才藝的超級模範生。

從小在香港長大的莫文蔚,中學時念的是拔萃女書院,是香港女校的第一志願。在當時,莫文蔚還被選為第1屆香港10大傑出學生,也因而拿到獎學金,在17歲時,就獨自到義大利念高中,然後再到英國倫敦大學讀書。

雖然功課很好,但莫文蔚早就立下非做表演工作不可的決心。課業之餘,她拼命學習任何和表演有關的東西,學鋼琴、古箏、雙簧管、中國民族舞蹈、搞舞台劇,她早就知道,自己要把這些別人當興趣玩玩的東西,玩到很專業。

「我只要一工作,就會很有精神,」3月16日晚上8點,莫文蔚在為《Cheers》拍照時,情緒高昂地向我們說。當天她已經被訪問了一整天,接下來也還有行程要趕,但只簡單穿著桃紅色T恤和牛仔褲的她,看起來很開朗、自然、很有神釆。(推薦閱讀:為什麼做熱愛的工作你卻不快樂?在工作中找到自我實現的價值

工作之餘,莫文蔚也是用她活力十足的方式過生活。她會自己下廚,隨手就能做出一大碗提拉米蘇,她還會上武術館,夾雜在一群男生學員中,向香港有名的師傅學功夫。

日本趨勢大師大前研一指出,未來能夠出頭的專業人士,他的生活一定是非常豐富的。例如一個演唱者能夠長期不墜,是因為他能夠表達深層的情感,而能夠表達深層的情感,則是因為有豐富的內在生活經驗。

上一代很重視教育,所以父母都希望小孩把書念好就好了,但卻因此少了很多生活的經歷和體驗。莫文蔚從小到大,豐富、特殊又多元的生活經驗,如何對她的表演工作產生潛移默化的幫助?

Q:你工作之餘的生活好像過得非常豐富:不但會親手做看起來很好吃的提拉米蘇,還會去武術館學功夫,很少有女明星、或者很少有年輕的台灣女生會過這樣的生活。你曾經到義大利念高中、在英國念大學,他們看待生活的方式,對你有些影響嗎?

A:我覺得學生時期除了學習書本上的東西,更重要的是學習書籍以外的東西。到了國外念書,我就參與很多學校以外的東西,學這個、學那個。像提拉米蘇就是我17歲到義大利念書時,第一件學會做的事情。

每個義大利人都會做提拉米蘇,我的室友教我做之後,我第一個回香港的假期,就立刻做給我媽媽吃,她到現在都還會一直講我那時候一回來就給她做一個提拉米蘇,有多感動。我覺得整個人的成長是要接受很多不同的訊息,或是做很多不同的事情挑戰自己,才能真正的成長。而不是看了幾條資訊,就覺得自己學會了什麼,其實那些都只是資訊,是不會讓你成長的。(推薦閱讀:別害怕,「疼痛」讓你更成長

Q:大多數的台灣觀眾並不知道你在中學時是非常頂尖的學生,尤其是曾被選為香港10大模範學生,讓人非常驚訝。因為台灣成績很好的年輕人比較不敢選擇當明星,可能是因為自己放不開,或者是不想違背父母的期望。可不可以談談你是怎麼想的呢?

A:可能在幾十年前很窮的家庭裡,孩子還長得滿漂亮的,就會到演藝圈賺錢,貼補家用。但現在其實演藝圈也是一種行業,和律師、醫生也沒有什麼差別。

現在我肯定不能認同的是,念不成書的人,就可以靠身材、靠臉蛋去當明星賺錢,我覺得這個是很錯誤的。這個行業並不是沒有腦袋都可以做的,如果你很笨,要怎麼背一場演唱會30幾首歌?台詞要怎麼記?不是笨的人就可以靠臉賺錢,這是完全不對的。

Q:你有想過做其他行業的可能嗎?

A:沒有!我4、5歲的時候就知道,我愛的就是表演,我長大要做的工作就是要和表演有關的。

但是我也沒有向任何人說,因為我已經預料到別人會說「唉唷,做明星夢」這種話,太無聊了,所以我連對媽媽都沒講過。一直到要進大學的時候,我媽媽有一次問我大學畢業後要做什麼?我才說我要作和表演有關的,我媽媽就嚇了一跳。

Q:她為什麼會覺得很驚訝?

A:她沒有反對,可能她沒想過我會把表演當作終生的志業。

Q:你那麼小就立定了志向,當別人把舞蹈、音樂這些東西當成興趣玩的時候,你是不是就要求自己要玩到很專業?

A:我想既然我以後要做這行,學愈多就愈有幫助,所以只要有任何機會可以接觸到和表演有關的東西,能學什麼我都學,來備戰、準備自己。(推薦閱讀:

Q:你學過些什麼呢?

A:我學過中國民族舞蹈,學鋼琴學到10幾歲,還想多學幾個樂器,就學古箏、雙簧管,也參加國樂團、管絃樂團和各式各樣的表演,在學校也搞舞台劇。從8歲開始,每年都會參加學校的朗誦、戲劇、音樂比賽,除了表演的部份,其他就是游泳、田徑的比賽。

Q:你那麼喜歡表演的原因是什麼呢?是讓你有很大的開心、滿足,還是一種calling(召喚)?

A:是,就是 calling。不曉得,我生出來就喜歡這個東西,就是要做這個東西。很小的時候我就會自己唱歌、跳舞,要家人坐在那邊看我表演,我就是很自然地就想做。

Q:你很幸運。很多人過了30歲,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A:對,我很幸運。(推薦閱讀:

Q:那中間有沒有什麼不順或挫折?

A:我覺得挫折要看你怎麼看待它,如果你認為它是一個挫折,那它就是一個挫折,這是你個人的看法。對我來講,我不覺得我有遇過什麼挫折,其他人看我,可能覺得我1993年在香港發的第1張粵語唱片很不成功,人家可能覺得那次就是一個失敗或挫折,可是我不覺得,誰說一定要第一天出來立刻一炮而紅,才叫做成功呢?

可能和我同期出道的,老早就不見了,那誰才算是成功呢?

剛好那時候我還沒念完書,萬一那張唱片大賣,我肯定就不回去念書了,那樣就更可惜。我覺得一切好像都是安排好的,還好當時沒有成功,就可以回去念書,先等念完書再說。

Q:日本趨勢大師大前研一最近指出,未來能夠出頭的專業人士,他的生活一定是非常豐富的。比如說像一個演唱者能夠長期不墜,是因為他能夠表達深層的情感,而能夠表達深層的情感,則是因為有豐富的內在生活經驗。小到大,你是不是有什樣特殊的生活經驗,是幫助你在歌唱的表達上更能詮釋、或更能理解的?

A:我從17歲離開香港、離開家,自己到義大利、英國去念書,從那時候到現在,可以說是都是一個人住,雖然有同學一起住,但一切都要靠自己了。

你在家裡會有其他家人,什麼事情你都可以不太擔心,看到蟑螂你可以大叫,然後其他人會衝出來打死。但你自己一個人住的時候,看到蟑螂的那一刻可能就是你最無助的時候,其實蟑螂也沒什麼,可是就會讓你覺得「唉呀,我真的是自己一個人住」,連打蟑螂都要靠自己雙手搞定,就會覺得能有其他家人在多好。

Q:你的意思是說這樣的生活經驗有助於你詮釋愛情中的孤獨嗎?

A:我記得以前剛出道沒多久時,有個前輩說,這個女生雖然很年輕,但她肯定想像力很豐富,不然就是她經歷過很多,不然這麼年輕的女生唱情歌,怎麼能這麼有感覺。

我認為我應該是想像力很豐富,並不是說談過幾百次戀愛。其實有時候我看到我的同學不斷換男朋友,每次吃飯都換一個新的,其實也看到他們每次重新來過、愈來愈累的感覺,一直找不到一個你想找的人,其實是滿可憐的。其實每談一次戀愛都是增加一些經驗,讓你下次可以更好一點。(同場加映:

Q:你的生活哲學是什麼呢?

A:我對生活的感覺就是──我要愛生活,既然我存在,我就要很愛我的存在、我的生活。如果我不愛做它,我寧可不做。

我希望我做每件事情,不管是睡覺、吃飯、演戲、唱歌,我希望我都喜歡,都愛做那些事情。我的哲學就是這樣子,就是愛我所做的。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Cheers雜誌網站
本文由 Cheers 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補教歷史人生不用贏在起跑點,「做」就對了!
〉〉鄧惠文:男人最在意的3個幸福
〉〉更好的我,是為了與更好的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