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讓世界駭然的巴黎恐襲之後,11/25 日北非突尼西亞也遭恐怖攻擊,自殺炸彈攻擊總統衛隊乘坐的巴士,預估有 12 人死亡,突尼西亞也進入戒備狀態。女人迷觀察家張萍萍投稿,當我們以「正義」之名用憤怒反擊,以暴制暴或許是恐怖份子最樂見的結果,但或許我們也能思考面對傷痛時,我們能否依然保有善良的人性?(推薦閱讀:

文/張萍萍

巴黎恐襲:不要讓靈魂在屠殺中「生病」

2013年4月,我到臺灣華山1914文創員區參觀「普立茲新聞攝影獎70年大展」,當時展覽的主題是「瞬間的永恒」,展出作品聚焦在歷史新聞事件,尤其涉及戰爭議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壹副照片:二戰結束時,人們紛紛聚集到街上迎接參軍歸來的親人。其中一名士兵彎下身來,與一位約摸兩三歲的兒童對話,這幅畫面被壹位攝影記者記錄下來,並獲得普利茲攝影獎。


1958
FAITH AND CONFIDENCE
William C. Beall
1957-9-10 Washington D.C.
Washington Daily News

記得當時我久久佇立在這幅照片前,因為在看了太多殘酷殺戮的圖片後,似乎有些麻木,而這張與眾不同的圖片卻深深震動並警醒了我:「無論我們處於殘酷的境地,人類始終存有惻隱之心,我們總能發現人性的溫暖與光芒」

我在想,「戰爭」對壹個兒童來說是如此陌生的一個詞匯,我們無法向孩子們解釋為什麽有戰爭,戰爭有多殘酷,我們能向他們傳遞並給予的只能是世界的愛與善,這既是出於保護兒童心靈的善舉,更是因為我們都相信人心本善,戰爭不過是所謂的「國家」賦予的壹種臨時使命,但它不會取代生命個體的價值,更不會抹滅個體的人性!(推薦閱讀:

報復 IS :虛偽的正義和無限的仇恨

從13號開始,巴黎恐怖襲擊事件占據各大西方媒體的頭版頭條。襲擊發展至今,西方各國空前團結。據 BBC 報導,美國國防部長卡特表示美國「鐵定決心」打敗「伊斯蘭國」;法國航母前往地中海參與打擊伊斯蘭國;卡梅倫在議會說服議員們批準空襲伊斯蘭國;俄羅斯用遠程轟炸機和海基導彈打擊伊斯蘭國。在這場恐怖襲擊背景下,這樣的團結似乎理所當然,甚至充滿正義的味道。(推薦閱讀:

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

昨天看到壹篇文章,標題是《不要喪失人性與包容,那是恐怖分子期待的結果》,這句話是美國演員 Mark Ruffalo 在推特上的留言,獲得了許多轉推與按贊。我在想,面對恐怖主義,是該以暴制暴還是選擇寬恕?也許我們應該回溯產生恐怖主義的背景,伊斯蘭國為什麽變成今天全球欲除之而後快的對象?在我看來,這場戰鬥中,沒有誰會是勝利者,因為它以生命為代價,在戰爭裏看不到人性與人的價值,有的只是虛偽的正義和無限的仇恨。

媒體關注度的差別:生命是否不同價?

 

有人說,Facebook 在巴黎襲擊案後推出「平安信使」,紅白藍彩旗,這是其他國家發生恐怖襲擊時所沒有的待遇。甚至,如果妳也知道當黎巴嫩發生恐怖襲擊卻未能引起世界關註的時候,多少心裏也會覺得這個世界的不公平。原來,對新聞媒體來說,生命不同價!而又是什麽導致這樣的局面?地理?語言?

也許,這可以用一個殘酷的事實來解釋,就是這個世界的規則被白人所設計,在他們的鼓吹下,我們也漸漸陷入其中,把他們的規則當成世界的準則。就像在恐怖襲擊後,許多人對穆斯林發出攻擊,有穆斯林司機因身份受到歧視。難道全球的穆斯林都是伊斯蘭國的聖戰士嗎?仇恨,如此輕易地讓我們蒙蔽了雙眼,失去了理性。(推薦閱讀:

聖戰士真的罪該萬死嗎?

我們並不否認,在平和富強的歐洲大陸發生恐怖襲擊,比在戰亂綿綿的中東地區發生恐怖襲擊更加不可思議,也更具吸引眼球,再加上新聞媒體的推波助瀾,足以讓全球的目光聚焦於此。但這並不代表那些生活在中東受到襲擊的無辜者們的生命沒有價值,並不是只有西方新聞媒體的報道才叫關註,因為處在世界另壹隅的我們同樣在關註被戰爭波及的無辜者,我們同樣對恐怖分子予以譴責,我們同樣對這種慘絕人環的行為表示憤慨!

甚至,在我看來,那些極端的聖戰士何嘗不是可憐可悲的人呢?試想,如果妳的親人是其中壹名聖戰士,妳會願意看著他成為犧牲品嗎?他們真的罪該萬死嗎?事實上,他們的生命具有同等價值,只是很不幸地誤入歧路。

我想,殺戮也並非解決問題的根本方式,互相殘殺只會制造更大的悲劇。就像一位伊斯蘭網友說的:「全球有17億穆斯林,如果伊斯蘭教真的推崇恐怖主義,妳現在可能已經死了。」而屠殺穆斯林並不能解決伊斯蘭問題,只會讓問題擴大化,也更加暴露這個世界對人的生命、尊嚴和價值的踐踏。

「我們不值得活。沒有人值得活」

昨晚,看了《薩爾加多的凝視》預告片,這是德國電影大師文.溫德斯把薩爾加多的作品集串聯成壹部紀錄片。薩爾加多是壹名出色的攝影師,在這部紀錄片中,有難民營、有屍體、有屠殺現場,這是人類對人類殘害、屠戮的結果,我們不僅對這些人寄予同情,更讓我們對自己生為人而心生畏懼!正如薩爾加多在拍攝後說的:「離開那裏(大屠殺現場)的我病得非常重,不是身體病了,而是靈魂病了。我覺得我們不值得活。沒有人值得活。」也許,當我們開始掄起武器自相殘殺時,那就是我們靈魂“生病”的時刻,可這樣的結果並不是我們生命的意義和價值所在啊!

在巴黎暴恐案發生時,法國媒體教父母向孩子解釋恐怖襲擊。而換壹個角度想,世界各國在對伊斯蘭國實施屠殺時,又該如何教全球伊斯蘭的父母向他們的孩子解釋為何自己的民族成為眾矢之的呢?(推薦給你:烽火下的聖戰士新娘:ISIS 強徵性奴的「播種行動」

做為一個社會觀察家,我可以投稿:

如果你有話想說,請投稿到 content@womany.net,並且在信件標題寫下【投稿女人迷觀察家,我是 ___ 】
作為一個公開公平平台,歡迎你發表言論。只要你具備以下女人迷觀察家三特質,誠摯邀請你與我們聯絡。

1.尊重多元:我們可以辯論,但沒有絕對對立。為了你相信的信念辯護,同時歡迎與你不同的聲音。
2.有憑有據:批判性思考,不急著批判反對,而是在下定論前自我辯證。。勇於伸張你的論點,引用清楚標明出處。
3.以人為本:溫度永遠重要,我們需要深度議題而非報導。我們重視的不是一時的頭條,而是更有建設性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