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奈及利亞大屠殺死去兩千無辜人民,11 月 12 日黎巴嫩受恐怖攻擊,11 月 13 日的星期五夜晚,法國陷入恐怖攻擊。世界從來不缺乏傷心的場域,讓我們聽著療傷歌單,溫柔撫平戰爭留下的傷痕。(延伸閱讀:

11 月 13 日的星期五夜晚,法國陷入恐怖攻擊。11月15 日週日晚間,法國對敘利亞境內的伊斯蘭國(IS)目標進行了攻擊。法國國防部表示向拉卡投擲了 20 顆炸彈,目標包括一個指揮中心、一個彈藥庫和訓練營。整起事件中,有從巴黎的恐怖攻擊到拉卡,7 名攜帶自動步槍、身綁炸彈的攻擊者被打死,132 名無辜者罹難,352 人受傷,以及拉卡沒有被統計的死傷。無數傷亡,一個失落的世界。

我們痛恨,我們憐憫,我們關愛,我們向所有死去的靈魂致哀。哀傷的是,這個世界選擇用戰爭報復聖戰,用鮮血償還無辜。當所有人都掛上法國國旗時,仔細思考我們是可惜花都巴黎的香消玉殞,還是身而為人的生存權。

聽著歌單,讓我們輕輕閉上眼。原諒與寬慰如辛波絲卡寫下:「我了解,愛無法理解的事物,我原諒,愛無法原諒的事物。」

Imagine:如果這世界沒有傷痛

「你可以說我是作夢的人,但我並非唯一的一個。(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約翰藍儂輕輕哼著:「想像這世上沒有國界,試試看,這並不難。沒有殺戮,沒有犧牲,也沒有宗教之分。想像全人類,都生活在和平之中」。嗓子帶些歷經世界的紛擾,和他永遠保留的純粹。

60年代的披頭四用一首首歌帶全世界尋找不流血的革命,用吉他與鮮花對抗體制的槍口。去年的雨傘革命,香港中環放著這首歌,所有人齊聲唱著:「你可以說我是作夢的人,但我並非唯一的一個。」你願意再為世界和平多許一個願望嗎?你依然相信善良的可貴嗎?你期待自己是願意做夢的那個人嗎。(延伸閱讀:

What A Wonderful World:謝謝你們讓我看見愛

「我看到了藍天與白雲,明亮、幸福的一天。夜晚向人們道晚安,我心中想著:多麼美好的世界啊。」

〈What A Wonderful World〉為 Louis Armstrong 在晚年演唱,當時世界正處於越戰。美國的孩子都要到越南打戰,沒消息就是好消息,他們寧可不要收到信件,被告知孩子死訊。Armstrong 渾厚唱著嚮往:「當人們走在路上時,會互相問“How do you do?”你最近好嗎?當他們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們是真心愛你的。


(圖片來源:來源

一句「你好嗎?」願我們都能深深珍惜。

法國被恐怖攻擊,臉書換上象徵「自由、平等、博愛」色彩大頭貼同時,有人說,黎巴嫩、奈及利亞也發生戰爭、遭受攻擊,為什麼沒人關心?關心沒有階級,這世界從來不缺少悲傷。法國與黎巴嫩的生命沒有階級,關心,也不應該有。(推薦閱讀:

關心,是一句深切而真心的「你好嗎?」,是無能為力也努力做散播資訊的媒介,我們的關心永遠不夠,所以更謙卑打開看世界的眼界。

Hero Of War:戰爭裡沒有英雄

「一個少女在子彈和迷霧中走過來,我叫她別再過來,我求她停在那邊,但是她卻一直前進。我只能舉起我槍,然後開火,子彈穿過煙霧射入沙裡,血噴灑出來,她倒了下來,一面白如雪的旗子從她手中掉出來。」

我想起電影《美國狙擊手》布萊德庫柏利舉起槍瞄準拿著炸彈的男孩,那男孩與他的女兒年紀差不多大。他不想開槍,可是他不開槍,死的就是對面的弟兄。馬拉拉曾在逃過槍傷死劫後說:「我不想報復恐怖分子塔利班,我想教育塔利班組織的兒女。」有沒有一天,世界會願意受傷,願意放下手中的槍。(同場加映:

「在這個互相懷疑的時代,我們需要信任的革命」。此話出自塔里克·拉馬丹,他是許多傳統伊斯蘭的頭痛人物,以伊斯蘭教義為出發點,反資本主義、反殖民主義、反消費主義、動物保護等等立場。儘管他是備受爭議的知識份子,但他提出法國對穆斯林的觀點仍有參考價值:「我認為法國禁止一個穆斯林女人戴頭巾是侵犯人權。法國的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以及各國的極右翼政黨和民粹主義者宣稱我們要丟掉身份認同了,民族國家就是由民族定義的。我要説,不好意思,這不再是現實了」(延伸閱讀:

在歐洲許多國家,穆斯林一直遭受經濟層面甚至人權的歧視,這是不可忽略的事實。我們相信無論是「聖戰」或是法國政府的「反擊」,真正要做的溝通不在戰火之上,而是政經體制還予基本人權。(同場加映:

Wind Of Change:暴風中才有自由

「這瞬息萬變的風,直拂在時代的臉上。如暴風般吹響自由的鐘聲,只為了內心的平靜。」

這首歌寫在柏林牆倒塌、蘇聯解體造成東歐劇變的時刻,人民就像歷經暴風圈,從最外圍的瞬息萬變,來到中心的靜好。走過高壓集權,鬆綁後他們面對世界更多不安的想像,但依然堅定前行。我們不害怕風起的時候,不害怕變動帶來不舒服。時代越動盪,做一個越能靜下來凝視人心的人。

Heal The World:愛能治癒世界

「我們不再只是活著,而是真正的開始生活 。(We stop existing and start living )」

我們不想說逝者如斯,但唯有看眼前路,才能保護身後身。悼念亡靈同時一如 Michael Jackson 唱:「不斷的有人死去,如果你真心關懷生者 。為你,為我創造一個更美好的地方 。」

11 月 12 日黎巴嫩受恐怖攻擊,41人罹難,超過 200 人受傷
11 月 13 日的星期五夜晚,法國陷入恐怖攻擊

無數傷亡,一個失落的世界。無論是年初奈及利亞大屠殺死去的兩千人,還是巴黎 132 名罹難者,生命都彌足珍貴,有一天,我們不再站在對立面指責彼此。哪裡是更美好的地方呢?也許是我們不只為了巴黎哭泣的那一天;是我們不再爭辯誰關心的世界更高尚那天;是我們不再用報復討回公道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