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翁山蘇姬領導的全民盟拿下 70% 的選票,執政黨聯邦鞏固與發展黨承認落敗,我們在這一天期待一個更好更透明更自由的緬甸。回顧翁山蘇姬從 1988 年走來的路,我們一起相信翁山蘇姬說過的那一句,「真正的自由,是無所畏懼」。(推薦閱讀:《翁山蘇姬 The Lady》在你的夢想之前,我微不足道

這是緬甸撼動人心的一刻。翁山蘇姬領導的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NLD),拿下 70% 的選票,在國會中取得絕對多數。執政黨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USDP)代理主席塔歐(Htay Oo)承認敗選,並表示「我們輸了,會毫無保留接受結果。」前主席瑞曼也在臉書承認敗選。

翁山蘇姬於今日稍早一身素白發表演說,不卑不亢提醒選民以平常心看待選舉,勿以激怒對手為樂。「現在慶祝獲勝或許還太早,儘管我們都知道必然的結果!但我要提醒大家,落敗的候選人要接受選舉的民意結果,而勝選的候選人也不要以激怒落敗者為樂,讓對方有不好的感受不是我們的意圖。」

這是緬甸 25 年以來,首場公開且民主的全國性大選,迎來執政黨難能可貴的低頭認錯,也即將迎來緬甸常年來遭軍政府統治黑暗下的民主曙光。此次選出的國會議員將於 2016 年二月就任,三月預計選出總統。若選舉順利促成政黨輪替,這將會是繼 1960 以後首個民主政權。

緬甸軍政府確有過往不遵從民意的前例。1990 年,由翁山蘇姬領導的全民盟曾贏得國會大選,當時選舉結果被軍政府否認,翁山蘇姬遭軟禁,隔年翁山蘇姬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在自己的國土上,依然處處受限。2007 年,緬甸政府頒布憲法,明定「配偶及子女為外籍人士者不得擔任總統」,阻斷翁山蘇姬的總統路,該憲法修正被戲稱為「翁山蘇姬條款」。

此次選舉,世界都在關注,我們想知道緬甸等不等得到他們一路期待的民主?我們看著一路走來,儘管面對重重障礙,翁山蘇姬並不灰心,她以堅毅的身影,展示了面對軍政府的槍砲面不改色的決心;緬甸人也並不灰心,他們用選票大聲喊出他們想要的緬甸,他們說軍政府大勢已去,我們想要更透明自由的未來,我們想要能帶緬甸往前走的領導者。(同場加映:

翁山蘇姬:「家庭分離,是我爭取緬甸自由要付出的代價」

1988 年,翁山蘇姬在仰光瑞德貢大金塔的臺階上首度公開演說,她對 50 多萬人發表她對民主的想望、對緬甸現況的失望。她說「身為翁山的女兒,我不能對緬甸發生的事情無動於衷,眼前的危機是緬甸第二次的獨立奮鬥。」人們認識了翁山將軍的女兒,她也不再只是翁山將軍的女兒。

隨即她成立全民盟,緬甸人民開始有了可以信賴的方向,1990 年的勝選不獲承認,只證明軍政府的卑劣頑強,但她挺過遭政府軟禁的漫長十年,她挺過丈夫阿里斯逝世的 1993 年,她悲痛的在日記寫下:「家庭的長年分離,是我爭取緬甸自由要付出的代價。」(推薦閱讀:把「家」的定義還給相愛的人

直至 2010 年,她結束長期軟禁,重獲自由,等到 2015 年的今日,全民盟拿下 70% 的席次勝選。所謂 25 年後的勝利,其實是這樣的重量。勝利的背後有太多傷痛,翁山蘇姬輕輕放下了自己以家為單位的快樂,沈沈地扛起了緬甸全國自由的責任。

翁山蘇姬的傳記電影《以愛之名》電影裡有一句話很赤裸,「夫人,任憑妳做抉擇,要妳的先生和孩子,或者妳的國家?」我回望翁山蘇姬走來的這一條路,我突然覺得,她或許並沒有刻意選擇誰,其實,她想選擇的是所有人更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