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邱澤的瞭解有多少?先別急著定義他,看完這個專訪,你會發現邱澤稜角鮮明的可愛,以及他對演員專業的用心堅持,聽聽邱澤說:我不是天才型演員,可是我有絕對的努力。(歡迎一起來說說你覺得愛情是上天安排還是機率使然:女人迷 x 必娶女人 女人的幸福自己搶?

台灣偶像劇正起飛那幾年,有個男孩穿梭在各大電視台間熬戲,他奔波的年輕身影留下少女對愛情的一幕幕幻想。他是《原味的夏天》裡的夏日、《無敵珊寶妹》裡的趙唯青、《小資女孩向前衝》裡的秦子奇——邱澤。

有一段時間,邱澤在台灣演藝圈息影,所有人都說這個男孩不是那麼適應娛樂生態。邱澤從不避諱談他一個人的獨來獨往,這樣的性格對演藝圈來說好像過分真實了。

潛沉一陣,2011年《小資女孩向前衝》裡的秦子奇的俏皮形象讓他再次翻紅。走紅後倒不急著接戲,他慢慢走這條演戲的路,放空有時、停戲有時,思量劇本變成他的最大考量。

19歲為幫忙家計提早投入演藝圈大社會,這個外表漂亮的大男生如今已經34歲。那些謠言邱澤身上獨有的稜角,在今日的訪談中彷彿依舊鮮明,卻顯得可愛。

婚姻與麵包?快不快樂只有你知道

新戲《必娶女人》談30歲後的愛情:「平均每55萬個單身男子中,只會有一個,是你的戀愛對象!比隕石撞擊地球的機率——47萬分之1 還要低!」

愛情這麼得來不易,我們還慌張著「嫁不出去」,邱澤對當代婚姻現象說:「以現在這時代不該有適婚年齡,只要你有經濟基礎,幾歲結婚都可以。」反駁現代剩女說,他鼓勵所有被社會譴責的單身女性:「不要活在別人的看法裡,快不快樂只有你知道。」(推薦閱讀:

「我越來越確定家庭的面貌,以前談戀愛不會想那麼多,事實上有許多現實上需要克服的條件、小至瑣碎的柴米油鹽。」

習慣一人生活的他對家庭依然抱有想像,但不著急。戲裡郝萌是個不信任婚姻的男人,現實中的邱澤說:「我本來就對愛情半信半疑,現在越來越隨緣了,不強求一段不適合彼此的關係。小時候就會把戀愛看得很重。」

小時候是多小呢?我反問。他調皮回應:「在這一刻之前都是小時候。」說來是玩笑話,好像也格外寫實。每一刻都在成長,理所當然過去都是小時候了。

十個年頭過去,邱澤有時露出男人的當責、有時又帶著男孩的調皮。歲月沒有從他身上帶走太多天真,我總覺得那個他們所說「有距離的邱澤」其實是不存在的,因為邱澤太真實了。他一喜一怒,都不願掩人耳目,這麼靠近。(延伸閱讀:

一個角色即便是一句話都有挑戰空間

在《必娶女人》邱澤與柯佳嬿二次合作,他說與柯佳嬿有種老默契、兩人總能在對戲中幫助彼此成長。前後兩碼戲,秦子奇與《必娶女人》的郝萌都讓他特別入戲:「我性格裡有個面向是很像秦子奇的,孩子性、不想長大。郝萌對我來說是比較有挑戰的角色,他是一個比較冷靜的人,多餘的動作都會變成其他意思,要拋棄過去習慣的演戲方式,所以深刻。」

在遇過了那麼多角色、兩岸三地拍過片後,邱澤心中有沒有最期待的角色形象?他說:「對演員來說,在哪裡拍不重要、拍什麼角色是其次,劇本故事永遠是最重要的。一個角色即便是一句話都有挑戰空間。」

邱澤:「重點不是戲的份量,而是演員賦予角色的重量。」

他一句話道完,深具重量。邱澤這個人的演員形象在我面前更鮮活,他不只是屏幕裡笑起來像灑出整個白日陽光的男孩,更是把戲當人生在磨的演員。(推薦閱讀:

我是個努力的演員,我期許自己更用功

要揣摩一個新的角色時,邱澤會反覆在家裡走戲,身旁有人反而靜不下心:「有人就會分心,我需要很多獨處的狀態。」獨處對邱澤來說特別重要,演藝工作讓他身旁時常聚集人潮、處於紛擾的環境,因而更珍惜一人的時候。

獨處是他一貫面對自己的方式,也因為如此,邱澤人生的重心跟隨思考轉移,現在的邱澤以工作為重:「以前看待工作反而沒有這麼謹慎、全力以赴。當兵之前還在唸書,工作對我來說是有趣的,又演戲又發片又玩團。當兵意味不再是小孩子了,退伍後我就覺得應該要做好一件事,我選擇演戲,我要靠表演養活自己。」

當兵對邱澤來說是人生的轉乘站:「做很多例行公事,身體一直在做不用思考的勞動,心裡就越靜。」

演戲對邱澤來說是神聖的,在那麼多興趣裡,為什麼他偏偏選擇演戲?他斬釘截鐵道來:「演員是我的天職。有可能是一廂情願、但我覺得這是老天給我的任務。」(同場加映:

「我相信有天才,但我不是,我是個努力的演員,我期許自己更用功。」

這樣一句話令人感動。沒有天賦的人可不可以做夢?Dream Job 或許只為了用功的人存在。

演戲對我的意義像呼吸

一面工作,一面在戲中修煉自己。第一部戲是21歲的《雪地裡的星星》,那時的邱澤恨透演戲。他說郎祖筠老師深深影響了演戲之路:「我是春禾劇團畢業的,我受舞台劇的表演訓練,郎祖筠老師對我後來的表演有很大的啟發,沒有她就沒有秦子奇的喜劇節奏。我們常以為大多數是演員的品味去解讀表演,但大部分的節奏都是設計的。」

聊起表演,邱澤眼神裡有了光,像談一件終身大事,時而起身表演一個橋段、時而眼神凝滯談一個戲劇概念。

邱澤說:「演戲對我的意義像呼吸。它存在,但又希望不著痕跡。」邱澤說戲是一種無所不在,就像呼吸一樣,要讓它自然發生。他總是道出一些深奧字句,把人的思緒拉到新的次元騰空翻越。

你其實只要當你自己

除了演戲之外,邱澤私下從沒放棄喜歡的音樂、攝影。對他來說這些興趣不需要設限目的:「不要為自己喜歡的事設目標。小時候你打籃球別人就要你成為 Micheal Jorden;你跳舞別人就期待你成為 Micheal Jackson。像『誰』好像變成了我們的夢想。沒有人告訴過你,你其實只要當你自己,就好啦。」(推薦閱讀:

邱澤的話時常斷句在意想不到的位置,我聽他沉厚的聲音,特別安心,他時常思考半晌、才吐露出下一個句子,我想即便他是一個演員,都是一個不容易說謊的人,他喜歡活的很真、活得踏實。

「人生中有沒有一件事是可以不問為什麼?你做一個事情別人要標籤你,你還要給自己目標,都是很無聊的。看你看到的、做你想做的,不要陷入目的論,這樣最快樂。」——邱澤

不只是美少男,最在地的大男孩

邱澤的任性對經紀公司可能是有點頭大的。他說自己就算活到34,依然孩子氣、不願長大:「譬如我去賽車、簽生死狀就很任性,大家都覺得很危險。但在可以允許的範圍內,我都想試試看。賽車是一個可以跟自己相處的運動。」(你會喜歡:

邱澤的所有興趣,彷彿都為了與自己相處而存在:「我喜歡透過不同途徑,找到自己。其實大部分在做創作的人好像都是這樣,你的作品會反映你的模樣。」

身旁的工作人員也形容邱澤的孩子氣:「時常化妝畫到一半他想到某件事會自己笑。有一次我看 monitor 看到他在抓眼皮,很像抓了什麼東西吃下去,我覺得他很在地,他其實是很接近生活的人。」話一玩邱澤興奮談起:「他剛剛說那個吃下去,其實是小時候大人都會說眼皮一直跳的時候就唸『好事來、壞事去』然後把厄運吃掉。或是睫毛掉了要許願;不小心講到壞事就要敲木頭三下說:『呸呸呸童言無忌』;小時候還相信吃一百個飛機可以許願。」

邱澤一邊聊,復刻回憶好像都回來了,他的天真讓工作人員們頓時聊開、充滿笑聲。如果你對邱澤的印象還停留在電眼美少男,實在該來看看他孩子氣的一面。

奔騰與安靜:賽車與閱讀

邱澤喜歡賽車以外,熱愛生命所有冒險的可能。他說登山賽車都只是一種興趣:「我的愛冒險是喜歡挑戰難的事情,不論是興趣、或是演戲。」邱澤生命中有種絕對,他追求人生中冷熱分明的感受。

他喜歡探險的速度,也愛靜下心來讀故事。聊起近期讀青山七惠《離別的聲音》:「看似平淡無奇,清清淡淡,力道卻很深,在心裡留下迴響。」邱澤熱愛日本文學,舉例辻仁成、三島由紀夫、太宰治、白石一文他很是雀躍、侃侃而談。說起心中第一名的讀物他脫口而出令人意想不到的答案:「小王子。」(推薦你看:

邱澤在本質上有種憂傷的純粹,悲傷在他的世界裡、是乾淨而透明的。與邱澤聊了一小時,總覺得關於閱讀他還有很多話想說,他說喜歡閱讀,是因為這些力道不著痕跡地打進他心裡,我想就像這晚邱澤作為一個演員的認真、身為一個人的真誠用力打進我們心裡一般。

這是一個關於喜歡獨處的大男孩的故事,他養貓,收戲後回家與貓見上一面成為生活裡的可期可待;他閱讀與攝影,用文字影像刻鑿自己生命的軌跡;他在大城市的一場場戲裡熬,深信自己永遠可以更努力。邱澤這個名字,我們正要重新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