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專訪我們聽微弋聊起紐約當演員生存的難,這一篇我們聽她講紐約如何讓她終於看懂了自己,決心不當標準美女,舒服做個異類。她反思台灣環境加諸於女生的壓迫,與紐約演員環境對亞裔女演員的刻板印象,她不氣惱,決定要用行動改變。

我不是強勢,我只是在活出女人該有的力度

在台灣時,微弋從沒想過自己能好好當個演員。因為她的寬額方臉與眉眼,從不是市場「要的樣子」。她柔弱清新不起來,她想著是不是得跟別人「一樣」,才有資格走這條演員路?

直到來到紐約,她才發現,沒有人想跟其他人「一樣」,那太無聊了。人們沒想過把自己擠進標準,反倒立志當「異類」,那時候,微弋覺得自己是真的美得坦蕩了。(推薦閱讀:讓你的異類劣勢成為你發光的亮點

六年在紐約,微弋坦言每次回台灣,都感到無形的壓力又回到自己身上。她擔心自己的口紅顏色太紅,領口太低,這顏色會不會讓自己看來不正經?

「台灣社會期待你是『好女孩』,他們期待你好你乖你漂亮,但不希望你有『力量』。你最好別跟別人不一樣。男人害怕有力量的女人。所以今天男朋友比你矮,你最好別穿高跟鞋,或社會上總瀰漫『女強人娶不得』的迷思,我們多怕女人有力量。」微弋感嘆,在台灣,我們花了太多時間關注與檢討別人,卻很少花時間了解自己。女人羞於承認自己有力量,不敢擁抱自己的不同,每個人都趨同地不自由。

在紐約,當女人沒有比較容易,但是「你有能力,讓我看看」的社會風氣,讓微弋覺得總算能安心成為自己。「這裡不需要女生刻意『可愛』,你是個可愛的女生,你就是可愛的女生,你不需要加乘,你不需要故意讓人覺得你很柔弱。你可以展現自己的力量。」

柔弱是美,強悍也是美;女人可以可愛,亦可以瘋狂;臉蛋方的圓的長的寬的,眼睛大的小的長的圓的,那都是女人美的姿態。何須規範?如微弋一般的非典型美女,無法在台灣找到切合自己的路徑,卻在異地漸漸看懂自己。「我總算是喜歡了自己,知道自己美在哪裡。」(同場加映:3000 年的美女標準只證明一件事:這個時代換女人做主了

當個「不可愛」女人也很好,微弋不是強勢,不是刻意不從,她只是想活出女人該有的力度。

不是只有白人可以當超級英雄,灰姑娘也可以很 Badass

閉起眼睛想想,你印象中好萊塢電影裡,亞洲女人通常是什麼樣子的?

是貧民窟裡的亞洲妓女、偷渡的移民家庭、數學很好的會計或秘書還是被拯救的中國謎樣女人?在白人編劇的「東方主義」想像裡,亞洲女人通常只能有那幾種特定形象。(同場加映:《菜鳥新移民》爆紅女主角:女人不是附屬品,拒演只有空殼的角色

亞裔與女性的雙重弱勢,不讓微弋氣餒。

她分享自己徵選過一齣戲,要演中國城裡頭全裸的妓女,「我可以刻板印象到極點,很性感、很辣、很野,網襪配上吊帶;或我也可以乾脆是個看盡風華的大嬸,對很多事情早就麻木。我演個妓女,但她不一定要典型,她還是能有自己的面貌,她活她自己的人生。」挑戰已經很難,對微弋來說,重點不是既存的限制,而是過程中她有沒有玩到,有沒有顛覆刻板印象,在限制裡她要保有詮釋的自由。

「抱怨現況不如成為改變。」微弋認真的說,「要爭取女性平權,要爭取亞裔演員的權益,最快的方法就是自己來。與其等待劇本,不如我們自己寫一個。」現在紐約亞裔的比例是 13%,微弋說想做的事情其實是「重新教育」,誰說只有白人男性可以當超級英雄?(推薦給你:安海瑟薇、茱利安摩爾、凱莉墨里根!四位女星對好萊塢的性別反擊

演多了戲,現在很多戲對微弋來說不夠真實。巫婆仰頭大笑,公主等著人拯救,太多事情早成了約定成俗的觀影潛規則,「吸引我的角色都是複雜的,戲跟人一樣,有很多模糊的灰色地帶。」深信世界上沒有純粹的好人與壞人,微弋說特別想演灰姑娘,重新詮釋她的「良善」。不只是跟小動物說早安,不只是被欺負還笑不還手,灰姑娘也可以很 Badass,可以有不開心或邪惡的念頭,可以不只是等著王子拯救的客體。

「今天給我一個刻板角色,我也一定會找到他吸引我的點。」這是作為演員的幸福與辛苦吧,你可以不喜歡自己演的角色,但不能不明白他做每一件事情的動機。

一個角色即便邪惡,都有能被溫柔諒解的緣由,演員窺探角色的一生,再一次又一次揣摩角色之後,漸漸成為更柔軟客觀與世界以對的人。

累積失敗的經驗值:演員不是短跑競賽,演員是馬拉松

「在紐約的每一天,我都想放棄。」微弋看著我,毫不掩飾地說。

很多人告訴自己,花五年時間努力,不行那就離開。可微弋心想,要是就恰巧第六年成功了怎麼辦?會不會不甘心?如果第五年放棄了,永遠不知道自己第六年會不會成功。

「演員不是短跑競賽,演員是馬拉松。我就是賭氣相信自己,我要看最後走到哪。」剛到紐約的時候,微弋天天質疑自己是不是當演員的料,這幾年過去她才能安心告訴自己 I Really have it,接著她問自己,「我可以走多遠?」

「每一次的挫敗,對我來說都像實驗室裡的實驗。每失敗一次,我未來就有很多失敗的樣本可以參考,其實挺好的。」怨天尤人太容易,微弋選擇失敗後誠實問自己,有拿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嗎?是不是昨天早睡了,台詞少念了三次?還是早上沒有暖身所以分神了?現在的失敗,是過去的自己哪裡疏漏了。(同場加映:學會失敗更成功!看六個成功女性的故事

累積失敗經驗值說來雲淡風輕,過程卻是痛的。微弋反覆地面對自己的「不夠好」,反覆地被貼上「失敗」的標籤,做為演員,好的與壞的都朝自己直面而來。

「你是整個人被批評的,你太高你太胖你太矮你講不好台詞,都是你。」你的身體是你的表演場域,你再沒有保護自己的安全距離。好與壞都責無旁貸,這是個極其裸露的職業,「你」就是你守護的職業。

「雖然演員是比較容易被看出辛苦的行業,但不代表我比較有資格抱怨啊。因為哪個行業不辛苦呢?」微弋笑稱自己就是勞碌命,不管怎麼選,都會選到讓自己辛苦的工作做,那何不紮紮實實把演員這條路走好?

「我回頭想想,自己真的跟三年五年前,完完全全地不一樣了。」痛跟成長都是埋在骨子裡的。

微弋說著演員這條路,我覺得她為堅持下了更好的註解。堅持,是用生命去相信一件事,用生命去賭自己可以。現在的自己若不行,那要從這一刻開始,讓未來的自己強壯起來。

「身為一個演員,讓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微弋的語氣充滿感念。我一邊聽,眼淚都快掉了,那是一條實實在在辛苦的路,也是一條實實在在幸福的路。

當年在台灣,她曾怕疼怕受傷彷徨找不到方向,卻執拗拉著自己翻閱社會設限的高牆,走過語言的寒霜,熬過日子的困頓,試過挑戰的極限,始能活出了人生的不同維度。

成功是最後懂了自己,成為更好的人。

這是微弋的故事,我卻在訪談間不斷想起曾哭泣的自己與台灣的女人們。不要苦不要怕傷,跌倒了再爬起來;不要逃避失敗,無需抗拒成功;為了生活學會紮實,輕聲對自己說,我們終將成為更好的人。(推薦閱讀: 為了成為更好版本的自己,你沒有時間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