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如何成為療癒人心的方法?與身體更親密、與他人互動中交換彼此的生命故事,一起發現生命留給自己的驚喜。(推薦閱讀:心理師王意中的內在課程:打破身體沈默,讓心發聲

100年10月張嘉容導演邀我參加 AS 戲劇工作坊時。我回說我的膝關節開過刀,沒辦法跑跳,我雖然知道戲劇治療很棒,但四肢很不協調從小就怕舞蹈怕討厭運動,也不喜歡大會操⋯⋯對於害怕畏懼的事件,我自然而然的用盡所有可能的說詞回絕。


(2012《你可以愛我嗎》演出劇照)


嘉容老師說她希望我去參加戲劇工作坊,是希望我體驗表演藝術幫助身心成長、自我修復的方法。她也說我誤會了戲劇工作坊的呈現方式。

誤會?戲劇不就是演戲?不就是要做很多表情?不就是要背台詞?我哪會啊?我幹嘛去呢?怎麼可能療癒我?我又為什麼要被療癒?一次。兩次。三次的勸說之下,盛情難卻於是我抱持著那就去混一下打個招呼的心情,去作禮貌性的拜訪。沒想到一進門,令我震驚的畫面立刻出現在我面前。

一進場,我就看見行動比我更不方便的小兒麻痺朋友舞動著。我無法想像如此「荒謬」的場景。一個必須自費參與的舞動活動,居然有肢障的夥伴。我驚訝到呆滯在門口~


(張嘉容帶領工作坊)

接下來在練習的過程中,遇到我四肢伸展不開的時候,老師讓我嘗試做別的動作。她關心的是學員能獲得什麼~她不在乎學員不能做到什麼。這次經驗中我不僅得到肢體的伸展,還學會運用肢體融入團體互動,在團體中做自己胡言亂語之餘,還可以隨心所欲亂動~

我的驚訝您可以想見。但我自覺已經開始鬆動僵硬時,不料有人卻問我為什麼表情如此嚴肅?啊?原來我這一向被認為幽默的傢伙,也有被說嚴肅的時刻。想了想大概是因為肢體動作是我的弱項才會如此吧!

當天我也感受到自己每每遇到不喜歡的事物,總習慣的「我不要」、「我不會」、「不必了」,不讓不喜歡的事件有溜進我生活中縫隙的機會。但這一天張嘉容導演一開始就讓大家用自由舞動的方式互相認識打招呼,用肢體自我介紹,打破我的想像,進入一個嶄新的有趣的領域。(香港女人戲劇新體悟:「我們都很渺小,但我們都很重要」

後來因緣際會,我又號召亞斯伯格家庭成員參與了多媒體紀實互動劇場《你可以愛我嗎?》長達三個月的演練。這個戲劇工作坊的組成是複雜的,各種阻礙橫梁參差在整個劇場中間,觀眾進入這個劇場時,必須越過層層阻礙才能找到自己可以安身的,自己覺得最舒服的位子。

導演給了共同探索新環境的引導,於是有人用肢體的背部感受場景支架,有人用腳尖伴隨 Jimi 吉他老師現場彈奏的吉他用韻律感受場地,也有用眼神上上下下觀看,甚至在地板上滾動展開肢體各部位探索。


(張嘉容帶領工作坊進行)

你常摺人 還是被摺?

一進入這個劇場,很快就會感受到,我這個很普通也很習慣被制約的地球人,對於這個看起來很像是為外星人設置的環境,很需要時間重新學習適應,於是我裹前不足,不知怎麼跨出第一步。嘉容導演似乎早就知道參與者會有這樣的心情,於是用平緩安撫的語調引導我們安全的,小心翼翼的探索新環境。

第一次見面大家透過自己的方式,認識環境認識陌生人,甚至不想認識也可以隱藏膽小。有的人看到你的眼神,而帶著你引領你,有人有時喜歡領導,有人被引導。依情緒流動。到這天仍然不想暴露自我,我還是躲在柱子後面,坐在地板上抱著膝蓋偷窺別人的動靜,沒有太多參與。

上課的成員在練習中體驗肢體與被迫的感受,改變別人的樣貌和力度,都需要大量的互動溝通理解。 你常人還是被? 有時你想人,對方不想被,有時你摺他他想恢復原狀,有時他被摺的太舒服,想保持原狀。有時會不舒服會抗拒反彈。凡此種種彼此都需要學習信任與承擔。

很多衝突事件都很相似。

張嘉容導演藉由泛自閉家屬親身經歷過的事件,讓大家明白泛自閉家族的困難,她以戲劇呈現衝突事件,讓家屬本身得到療育,也讓更多人看見這個家族最常發生的問題,並透過觀看者的理解傳達更多愛給泛自閉家族。這次的練習中,有位成員說出了某位醫師的傲慢。聽著聽著我的眼淚緩緩流下,因為我自己也有個一模一樣的故事。

兒子大學考完後,已經使用了八年的輕度自閉手冊即將到期。從小五拿到一年手冊,到國三變成長期手冊,總共八年。只因為原先的醫師離職,換新的醫師居然跟我說整本超過百頁的醫療紀錄裡,沒半個字顯示孩子是自閉症,新的醫師很年輕,她要求我帶著孩子重新到院評估,讓我大動肝火憤而離開。(推薦給你:【孩子教我的十二堂課】第六課:長出勇氣

我不知道他人的經驗如何,但我的經驗中,醫病關係是不對等的,大部分的醫病關係,病人是弱勢,我非常期待醫師能秉持著仁心,多看看病人的需求,若非絕對需要,我肯定是最不想要幫孩子貼標籤的人,我多希望我的孩子無病無痛。

我還聽見一位家長要孩子放下平板去教會的事件。母親對孩子的不聽話無奈又憤怒。嘉容導演要我根據這母親的腳本,演出她的故事。我抗拒,我說我沒辦法,我堅持沒辦法演出別人的故事。我說「那不是我的性格,我不會這麼做。」

老師說:「那你就演出你想要的版本。」剎那間,我看見了自己的不能,我很難理解她人的做法,我的同理不夠,直覺給出批判。我抗拒別人已經發生的真實,短短幾分鐘內我看見了我們各自的困難。這位母親有思考的侷限,而我動輒想改變他人,抗拒已發生的事實。

原來戲劇工作坊中可以讓我看見,有這麼多家庭發生的點滴,我們可以一起撫慰、一起面對、一起將故事用不同的方式,再重新演繹一次。看見彼此的異同。

在戲劇工作坊一年又一年的進行下,肢體的柔軟也帶動了我的心靈更加柔軟。感受這樣的好處,我也把我的女兒帶進了戲劇工作坊上課。有其母必有其女,女兒從一開始的抗拒到現在感受到肢體可以更自然的律動,她也開始期待每一次戲劇課程的進行。

生命真的很奧妙。沒有孩子出生,我真的很難想像我的人生會變成怎樣?但有幾點是確定的,如果沒有他們,我會比現在高傲、比現在的我自私、比現在沒有同理心。是他讓我變成一個比較和善的人,是孩子們讓我脫離「我不要」、「我不會」、「不必了」的慣習,去面對身心展開的美好。(媽媽不需要完美:和孩子一起學習面對脆弱的自己

104年,嘉容導演、女兒,許多夥伴和我,仍持續用肢體體驗每個人的故事。

水面上與水面下劇場:
官方LINE@生活圈臉書部落格

 

作 者:卓惠珠(花媽)  

著作有:《當H花媽遇到AS孩子》。育有亞斯柏格症的孩子,深知養育這類孩子的不易,因此長期經營「幫助高功能自閉與亞斯柏格」社群部落格及粉絲頁,希望協助有相同困擾的家長。目前經營 「板橋國光 人文圖書空間」。曾主持身心障礙親職花路米廣播節目,並經常做自閉症及社區營造社群經營類演講。

★「幫助高功能自閉與亞斯柏格」部落格
★Facebook「幫助高功能自閉與亞斯柏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