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如何成為療癒的方法?與身體更親密如何讓我們重拾愛人的能力?一起看看水面劇場創辦人張嘉容一路走來,每一個劇場都是人生、每一句對白都是故事。(推薦閱讀:

 初見《水面上與水面下》劇場創辦人張嘉容,看似嬌柔的面容中隱藏不住英氣,強大的精神力不需要她開口,就透露出她內在的企圖心與積極的熱情,彷彿是女性英雄代表「花木蘭」再現。張嘉容的創作常常橫跨不同領域與文化。在她的創意下,戲劇像是多重奏,它可以是一種生命的自我療癒、可以打開人內在熱情,讓妳與世界有更多的互動;它也可以幫助妳更專注的活在當下,有更多愛人的能力。


  ▲擁有多年戲劇經驗的嘉容,擅長劇本和跨領域創作、戲劇導引、以及用戲劇改變行為模式

從文學進入戲劇

嘉容從學生時代就是位才女,寫作是她的天賦,本性聰慧活潑的她,能動能靜,除了學業成績不錯,天生運動神經也很發達,在田徑或跑步各類競賽中,常常能獲得很好的成績。只是家庭環境保守拘謹,並不鼓勵這些外放的特質,漸漸的她的情感表達趨於壓抑,只能將滿腔熱情寄情於寫作,「我從小就喜歡寫東西,連上課都在寫詩,高中是作文比賽冠軍,寫作對我而言,是一個抒發情感的管道。」

嘉容發現,像她一樣小時候不為父母理解的人所在不少,尤其台灣父母比較疏於表達感情,傾向將自己認知上是「對孩子好」、「孩子走這條路比較不會吃苦」的方式要求孩子,甚至加諸威權,而沒有真正了解孩子興趣與天賦,孩子其實是會受傷的,她認為有時候爸媽是家中最需要「再教育」的對象。而這樣的成長歷程,著實影響著她後來戲劇創作的理念與呈現,期許能夠透過戲劇讓孩子與父母之間取得平衡,「讓這些孩子得到父母正確的愛,也幫助這些未來要當父母的人,有更好的愛的方法。」

後來念觀光系輔修中文系的她,真正與戲劇結緣,一方面是因為當時有個戲劇系男朋友,另一方面正考慮要繼續進修研究所的她,偶然在書店讀到一本曹禺創作的劇本,非常的吸引她,就決定嘗試報考戲劇所。


▲在巴黎指導演員的嘉容

寧願餓肚子,也要走在戲劇之路

剛考上研究所時,家人極力反對,認為這條路注定會餓肚子,於是不打算供應學費,也經常潑冷水,要迫使她知難而退。不過嘉容在念書時就得到了獎學金,也努力工作賺取學費,嘉容說:「其實我也一直很幸運,都有人給我工作做。」當時,她沒有屈服於家人的壓力,還有一個關鍵是「因為可以從戲劇中得到救贖。」

或許談到戲劇,妳會聯想到舞台上的表演,不過起先嘉容是從熟悉的文字領域-劇本創作開始,然而戲劇是個很需要「全身投入」的藝術,於是過去未接受過舞蹈和身體訓練的她,密集參加了許多工作坊,花很多時間學習肢體開發、舞蹈、演出、甚至是心理學,嘉容尤其著迷戲劇對各種感官的開啟,東方人對肢體是很保守、陌生的,相對情感表達也比較矜持有距離,但當全力投入戲劇時,「需要妳用活生生的當下跟自己連在一起,妳會自然的用熱情回應外界人們與和環境,無法再對周遭冷漠。」(推薦閱讀:

畢業後,嘉容決心成為全職戲劇工作者,但首先要面對的,其實也是如同多數戲劇工作者要克服的經濟難題,「在追求夢想時,有時是很瘋狂的,我住過一個月2000元,還要跟別人分享上下舖的房間!」2006年,她和朋友創立《動見体劇團》擔任團長,當時沒有薪水,只能挖東牆補西牆直到2008年申請到扶植團隊獲得經費,收入才稍微穩定。一路走來,她的戲劇熱情始終燃燒著,絲毫沒有因為現實而黯淡。


▲張嘉容於北京編導戲劇側拍

關心社會的《水面上與水面下》劇場

2010年,嘉容獲得文建會「視覺暨藝術人才出國駐村及交流計畫」,前往法國巴黎駐地創作,與法國Espace Louis Jouvet(R athel)劇院共同製作編導作品,在巴黎天鵝之眼劇院、鳳凰書店發表演出。由於嘉容關心的是女性議題以及社會參與,回國後為了追求更大的發揮空間與自由度,她決定離開《動見体劇團》,並創立了《水面上與水面下》劇場。

這樣別樹一格的名字靈感來源與意義是什麼呢?嘉容先解釋了水之於她的意義:「有一句詩:『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對我來說,藝術上的滋養、人與人之間的彼此互動,就是我的『源頭活水』。」

此外,「水面下的是心事,水面上的是故事,把心事挖掘出來,呈現在舞台上變成故事,再讓故事去感動、影響,跟更多舞台下的觀賞者交流。這就是『水面上與水面下』的意義和期待。創作來自於不斷的交流,創作者與觀賞者,演員與觀眾,舞台上與舞台下,心事與故事,不斷的交流和彼此影響。」


▲多年來,嘉容始終堅持在戲劇這條路上,編導了許多部作品

《水面上與水面下》劇場創團以來,嘉容已經創作了六部編導與紀實互動劇場。2011年曾獲選廣藝基金會「委託創作獎」,2013、2014更兩度獲選國內最重要獎項「台新藝術獎」提名,,也多次參加藝術節,獲選受邀駐地藝術家,包含了第一屆數位科技藝術節、華山匯川藝術節、北京南鑼鼓巷藝術節、北京中間劇場藝術節、北京中間美術館展覽、文建會台灣表演藝術推廣基地-中國第一屆駐地藝術家等等,成績斐然。

嘉容從2008年迄今,更戮力不懈的推動《天使宅急便》計畫,運用戲劇、身心學和表演藝術的訓練技巧,與婦女、醫療、學校、自閉症族群、各種長期照護族群等團體合作,至各單位開設戲劇工作坊,推動創意舒壓、身心照護、自我療癒、自助助人。嘉容也擁有心理諮商師的證照,結合戲劇和心理雙專業,運用戲劇療遇協助眾多家長、機構員工、社工志工、自閉症和特殊障礙者。

這件事是怎麼開始的呢?嘉容笑說, 最早是因為2008年嘉容為「女節」創作有關女性憂鬱症的劇本,獲得觀眾票選第一名,而且演出後獲得很大的迴響,許多觀眾來找嘉容,表示從戲劇中得到啟發和力量讓嘉容萌生透過戲劇去幫助別人的念頭,尤其是女性和家長,於是她開始逐一聯繫各個社福團體,推動《天使宅急便》計畫。「我最開心的,就是在課程當下,和參與者一起經歷滿滿的感動和力量。」(推薦閱讀:


▲嘉容細心指導學員身體的運用

戲劇的當下力量

表演是一種真實活在想像情境之中的能力 ,「演員必須要有『多向注意力』,因為她必須在演出同時,打開全部的感官,同時活在戲裡外,完全注意到台上台下,戲劇時空和當時當地的舞台表演時空發生的所有事情,靈活反應。在這必須要高度的專注力、敏感度、同時注意所有事情的多向注意力,以及活在當下的能力。演員必須不斷的在生活和課堂中鍛鍊。

這些演員平時鍛煉的技巧,能提高人們對所處環境的觀察力、想像力與掌握力,訓練一個人活在當下,嘉容認為:「如果也能運用表演的訓練技巧在生活上,那你就更能面對當下的生活。」如果能經常專注當下生活,靈活反應,就更能安住於當下,感到更寧靜放鬆,從容不迫的面對生活中的種種挑戰。因此在嘉容的戲劇工作坊中,經常融入了各種想像力、專注力、創造力練習和即興演出,帶領參與者用各種角色切換,達到自我覺察,進一步看清真實,同時也了解家庭和外界價值如何影響自己,重新找回真實誠懇活在當下的能力。(推薦閱讀:

曾有一個重度憂鬱症的母親,在工作坊中分享她在一個心情極度憂鬱的傍晚,和孩子在河堤邊散步,當時才唸幼稚園的孩子,拾起地上的花朵,插在她的頭髮上的小故事,孩子這小小的舉動,帶給她很大的力量,讓她知道無論如何,還是有人愛她的。嘉容當下邀請所有學員一起演出那個畫面,把珍貴的那一刻再次重現、加強,讓她重新擁抱並記住如何隨時重溫這滿滿的愛,回到平衡合理的心緒,找回當下的力量,不再被負面思考所牽制擺佈。


▲聚精會神在當下演出的嘉容

行動中的人

當我們請嘉容用簡單幾句話來形容戲劇時,她立刻回答說:「戲劇是行動中的人(man in action)」,戲劇是一連串行動的組合與連結,從一個狀態過度到另一個狀態,所以沒有行動的話,無法一幕幕的接續演出,就不會有戲劇,而套用在真實人生亦是如此,倘若停止行動,也不會有所謂的人生,如同嘉容一走來的心路歷程。

在戲劇的領域已經走過14年歲月的嘉容,挺過了多次財務困難,儘管再怎麼艱辛,嘉容仍然堅持走戲劇的路,讓戲劇人生可以繼續演下去,具備隨時把專注力放在當下的她,努力保持行動,創造了更多的可能性,她回想2013年時,劇團募款並不順利,但堅持行動的她,讓自己完全活在此時此地的每一個微行動,結果那一年卻「也是創作最多的時候。當年就有三齣新戲,又去了北京駐地創作,且還有一個製作,2014 也很努力的拼出十八場演出。回頭看時,才驚覺自己居然做了那麼多事!」

活在當下,保持行動,這過程並不容易,那是個多層次的挑戰,隨時會被心智中冒出的各種想法綁架,阻斷了行動,不過張嘉容卻在戲劇中培養了這兩種珍貴的能力,她也透過戲劇將這兩個禮物送給了人們,讓我們專心一意、隨性發揮,把一切做到最好。或許正是因為張嘉容看見了人們一再的從戲劇獲得改變人生的魔法,從中的滿滿的感動,令她始終專心一志堅持在戲劇路上,不斷透過《水面上與水面下劇場》,將水面下隱藏的豐沛幸福帶給人們。


▲嘉容創作編導的《下一站出發》,結合劇場與博物館、戲劇藝術與古蹟活化的跨界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