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嚼嚼週報】是我們的新嘗試!我們知道時間總是零碎,所以【嚼嚼週報】單元力求輕薄但深刻,一口分量,讓你輕鬆帶著走;一個議題,讓你細嚼慢嚥。今天,我們看見這張照片:一個紅衣男孩死亡躺在沙灘上。

「如果敘利亞小孩死後被沖上岸這麼震撼的照片,都不能改變歐洲對難民的態度,那什麼才可以?」——英國獨立報

昨日凌晨,一張紅衣男孩躺在沙灘上的照片震驚了全世界。

這個男孩今年三歲,他叫 Aylan Kurdi(艾倫)。艾倫一家人是敘利亞戰後難民,他們因沒有庫德族身分證明所以無法拿到聯合國的難民編號,於是艾倫的爸爸 Abdullah Kurdi 希望先進入歐洲,再轉往加拿大,申請政治庇護卻遭到拒絕。(同場加映:

無奈之際,他們轉向人口販子,不但被騙了錢還是無法離開。在第三次艾倫爸爸尋求人口販子的幫助成功了,他們用人工划槳預計從土耳其的波德倫渡海到希臘科斯島,途中船身卻進水翻覆。

艾倫一家四口,只有爸爸活下來。3歲的艾倫與5歲的哥哥加利普、35歲的母親芮韓都在這片汪洋中斷了氣。

艾倫的爸爸痛心欲絕得對媒體說:「一切我們的夢想都死去了,我只想伴著我孩子的墳墓到死。(Everything I was dreaming of is gone. I want to bury my children and sit beside them until I die.)」

事實上,不是只有艾倫一家因戰爭失去人生。2011年敘利亞內戰開始,25萬人死亡,超過七百萬人流離失所,更多人開始尋找逃離管道與庇護所,然而光是今年就有超過2600人死於試圖穿越地中海到歐洲的路上。


(艾倫和哥哥)

死亡以外,這些孩子是空白的一代

除此之外,在戰爭底下人民依然是最大的受害者,國際組織統計因為這波難民潮至少有75萬小小難民無法接受教育,我們的世界有一群孩子正孤獨地面向無知。孩子面對的危險不只是死亡和受傷。聯合國調查更表示戰爭中有年僅12歲的小男孩就被招募,孩子必須參與那些血淋淋的戰場、當間諜與走私武器。(延伸閱讀:

戰爭,就像生存在一個假裝不被看見的邊境,我們無視那先砲火下的死亡。在這樣令人心碎的照片傳出後,許多人開始質疑歐洲政府:為什麼沒有對難民伸出援手?更痛批歐洲當局,「歐洲領導人投入10億歐元拯救銀行,但沒有人去解決這個問題,有夠羞恥。」

為什麼我們試圖離那些悲劇更遙遠?

我們也可以向悲劇靠近一步

這張照片引起了世界各地的關心,民眾紛紛上網反抗、投書政府、連署通過難民法案,插畫家也紛紛提起自己的畫筆 hashtag 「#KiyiyaVuranInsanlik」,給因戰爭死去的艾倫祝福。


(圖片來源:@khalidalbaih 

I hope humanity  finds a cure for visas.
我祈禱,人們找到簽證的解方。

艾倫之死如果有再次提醒我們什麼,我想會是莫忘身而為人的初衷——與人的關懷,以及人人心裡都需要的堅持,去守護一份善良。然而期望,不需要再有難民的死亡,提醒我們這件事。

向悲劇靠近一步,不只呼籲這次新聞矛頭指向的歐洲政府,更對我們自己說,對台灣這片土地說,對當權者說、對日日夜夜為抹去階級而苦的人們說。

戰爭,以及戰爭的後遺症從來不會跟隨麻木而消失,敘利雅的難民此刻依然可能為了活命非法偷渡、遠方的孩子在我們睡夢中正被逼迫拿起槍枝。那個瘋癲的世界從未消失,無論我們見或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