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一封告白信給情人、前任、曖昧,你想說些什麼?看好野工作室新作《99封告白信》裡的愛情獨白,聽獨挑大樑的女主角范曉安與我們分享戲裡戲外的她。(推薦閱讀:

范曉安,北藝大表演組畢業,以演員為業,走跳舞台影視,唱歌調劑身心。七月底完成大愛《望你早歸》的拍攝,又馬不停蹄地回到舞台劇的排練場向自我挑戰。氣質溫暖清新卻又不失幽默,可以在〈「Protis普麗斯」想要一個完美微笑_在家面試篇〉的廣告中看到她的燦爛笑容,公視學生劇展《孝悌兒童》中看見她身為人母的溫柔面向。

是什麼樣的機緣和念頭,讓她從原本學習的外交系走上表演一途?她具備了哪些特質,讓她在這條路上持續發光發熱?而在這次新作,由好野工作室製作的《99封告白信》中,她如何獨挑大樑,飾演唯一的女主角。

Q1:第一次以演員的身份站在舞台上是什麼時候?是怎麼樣的過程呢?

一切要從「政大傳院劇場」說起,當時才剛由大一要升上大二,也剛考進傳院劇場,對於演員甄選很懵懂,心裡只想著要試試看,然後到現場,學姊(導演)劉珮如就說:「來!你唱兩首歌。」我就唱,然後就上了,我的第一齣戲《野餐時光》也由此而來。在《野餐時光》裡面,我常常都說我的第一個角色就是一個鬼魂,因為那個角色就是劇中女孩的另一個面向,在劇中我對著那個女孩說:「我就是你!」因為當時真的完全不懂也沒有學過什麼叫作「演戲」,只是覺得這台詞應該是這樣讀,然後一面讀腦中就會有畫面。記得其中有一場戲是懷念媽媽,我在首演之前非常緊張,就打回家給我媽,跟她聊了一下,後來在演出的時候我感覺我媽就坐在觀眾席裡面,那感覺很奇妙,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有感覺、感動和情緒。(推薦閱讀:

Q2:在大學時期已經累積許多表演的相關經歷,讓你進入到表演所的契機是什麼? 

畢業之際,規劃未來的時候,完全沒有表演這個選項,那時我所能想的選擇就是:找工作、延畢作交換學生或是考外交特考(考公務員)。我在政大的最後一次演出,珮如(《野餐時光》的導演)回學校看戲,演後她問我:「你要不要去考北藝大表演所?」我還記得她問我是12月30日,那年12月31日北藝大研究所報名截止,我在最後一天報名。備審資料呢,截止前九分鐘到郵局把資料寄出去。

還記得那年過年,我帶著厚厚一疊考試書目回家,爸爸媽媽看到那些書目的名稱,開始有了擔心的念頭,要我好好的跟他們聊一聊未來的規劃,或許這也成為我日後不能放棄的原因,我考上了,我從表演所畢業,這是我選擇的道路。(延伸閱讀:

Q3:在表演所的生活中有顛覆你對表演的想像嗎?

「要把自己站穩了,才用自己去詮釋好一個角色」

我覺得進到北藝大很珍貴的是有很多「機會」,可以接觸到各式各樣和表演有關的,和劇場有關的。更珍貴的是,懂得如何和自己獨處,很多課程的最終目的,是要我們內在探索,崩解之後才能真正瞭解自己是誰,然後再造。雖然表面上這和表演技巧沒有直接的關係,但相對於過往,我更懂得生活,活在當下,更瞭解自己,「要把自己站穩了,才用自己去詮釋好一個角色」。(你會喜歡:

Q4:曉安是個各方面能力都非常優秀的女生,為什麼選擇了表演作為未來的道路?

「不是我選擇了表演,是表演選擇了我。」

如果當時沒有考上表演所,或是畢業之後完全沒有表演的機會,我可能就不是現在的樣子,所以與其說是我選擇表演作為未來的道路,倒不如說我的能力和表演的機緣慢慢地讓這條路成形了。

也或許也是我知道自己還有很多能力,所以更放心地往這條路走吧!如果不能支撐生活是沒有辦法談夢想的,我知道自己具備什麼樣的能力,可以在表演的案子還不夠穩定的時候供給自己生活所需,管理自己一天所需的開銷,因為生存不能繼續,心不定就很容易放棄,讓自己的心可以很沉靜去體驗每一天的生活,或許機緣也就因此而來。

Q5:你怎麼看待表演和生活,演和不演之間,有過入戲太深的經驗嗎?
 

「好玩」很重要!「生活是體驗,演戲是出口」。

我做每件事情都抱著好玩的心情,生活中其他事情也是,像是我去學吉他、參加音樂營、衝浪、滑板、學做麵包……,體會過了,這些事情又成為我表演的養分。生活這件事應該要被擺在更高的位置,生活中包含表演、工作,我不敢說我很會表演,但我熱愛生活。

演出的時候,我是一個很控制自己的人,我想我不會入戲太深,可能是因為在一次次排戲中,我都會設計好每一個細節和表演的路線,其實剛開始我沒有發現我有這樣的習慣,這是和我一起演戲的人的觀察。但後來我想,不能放棄這些細節,因為當細節都設定的很完整,在限制中會找到更大的自由,而且這樣也會讓每次演出都可以達到水準,甚至水準之上。(推薦閱讀:


Q6:在這次《99封告白信》中的表演,對你來說面臨著怎麼樣的挑戰呢?

「獨腳戲」

在這之前我只做過一次獨腳戲,當時我曾和我的表演老師討論過,這是一個非常不符合一般狀態的表演,意思是日常生活中,一個人不可能自己喃喃自語講這麼多話。因此,需要很多形式和方法,才能讓獨腳戲繼續。

最常見的方式是一人分飾多角,但對我來說這是很困難的,在角色和角色間瞬間的轉變,依照我現在的表演方法來說不容易達到,顥燁便從我的演員特質找尋劇本創作的素材,不必分飾多角而是呈現一位女性的眾多面向。獨腳戲在排練的時候,我經常需要問導演顥燁,我現在在哪?我在跟誰講話?是攝影機?是牆壁後面的人?是……?必須要確定這些事情,和背後動機,才能讓表演繼續下去。

另外,雖說是獨腳戲,但我的對手其實有影像、音樂、舞台上的信紙……,在排練的時候還有導演,當這些元素進入到表演的時也是很大的挑戰,我必須傾聽的對象不再只是自己或其他舞台上的演員,而是囊括整個劇場的元素。

Q7:你覺得你和女主角沈怡君因為開始飾演她有產生什麼特別的連結嗎?

想找到自己的獨特性卻又不敢太特別。

在最一開始還沒有這個角色的時候,我和導演顥燁聊了很多,去了解顥燁想要創造一個什麼樣的女性,以及她為什麼有這樣想法。再從這些想法裡,加上後來成形的劇本,我建立她的基本資料,像是生日、星座、血型……,我必須根據這些事實,確定這個人的存在然後才能飾演她,甚至去想像她和心儀的對象第一次碰面的情景,對方穿的是帶有非常細微藍色條紋的襯衫,穿著上班族的西裝,非常具體。

雖然我跟劇中女主角沈怡君,個性相差甚遠,但我理解她,我用我們曾經都有的經歷和她有所聯繫,像是戀愛的面向、心動的時刻、告白信中的字句。我覺得這個角色其實很平凡:29歲的上班族,想找到自己的獨特性卻又不敢太特別,也會想和別人不一樣。就像我也會想和其他人不同,只是我更勇敢地作出選擇,所以在飾演怡君的時候,我會回頭想,如果今天我安分的上班,會是怎樣的生活。(推薦閱讀:

Q8:你覺得怡君和現代都市之間是什麼樣的關係?

或者我們說這個社會好了,根源還是回到「人」,因為社會還是由人組成的。我沒有辦法絕對的認定這個社會是對的或錯的,以及強加在怡君身上的壓力是什麼,但我想關鍵是「同理心」吧!人有沒有辦法用同理心去理解和對待彼此,我覺得是很重要的因素。

另外,這個社會雖然提供了很多框架,但也給我們很多選擇,這個角色很有趣的地方在於,她既不是貧窮線底下毫無選擇的人,也不是完全自由的,就和在現代都市的我們一樣在看似無限制卻有限制的邊緣遊走。

Q9:最後,再一週不到的時間就要正式以沈怡君的身份在觀眾面前亮相了,給觀眾一封告白信吧!

來看演出吧!

我覺得這是一個很豐富,很有誠意的製作,而且顥燁和這個團隊真的把自己最好,最棒和所想要呈現的各種面向都呈現在觀眾面前了,只要願意進來劇場,一定都可以拿到屬於自己的東西回家。所以,來看戲吧!

 

圖片來源:

「好野工作室」第五號作品|《99封告白信》(The Confession)

好野工作室 W.H.Y. Wilders Studio
好命幸運的人們,聚在一起肆無忌憚的撒野。由王顥燁發起,期許以撒野般的冒險實驗精神,持續關注城市人物風景。透過廣邀藝術家參與創
作,進行大量討論及對社會現象的反思,企圖於劇場藝術中實驗當代新美學,發現更多的可能性,同時引發思考,使劇場藝術持續於日常生活
中發酵。
Facebook 
tumblr 
E-mail:whywilders@gmail.com

攝影|李欣哲
演員|范曉安
編導|王顥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