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價值定義時常建立在老公與孩子的成就、以及所擁有的財富。當一個媽媽執著或迷失於自己『女性的價值』時,一定會非常痛苦,因為任何一個人都有其獨特性與創造發展,不會有任何人於其靈魂深處希望被物化、以滿足這樣單一又困難的女性價值標準。(推薦閱讀:


(圖片來源:來源

不知各位媽媽們是否跟我一樣,自從孩子呱呱墜地後,每天分身乏術的算奶量、換尿布、晒棉被、收玩具、做副食品、打掃等的瑣事中,不僅勞累,而且長期睡眠不足的情況下,常常覺得自己腦力大不如前,有時候看到身為女性的單身同事,能夠靈活積極的開創自己的事業,相比之下,除了越發憂鬱之外,還一度不知自己存在的價值在哪裡了呢?

社會媒體似乎不斷的催眠著年輕女性,只要有姣好的身材外貌、優雅的氣質,要找個好丈夫、擁有夢幻的婚禮、每天喝貴婦的下午茶的下半輩子,絕對沒有問題!而這些就是社會定義女孩子價值的基本方式。然而現在看自己,孩子生了、老公也決定了(顯然,多數女性也沒嫁入豪門),身材也變了,好像自己一樣也沒有符合婚前那套女性的價值觀。這不是老公有沒有努力的問題,實在是有小孩後跟本就優雅不起來了!(推薦閱讀:

那婚後的女性,就應該當一個好媽媽好太太吧!你以為這麼簡單嗎?感謝媒體!兒子漂亮老公乖、身材臉蛋一級棒,外加還可以一邊寫部落格作團購賺進大把鈔票的媽媽彷彿比比皆是。似乎傳統為人妻母的角色框架,已經偷偷加上了經濟獨立、又能把孩子教養好的辣媽角色。我說,這個社會是要逼死誰呀?似乎連媽媽這角色都進入前所未有的高規格比較了。相信做媽的都同意,哪一句話會是壓死媽媽最後一根稻草?一定是:『別的媽媽都可以,你為什麼不可以!』,因為這句話充分引發了女性對自我價值感的自卑情結。


(圖片來源:Chris JL@Flickr

社會太在意女性的價值,而這些女性的價值定義卻是建立在老公與孩子的成就以及所擁有的財富。很顯然的,這套價值觀絲毫與『個人獨特性』無關,當我們把一個與『個人獨特性』無關的價值觀套用在一個人身上時,我們其實就在『物化』一個人。當一個媽媽執著或迷失於自己『女性的價值』時,一定會非常痛苦的,因為任何一個人都有其獨特性與創造發展,不會有任何人於其靈魂深處希望被物化以滿足這樣單一又困難的女性價值標準。(你會喜歡:

仔細想想,這社會基本上也把男性物化了呢!男性被物化的標準就是『所擁有的財富』。工商業的社會,一個人的價值漸漸地建立在其『所擁有財富』,而不是在他『做了多少事』。因此,在這樣的標準下,一個每日工作十小時的藝術家會比每天炒房地產弄得民不聊生的富豪還缺乏身為人的價值。我們心理知道這是錯的,但很不幸,這個社會就是這樣看人。也因此,很多男性在卸下賺錢的責任退休後,更容易迷失自己,倍感無能。

身為女性,幸運的是可藉由生孩子的機會,或許因忙碌、憂鬱等,比男性更提早的思考,身為『人』的價值。我相信任何一個人的價值不應該建立在老公與孩子的成就,以及家庭的財富上面。

那什麼是人的價值呢?

『一個人與他人的連結方式』,這樣的聯結方式才是生命最根本的『存在感』的來源。有些人,透過身體力行幫助別人,能與身邊的人建立了較直接卻深刻的關係;有些人能透過窩在實驗室,卻與更多的人建立間接但是更為永恆的關係。這些與人的關係,有的直接但是短暫,有的則是間接但是永恆。有的與周圍的親友產生關係,有的與廣大的民眾或與下一代人類產生關聯。同樣,身位媽媽,也能選擇自己身為人的價值—與其他人連結的方式。與家庭的孩子連結多一些?還是多投入社會一些?(推薦你看:

你說,這樣豈不是不負責任的媽媽了?

當然不是!生孩子雖然代表媽媽邀請新生命加入自己未來人生的冒險,他們是黏人的夥伴,因此人生藍圖難免必須考慮他們的存在,是一個責任,但,絕對不是一個媽媽生命『唯一的』存在方式。

如果你問我,什麼是女權?我會說,女權是超越男女公平的問題,是女性能尊重自己身為人的價值(選擇與親人和社會的連結關係)的權利。即使與『幾個』孩子產生關聯,媽媽都能夠為自己思考,不再交給社會習慣、親友、假象中會孤單的孩子,或是對年老疾病的恐懼做決定。女性能真正重視自己生命的存在,勇敢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才能教導出勇於面對未來的新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