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主題,讓我們來好好從「自己」談起。除了舉辦首次的大型活動:5/23 我愛我自在節,也邀請作者從「自己」此一主題撰文。女人迷作者半寧布衣,希望透過女人的再婚議題,談談自己以及環境場域的互動,你選的對象,其實也反映你的自我認知。(推薦閱讀:《壁花男孩》在酸酸甜甜的青春裡站穩自己

提到今年年初最「吸睛」的作品,至今仍有首輪戲院上映的《金牌特務》絕對榜上有名。

然而,當我的的噗浪上漫溢著一片對 Galahad、Merlin、Eggsy 的愛慕之情,讓西裝與禮帽在近年主流的拳拳到肉硬漢風中再次殺出一條血路時,(延伸閱讀:不能抗拒的紳士特務!電影中的經典西裝型男)我卻一眼注意到片中的一位女性角色。(這是女人迷作者的職業病嗎?)

Michelle Unwin,主角 Eggsy 的母親。她的戲份不多,不多到我在網路上搜尋不到她的劇照,但她卻是個重要角色,因為她影響了主角 Eggsy 所有的決定,包括離開體操隊、退出軍隊。當 Eggsy 終於成為一位金牌特務,他想做的,也是將母親接到組織提供的房子裡住。

除了作為 Eggsy 的母親,Michelle Unwin 本身,其實也有值得注意的地方。

關於再嫁:對象、後果、造型設計與其他

如果對《金牌特務》的開場戲有印象,會發現 Michelle 的形象出現了巨大的改變。

在 Eggsy 的父親陣亡後,Galahad 來到 Michelle 家,從那個場景中,可以看出他們的家裡鋪著木地板,裝潢是比較暖色調、木質的。小 Eggsy 坐在地上把玩著玻璃球。但十七年後,同樣的房子裡,變得擁擠而陳舊,整個房子內部是以白色為主,觸目所及沒有任何裝飾或非實用性的物品(比如十七年前那個玻璃球),顯然經濟條件不如以往。而 Michelle 的造型,從第一幕俐落的中分短直髮、穿著入時,到後來的場景中,長捲髮、毛躁蓬亂,穿著簡單樸素的褲裝。

雖然網路上已經有了眾多關於英國階級的討論(請參考:Luci Chen:金士曼、圓場以及穿著西裝的紳士們),不過即使是被Galahad 視作平民實驗的 Eggsy 父親,從家中裝潢、妻兒穿著、氣質來看,其實還是屬於平民中較為富裕的一群。照理來說,Michelle 的氣質、學識、能力在十七年中不至於有太大的改變,那麼電影中呈現出 Eggsy 家境與家庭氛圍的巨大轉折,問題並不是出現在 Michelle 的身上,而是這個家的男主人變了。

從得以入選為金牌特務的紳士 Eggsy 父親,到角頭老大 Dean。

如果只是要用家境困頓來使 Eggsy 成為片中急待改造的街頭混混,如果只是要用黑幫威脅促使 Egssy 加入金牌特務(甚至只是要給 Colin Firth 繼1995年出水芙蓉後最具吸引力的酒吧打鬥鏡頭),Dean 完全可以只是一個時常騷擾 Eggsy 家的黑道份子,不需要登堂入室成為 Michelle 的同居人。

然而,Michelle接受他了,與他生下一個女兒。自己也從一個保養得宜的中產階級,成為一位疲憊蒼老的主婦。

女人迷的五月專題是「自己」,在討論這個議題時,我們常常想到的是自我實現、自己的價值、自己的......,好像智利詩人聶魯達說的:

——彷彿我有多重要
以致世界連同其植物之名,
在它四周黑牆的競技場裡,
除了接納我或不接納我別無選擇。

但其實,一個人所選擇的對象,會影響她的生活氛圍、對自己的認同,甚至外貌。從 Michell e前後兩任丈夫對她的影響,我看出這點。

如果 Michelle 的改變只是偶然,那就讓臺灣連續劇中的角色做一個對照吧,看到 Michelle 的時候,我總是想起她:

看到這張照片,也許大家還不太能意識到她是臺灣電視劇《下一站,幸福》中的哪一個角色,因為在劇中大多數的時間,她是以這樣的形象出現的:

她是女主角梁慕橙的繼母,被稱為小阿姨。

Michellee Unwin 和小阿姨,雖然年代不同、國籍不同、出現的篇幅不同,一個出現在動作電影、一個出現在愛情連續劇,但她們有一個共同的特色:她們再嫁,而且嫁得不好。

回聲:小阿姨的形象、擇偶條件與其他

小阿姨形象的前後差異可以從上面兩張照片看出來,在慕澄的父親身邊的她,長髮飄逸、披著披肩、背著名牌包包;後期的她則穿著花上衣、運動褲、燙了一頭短捲髮。(到底對捲髮有什麼偏見?!)

照理來說,Michelle 和小阿姨的氣質、背景、學識並不會因為與不同的人結婚而有所不同,但她們兩段婚姻所呈現出的生活條件卻截然相反。

兩任丈夫除了提供的生活條件不同,本身的條件也天差地別。第一任丈夫相對來說,是高、帥、有氣質的,第二任丈夫則猥瑣不堪。第一任丈夫在敘事中,兩人的感情是完全形而上的,比如 Michelle 的丈夫在出場就過世了、慕澄父親留下的是一家去買蛋糕的和樂。第二任丈夫則有關於身體情慾的敘述,Michelle 在兒子的面前被輕薄、小阿姨則有向丈夫主動求歡被拒的描寫。

不但客觀條件不同,兩任丈夫對她們的感情也不同,Eggsy 的父親與 Michelle 的關係雖然沒有多加描寫,但從他陣亡後,Michelle 不要金牌特務的幫助,而只要“I want my husband back“,對照 Eggsy 在片尾要接母親離開繼父時,Michelle 欣喜地站起來,可以看出她對兩任丈夫的感情不同;而且 Dean 也是個長期家暴施虐者。在《下一站,幸福》中,小阿姨的第二任丈夫財叔則一直騷擾女主角慕澄,對於妻子也是非打即罵。(延伸閱讀:這真的是我要的婚姻嗎?二十個藏著「但是」的婚姻殺手

妳所選擇的對象,反映了妳對自己的認知

Michelle 和小阿姨這兩個各方面條件截然不同、命運卻雷同的女性,讓我想到的是,一個人所選擇的對象,反映了對自己的認知。在一位女性自身條件沒有太大差異時,兩段婚姻所挑選的對象卻有極大的落差,不管是因為對第二次的婚姻要求沒有這麼高,還是因為痛失所愛後的自暴自棄,都反映了她們對自己的認識:「我不值得被好好對待。」(推薦閱讀: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練習:我們值得被愛

所以,在故事開頭美麗、優雅的少婦,成為故事後半粗俗、平庸的婦人。而第二段痛苦的婚姻,除了折損她們的美貌,殘害她們的子女,還把她們曾經柔軟的內心打磨的粗糙、堅硬,使他們對於發生在自己或子女身上所有的暴力和侵犯忍氣吞聲。

受到現代教育的女性如我,在想到「自己」的時候,常常會關注的是自己本身。可是,即使在當代的電影電視中,仍然可以看出建立長期情感關係的對象不但會影響女性的自我認知、生活品質,同時也反映出女性對自我價值的認識。

也許,當我們攬鏡自照發現又多了一條皺紋,又或者,對於自己的伴侶有許多埋怨,這都是重新審視自己的警訊。(同場加映:寫在摯愛大維亡後,雪柔:謝謝你成為我的夥伴,讓我能挺身而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