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的終點必然是婚姻嗎?我們常想著,「結婚」究竟是幸福的證明、還是幸福的牢籠?聽聽四段漂洋過海的相愛故事,或許你會找到最忠於本心的那個答案。(延伸閱讀:

婚姻對我而言從來不是那麼重要。

我甚至在更年輕的時候仔細地思考了一下結婚的必要。我來自一個單親家庭,雖然這並不代表我會缺少什麼,但這著實地讓我覺得婚姻這件事在人生的列表中並不是一件非要完成不可的事。我並不清楚身邊的人是怎麼看待婚姻這件事,或許是因為身處於英國,婚姻,這帶有點隱私意味的話題,並不是一件常常會討論到的事情。因此,當我知道這個月的主題是關於婚姻時,我非常苦惱。

我無話可說。

我連對於婚姻的想法都捉摸不定,我又該如何把它帶到檯面上認真的討論呢。現在的我擁有一段穩定的戀情,我們互相見過彼此的家人,雖然談不上是非常熟識,但我想彼此都有好感。但是結婚呢?我不知道。這對我而言是一個好久之後才要思考的問題。(你會喜歡:

後來,我決定不討論了,我想,或許還有很多女人們跟我一樣,一樣徬徨,一樣不想思考,或者經過思考後還是不知道答案。親愛的,我們不用急著思考,不用急著給任何人一個交代,不過讓我們聽聽來自倫敦的四個故事。身在傳統白人家庭的他和她,在香港長大後來在倫敦工作的她,以及在台灣長大,在英國攻讀碩士決定再拿下一個博士的她。

這些人,同樣在 20s 的他們,在想什麼。

「我不是騎士,妳亦不是公主,但,願我們能互相守護,並成為蕩漾在彼此心中最忠實的回音。」 ——25 歲的他,一直都知道他會走入婚姻。


(圖片來源

他笑著說,“all you need is love. ”你一定要放上披頭四的這句話,這就是婚姻最好的註解。

他今年25歲,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一個滿意的女友。她真的很棒,他說。他看著他的父母,並形容他們是對方的心靈伴侶(soulmate),這讓他從來沒有懷疑過婚姻的意義,並深信這是一件一定會發生在他生命中的事。「我一直知道自己會成為一位丈夫和一位父親。」他說。原生家庭帶給他的,不只是教育,不只是支持,也成爲他未來婚姻中重要的典範。他的父母在我耳中聽起來,就像是典型的白人家庭。所謂的傳統,印象中的門當戶對,都可以拋到腦後。(推薦閱讀:

如果。如果你夠幸運找到一個可以相守一生的心靈伴侶。

雖然這和我心中的答案非常相似,但是聽到的當下,心中仍然閃過淡淡的衝擊。原來,一個人和另一個人的結合,真的可以如此單純。

只要我們彼此認定對方,只要我確定你就是我魂牽夢縈的未來,我們就可以試著,用盡全身的力量創造一個屬於我們的未來。我們,就結婚吧。

結婚吧,讓我們成為能挑戰對方的人,讓我們成為彼此生命中最忠實的回音。在我犯傻犯蠢的時候,我相信你一定會老實的告訴我,這將會是多麼種要,因為這代表從今以後我把自己完全的交給你。

完全的。

「我沒辦法用一句話形容我的理想伴侶,那從來不是『一個特質』這麼簡單。」—— 22 & 24 歲的她同樣對於走入婚姻感到深信不疑。


(圖片來源

24歲的她,同樣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婚姻對她而言也是一個在生命中必然發生的事情。「我從來沒有想過我不會結婚,只是現在還不是一個對的時間點(right time)」。同樣提及原生家庭的影響,她說在那樣的家庭環境下,她從來沒有思考過不要結婚。

跟我期待中的答案相仿,來自西方文化的她,家人從來沒有為他未來的伴侶設下任何限制。

「但是我會非常希望我的伴侶能得到父母的認同。」
「沒錯!」她說。她,22歲,同樣有著一份穩定的工作,畢業於一所頂尖的大學,身上留有東方的血液,但受著西式教育的洗滌。
「父母看過的東西比我們多太多了,如果我的伴侶不被他們喜歡,我猜,他們一定看到了些我看不到的東西。」

縱然來自不一樣的文化,家人的肯定卻對他們有著一樣的重要位置。雖然,結婚從來不是兩個人的事,但也不完全是兩家人的事。或許,隨著時代的演變,許多被視為婚姻的重要因素的物件,已被歸類為傳統,可以考慮被接納,或者被割捨。在倫敦,我看到兩個剛剛大學畢業的女孩,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卻有著類似的思維。(延伸閱讀:

「正因為我們的成熟,所以我們知道現在不是結婚的時候。」

當我問道,所以現在沒有把婚姻納入考慮是因為覺得自己還不夠成熟挑選對的人嗎?我會這樣問的原因,無非是因為身旁的朋友,有些已經踏入婚姻,結婚的原因都並非是因為有了新生命的誕生,而是覺得,是該結婚了。

結婚吧!Why not?不過,她們是這樣回答的,「正因為我們的成熟,所以我們知道現在不是結婚的時候。」

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答案。是啊,知道自己的狀態,擁有聆聽自己內心的能力,這就等於我們擁有了自己的主導權,何嘗不是一種成熟的表現呢。

「他有一切我沒有的,他可以給我我所渴望的。他讓我覺得,他就是那個人了。」—— 在 late 20s 的她曾經以為自己不會結婚了。


(圖片來源

那個人。聽起來很空泛,但從她的嘴裡說出卻變得甜蜜。她來自台灣,現在正在倫敦攻讀博士,男友在碩士畢業後就回了香港。恩,是段遠距離。

遠距離的甜蜜與委屈,我想我這種一年內只有暑假兩三個月的偽遠距是沒辦法想像的。但是日夜顛倒的時差,海峽與大陸的距離並沒有動搖她的心。(推薦你看:

她想結婚,且她相信,他也是。

曾經,她以為他並不存在。「我還曾經做了不結婚的打算。」但誰知老天為她安排的他竟隔了海峽,然後讓他們在另一片土地上相遇。如果單純的從外在條件分析,他們有可能永遠都只是平行線,但是,經歷了幾段愛戀後,她拋下了那些禁錮她的條件,讓一個不那麼完美的他,填滿她圓的缺口。那些偏好,好像本來就不應該存在。

「就算他不在我身邊,想到他我就會笑。」她笑得好甜,好靦腆。在那一瞬間,我便明白了,這就是愛。

All you need is love.

婚姻這個話題仍然離我很遙遠,我想”因為成熟,所以知道現在不是結婚的時候,這句話或許也可以借我套用在自己身上。不過,但願當我走到一個我認為該結婚的年紀時,我還會相信婚姻的純淨與意義,並且確定我身邊的那一個人就是「那個人」。

但願,我們都能溫柔的填滿彼此生命中的缺口。

六月主題,婚不婚?Let's Marry Me!

責任編輯: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