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現代人生活壓力大,喜歡透過泡溫泉、做SPA紓壓,但妳知道嗎?自十九世紀起,這類的水療法有了系統性的理論為基礎,更有一群專家去擁護和實踐,連大名鼎鼎的《物種起源》作者達爾文與《雙城記》作者狄更生都曾嘗試,到底當時的水療有什麼迷人之處和功效呢?讓我們一起來發現。


1849年,離著名的《物種起源》出版還有十年,達爾文(Charles Darwin)已經因為工作過度而滿身病痛。在親友介紹下,他到了位於倫敦西北方的城市 Malvern,去做水療。(推薦閱讀你累了嗎?工作與生活間的平衡法則


Malvern的教堂街

對達爾文以及同一時代的英國人來說,水療是新的,也是舊的。

水療沒那麼新鮮,因為人們早就相信泡溫泉或者做 SPA 可以改善身上的一些病痛,這樣的信念甚至可以追溯到古希臘時期;但水療又很新奇,因為從十九世紀開始,水療不僅有了系統性的理論支撐,同時也出現了特定的程序和方法,更重要是有一群專家背書。幫忙達爾文做水療的醫生James Gully,就是這套技術熱情的擁護者和實踐者。

James Gully 畢業自愛丁堡大學的醫學院,又到巴黎受訓,最後回英國攻讀醫學博士學位。起初他在倫敦執業,就和大多數醫學院畢業生一樣。但他很快注意到,在歐洲大陸有種新的治療方法正在風行,人們稱之為 hydropathy,或者用簡單一點的字來說,叫冷水治療(cold water cure)。


 一些描述水療的滑稽漫畫

水療的知識在短時間內,就從歐洲大陸譯介到英國。而敏銳的 James Gully 立刻就與朋友在 Malvern 開了一家水療中心。

為了讓更多人認識這個新穎的技術,James Gully 特地撰寫了一本厚達四百多頁大書,詳述各種症狀及其對應的治療手段。書出版後意外的暢銷,一連再版了五次。而達爾文也看到了這本書。

當時達爾文已經為身體上各種怪毛病,包括頭暈目眩、呼吸困難等問題,煩惱了好一陣子,他尤其深受嘔吐所苦。糟糕的是,達爾文試遍各種治療方式都不見效果,醫生甚至不知道問題究竟出在哪裡。因此,儘管有些猶豫,他最終決定給水療一次機會。

和今天的水療或 SPA 有些不同,當達爾文踏入 Gully 醫生的水療中心時,他可沒打算休息一個下午就離開。相反地,當時的水療要持續好幾天,而人們就這麼把家當帶著(包括家中僕人),在水療中心中住下。

按照水療中心的規劃,每個「病人」在早上五點鐘就要起床,把全身衣服脫光,中心的人員會用濕毛巾包住身體,再包上毯子。就這麼維持著一個鐘頭後,服務人員會在拿幾桶水往病人身上倒。早晨的療程到此大致結束,有些病人會選擇出去散散步——這是 Gully 醫生十分鼓勵的行為。

然後是早餐,清淡的早餐。在此之後,人們則可以自由選擇各種水療的方法。有些人會戴上所謂的腹帶(Neptune Girdle),像是束腹般的器材。有人則選擇泡澡。到了晚餐時間,也有專人負責供應。(延伸閱讀:營養早餐新吃法,讓妳健康有活力!

水療的場景,注意中間那位是下半身泡在水桶中,右邊那位則用毛巾包住全身。

這套方法到底有沒有效呢?看看達爾文吧。他第一次到 Gully 醫生的水療中心,把全家都帶去,住了兩個月。事後,達爾文明顯感到自己精神變好,身體狀況改善了。之後他又陸陸續續去了幾次,並且相信水療絕不是一般的江湖騙術。因此,當女兒身體出現毛病時,達爾文也把她交給 Gully 調養。

達爾文只是 James Gully 眾多著名病患中的其中一個。寫下《雙城記》英國小說家狄更生(Charles Dickens),說過「未哭過長夜者,不足以語人生」的歷史學家卡萊爾(Thomas Carlyle),皆曾先後在不同時刻拜訪過Gully的水療中心。

這說明了 James Gully 的事業非常成功,這與水療在英國受歡迎的程度一句。根據統計,十年之內,英國境內類似的水療中心,就從兩家迅速增加到二十四家。光是 Malvern 一地,旺季就吸引六千名遊客前往造訪。

就算不進水療中心,許多人—尤其是女性—也會在家中用簡便的器材,照著 Gully 醫生所指示的方法,進行自我治療。


二十世紀上半葉的水療

一直到二十世紀上半葉,水療仍在許多醫院裡施行。甚至時至今日,SPA 在日常生活中仍然相當普遍,但與達爾文的時代不太一樣,水療的醫學治療的色彩降低了,而休閒的成份提高了。十九世紀的人們以休閒之名,行治療之實,我們則正好相反。(同場加映:一輩子一定要泡一次!馬來西亞五星級飯店的草莓SPA

當我們泡在熱騰騰的澡缸中,盡情地讓水柱拍打身體之際,大概很少會想起,早在十九世紀,就有人這麼認認真真地看待水療。

 

現代人的紓壓妙方
〉〉超快!10分鐘瘦臉按摩:全臉與舒緩按摩
〉〉最聰明的美肌保養!泡澡美容法
〉〉七種簡易釋壓方法,放鬆身心好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