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人生中總是充滿了恐懼,我們得不斷在每個生命關口,為自己的人生做出選擇。每當我們要選擇前進或是停留之際,總會感到一股強烈的不安全感,如果沒有好好的正視那種感覺,就容易被吞噬。一起看看歐普拉的生命智慧,和他一起大步邁開腳步!(同場加映:學習與恐懼共處

要怎麼做,我才能更透徹了解自己的潛能?至今我仍如此問自己,特別是在思忖人生下一階段要做什麼的時候。

在我做過的每份工作,住過的每座城市裡,我總是盡力學習成長,每當我的成長已經到達極限,再也無法突破時,我就會知道是時候離開,繼續前進了。有時候,一想到要往前邁進,我就怕得要命。但是,每次我都從中學到勇氣的真正定義──即使害怕,膝蓋抖個不停,你還是往前跨步。唯有勇敢起步,才能邁向宇宙為你準備的壯闊美景。如果你任由恐懼宰制,就會動彈不得。一旦你落入恐懼的掌控中,它就會盡一切力量,讓你無法成為最好的自己。


(圖片來源

我所確知的是,不論你害怕的是什麼,那些事本身並無力量──真正擁有力量的是你的恐懼。事物本身根本動不了你,但恐懼會奪去你的生命力。每次當你向恐懼屈服,你便會失去力量,而恐懼吸收了你的力量,變得更強大。這就是為什麼不論眼前的路看起來多難走,你都必須督促自己超越焦慮,繼續往前走。

幾年前,我每天都會在日記裡寫下這個問題:「我在害怕什麼?」隨著時間過去,我終於領悟,儘管我外表常常看起來很勇敢,但內在卻飽受束縛。我害怕別人不喜歡我。我也恐懼,一旦拒絕別人,別人就會排擠我。我做的每一件事、每一個念頭、每一句話,甚至是我吃的每一口食物,都跟如影隨形的恐懼有關──而我任由它阻礙我認識真正的自己。(同場加映:挑戰自己,每天做件令你害怕的事吧!

費爾醫生(Dr. Phil)常說,你無法改變你不承認的事實。在我挑戰內心的恐懼,開始改變對自己的信念之前,我必須承認,是的,我一直恐懼不安──而我的恐懼是一種奴役的形式。尼爾‧唐納‧沃許說過另一句名言:「只要你仍擔心別人對你的看法,別人就會一直是你的主人。唯有當你再也不需要從外在獲得認可,你才成為自己的主人。」

當你鼓起勇氣投自己一票,敢於挺身而出,大聲說話,改變自己,或甚至只是跳脫他人制定的規範行事,確實後果不一定會讓你歡喜。你可以想像得到,前方多半會有阻礙絆倒你,別人可能會說你腦子秀逗了。在那個當下,你可能會覺得整個世界好像都起而對你說不──你不可能成為那樣的人,你做的事不可能成功(當別人一直以來都對你有特定的期待,而你一舉超越他們的認定時,肯定會引發他們的不悅)。

在這種脆弱的時刻,你的恐懼和自我懷疑可能會讓你動搖。你可能感到筋疲力竭,因此想要放棄。但是,另一條路更糟:你會發現自己陷入一成不變的窠臼中,一連數年。或者,你會長時間陷入後悔的煎熬,老是想著,要是當初我沒那麼在乎別人的看法,如今我的人生會是什麼樣子?(延伸閱讀:你不需要總是堅強:五個面對脆弱的方法

又或者,要是你現在就決定不再讓恐懼阻礙你,你的人生又會如何?要是你學著與恐懼共處,乘著恐懼的浪頭,抵達你從未想像過的高峰呢?你可能會跳脫大家對你的期望,終於關注自己內心真正的需要,體驗到前所未有的喜悅。而且,最終你將明白,除了對自己之外,你不需要對任何人證明什麼。這才是無懼地活著,持續追求最佳人生的真正定義。


(圖片來源

我永遠都忘不了下定決心永遠選擇自己的那一瞬間。我還記得當時我身上穿的是什麼(高領毛衣和寬鬆的黑色長褲),我人在哪裡(主管的辦公室),當時坐的椅子外觀及坐起來的感覺(棕色渦旋紋花樣,坐起來太深了,椅墊又厚又軟)──當時,我的主管,也就是我工作的巴爾的摩電視台總經理,正對我說:「妳在芝加哥不可能會成功。妳現在走進的是地雷區,而妳甚至看不見地雷在哪裡。妳這是讓妳的事業自絕生路。」

他用盡一切手段,想利誘我留下來──更多錢,公司配車,新公寓,最後還恐嚇我:「妳一定會失敗。」

當時我不知道他說得對不對,也沒有成功的自信。但是,不知怎地,起身離開之前,我鼓足勇氣,對他說:「你說得對,或許我不會成功,也或許我正走進地雷區。但如果這些都要不了我的命,至少我會持續成長。」

那一瞬間,我選擇了快樂──歷久不衰的快樂每一天都陪伴在我身邊,因為我下定決心不再恐懼,往前邁進。

留在巴爾的摩,對我是安全的選擇。但是,坐在主管辦公室的時候,我心裡非常清楚,如果我讓他說服我留下來了,那將會一輩子影響我對自己的感覺。我會老是想,要是我走了,未來會怎樣?就那麼一個抉擇,改變了我人生的軌道。(和你分享:1句話,立刻說服他:順利溝通的三大技巧!

如今,我活得興高采烈、心滿意足(我把這定義為快樂),對於我承諾的一切充滿熱情:我的工作、我的夥伴、我的家、我的感謝──我呼吸著自由與平靜的空氣,每一口氣息都讓我深深感恩。而讓這一切更加甜美的是,我確知創造這份快樂的是我。這一切出於我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