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寄出的那封情書裡,歐普拉看見了二十九歲時,愛到失去自我的時刻。現在的她領略到,愛從來就無所求,一直都在自己身上。真愛,是展現最真實的自己。(你也會喜歡 六月:真正的愛,是放心給彼此空間

讓我們面對現實吧:「愛」已經成了老掉牙的話題,大家一談再談,愛變得淺薄而戲劇化,造成人們對愛廣泛的錯覺,誤以為愛是什麼、不是什麼。我們絕大多數人都看不見愛的真貌,因為對於愛是什麼(愛應該要讓你神魂顛倒、心蕩神迷)、愛苗應該如何萌生(絕對少不了身材高、修長,機智、迷人等配套),我們都有自己先入為主的認知。於是,如果愛並非以我們想像的模樣出現,我們便認不出它來。(延伸閱讀相信自己,相信愛

但,我所確知的是,愛就在我們身邊。不論你置身何處,都有可能愛與被愛。愛,以各種形態存在。

有時候,我一走進我家前院,就可以感覺到院子裡的樹散發出愛的頻率。只要你尋求愛,愛就會為你所得。

我看過許多女人(包括我自己)因這個浪漫的想法而暈頭轉向,相信唯有找到某人讓她們的生命完整,她們才會完美無缺。你仔細想想,這念頭是不是既荒唐又糊塗?你本身就是一個完整的人。要是你覺得自己不完整,你必須獨力以愛填滿自己空虛、倦怠的心靈。一如愛默生所言:「唯有你能帶給自己平靜。」

我永遠都忘不了,有一回我清理抽屜,從裡面翻出一疊紙,我看完那十二頁內容,整個人愣住,久久不能自己。那是一封情書,當年我寫給交往中的男友,但從未寄出(感謝上帝我沒寄出去)。我那時候才二十九歲,一心一意只想著這個男人,整個人深陷執著與絕望中。在那十二頁哀怨而自我束縛的傾訴裡,我是如此的可悲,以致於我在讀信的當下簡直認不出來那竟是我。雖然我保留了十五歲至今的日記,但我還是為自己舉行了一場儀式,燒毀這封我過去誤以為是愛情的證據。我不想留下任何書面紀錄,顯示我曾經如此可悲,與自己的心疏離,失去連結。

我看過太多女人,為了那些根本不在乎她們的男人,放棄自己。我也看過太多女人屈就於一些人渣。(同場加映:最美的愛,是讓你從自己身上發現愛

但如今,我領悟到,建立在真愛上的關係,會帶給人美好的感覺,讓你由衷喜悅──不只是偶爾短暫的快樂,而是大部分時間都感到幸福。在真心相愛的關係裡,你不需要唯唯諾諾,不敢說出內心的想法,更不需要放棄自尊與尊嚴。而且,不論你是二十五歲或六十五歲,在真心相愛的關係裡,你應該可以展現所有真實的你──然後分手時帶著對自己更深刻的認知離開。

更多歐普拉的人生智慧都在關於人生,我確實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