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又穎的離開,像是給社會一個重新認識身旁朋友、也認識自己的機會。我們或許都曾經那悲傷夢魘下孤獨的人,伸出手觸碰不到的空虛感使人絕望,當面對這些絕望時,如何記著生命的可貴,看見真實本質裡的自己,讓我們從柴的經驗中,學會更用心地參與自己的生命。(推薦閱讀:

今天是楊又穎在臺中的告別式。我的女朋友因為曾經和她同校的關係認識,一早醒來前往靈堂,準備送她最後一程。我並不認識楊,但我知道這幾天她的離開,帶給身邊的人很大的衝擊。大家都說,這麼年輕,這麼可愛的一個生命,怎麼會這麼輕易就消失了。而世界如往常般運作著。

她走後網路上出現一個個新型的戰場。反霸凌的、支持言論自由的、反肉搜的、批判藝人商品化的、反自殺的⋯⋯。我心底拿不準,是否政治化一個人的死亡,是對這個生命的尊重。(延伸閱讀:

在每一次的瑜珈練習中,我們都要持有一個意念,讓那個意念支撐我們經過這次的修煉。因為楊的事件讓我想起身邊一些失去的、或曾經差點就要失去的生命。只要起過一點自殺念頭的人都曉得,當你在最痛苦的時候,無論別人說了什麼,你的經驗對你而言是不能取代並且無法跨越的。沒有任何同理心或善念,可以穿透那個「沒有什麼拯救得了我的傷心」的絕望。那不是傻,不是衝動,而是情感駕馭身體,拒絕任何未來可能的強大力量。(推薦閱讀:

在我曾經的情人自殺離開後,我在最低潮的三年中,幾乎忘掉了自己身體的感覺。悲傷的意識制裁著整個身體,要去試探痛苦的底層,那似乎是生活的唯一動能。在今晚的瑜伽之中,仰躺凝聽自己的呼吸,我幾乎就可以想起那時的感覺,世界是凍結的,什麼都不再重要,你只聽得見自己的心跳,和腦中無法停止的同一個思緒。我想今晚,至少在這短暫的幾個小時之中,將自己的意念,全心全意地交付給這些太快離開的生命。「記得此刻和平的自己,這才是真實的你。」老師緩緩地說著,要我們專注於和自己身體的連結,我沒有辦法抑制地顫抖哭了起來。

如果快樂是對生命太奢侈的要求,我希望我們都記得與自己和平共處的可能。那個悲傷得喘不過氣的人,不是全部的你,只是你的部分。

在這一個生命太快離開,又即將要被下一波新聞掩蓋之前,我自私的希望大家能夠記得,無論是霸凌或者任何種類的精神暴力,並沒有離我們那麼遠,它不是專屬於公眾人物或邊緣角色。這些痛苦正以各種形式發生在我們的周遭,它可能發生在我們的情人身上、我們的妹妹、我們的朋友、我們無心卻用最尖酸苛薄的話語對待的網友。其實我們真的可以對彼此更多一點關懷、少一些責難。若這個世界仍無法全然遠離苦難,我們一起承擔。(延伸閱讀:

Rest in peace. We will miss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