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久違的朋友見面,你不小心脫口而出:「你是不是變胖了啊。」他露出傷神的模樣,你心想只是個玩笑。生活中我們都曾不經意用一套標準去衡量了身邊的好朋友,你也不小心把「正常的尺」放在朋友身上了嗎?讓我們重新學習教朋友最重要的「尊重」一課。(推薦閱讀:

甫進到餐廳,久久不見的台灣朋友紛紛說我變胖了,「變胖了可是胸部怎麼沒有變大呢?」他們半開玩笑說著,我無奈的笑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一方面已經適應這樣不太禮貌的問候方式,另一方面已經百毒不侵,見過什麼叫做真正的肥胖或是沒有胸部。

在台灣我們很容易過於直接評論別人的外貌,習慣脫口而出,給予批評和看法,「喔她長得好胖。」、「喔他的臉怎麼那麼圓潤?」、「她的雙手長得好長啊!」

 

我們無時無刻處在一個品頭論足的社會,從外表、身材、個性到學歷、職業、交往對象,不論在什麼時候我們總是可以用一張嘴,隨意的講話、開玩笑或是問候,但在歐洲,這樣的玩笑可是會被視作歧視或是不禮貌、粗魯。(延伸閱讀:

有一次在芬蘭泡三溫暖,大家都穿著比基尼和泳褲,我瞇著眼看著深褐色頭髮的西班牙帥哥朋友,他的胸肌和腹肌因為運動訓練變多,可是側腰的肉好像也變多,原本我想要禮貌性的問他是不是多吃了一點,但我的台灣性格忍不住脫口而出,「哈維,你變胖了對吧?」

「真的嗎?」他很受傷的看著我,頓時我知道自己犯了大忌,我竟然直接在三溫暖批評對方的身體,而且是負面的批評。

過了幾天,他還是把這件事情提出來講,也把這件事情告訴另一位西班牙朋友,「克蕾兒你知道這真的很沒有禮貌啊,就算你這麼覺得還是要委婉的說…。」我的朋友忍不住提醒我。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忍不住啊。」我說了幾次抱歉,也提到了在台灣的問候文化,表明我不是刻意批評他變胖,我也沒有覺得他變胖是不好看,我只是把我看到的說出來,偏偏我用的方式不對,用的語詞也不對,挑選的時機也不對。

 

我的芬蘭朋友桑娜在中國教導游泳時也遇到同樣的情況,她的身材是一般的芬蘭女生身材,有一點肉肉的,但身體緊實,常常在運動,在中國卻不斷的被看成肥胖,第一天穿上泳裝在中國教導游泳時受到很多關注。

「你怎麼這麼胖啊?」

「你教導游泳的應該要身材很好啊?」

「你肚子的肉真的蠻多的啊。」

桑娜說收到這些批評感到很難過,一方面覺得中國人的骨架本身較小,自己的骨架相較之下比較大,在芬蘭她也不算胖得一群。另一方面沒有一個女生喜歡被說胖,因為胖多伴隨著隨意吃、不健康、不愛運動等等負面的形象。(推薦閱讀:

芬蘭女生知道如果自己增加體重,自己會知道,而不用朋友額外提醒,如果對方不詢問,也不會直接告訴對方,因為自己會知道自己的狀況,刻意去提醒朋友或是給予評論是非常不禮貌的,也不必要的,相較於台灣,這樣的評論比較像是問候和開玩笑,但同時也會傷害別人,傷害女生的自尊,甚至讓女生把價值建立在身體的形象。(同場加映:

或許我們該停止這樣的問候或是評論,把更多的時間花在真正的問候和關心上面,而不是只有對方的身材和外貌,即使要提醒朋友,也要用不一樣的方式或語言提醒。

 

更多文化差異的文章:妙妙的旋轉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