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有24小時這麼漫長,我們能不能留18分鐘給一首詩?」蔣勳曾這麼說。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如果有多一張船票,你會不會跟我一起走?」《花樣年華》

不會的。我不會
跟著你的瘟疫
蔓延,客死異鄉
我要為你永遠
守住這莊園
每個季節為你
慵懶假寐
為你開窗繽紛
無論這次你
是觀光客或歸人儘管什麼
也不用留給我
我要穿著你最中意的衣服
寫著你最喜歡的詩

-鯨向海,〈自己想像的愛情〉,《大雄》

// 以詩之名〉〉我會用另一種方式,安靜的愛你 

說起悲傷的時候

已經漸漸不那麼純粹了
那是因為知道自己
不再是一個可以簡單去看海的少年
廣大的湛藍的海被無心地經過
在懵懂地轉瞬間
星月一沉 忽然就無比地年老

卻依然還想念可以眺望的岸
聽潮水喚來星光
指尖上的露水豢養著貓
街巷底的小理髮店暗著
燈微微一盞
往下走就是海
漁船好騷動地想出發

浸在記憶裡的春天
如今是頹圮的港口
只有風,還是舊舊的溫柔

——孫梓評,〈春岸〉

// 想永遠記得,那風的溫柔、那悲傷可以很單純的日子、我們最初的模樣。

以詩之名〉〉給最初的我們 

你是我的半截的詩,不許別人更改一個字。


——海子《半截的詩》

// 白色情人節,祝福大家和約翰藍儂與小野洋子一樣,愛的狂熱 愛的真切。

以詩之名〉〉想和你把風景都看透
 
 
 

生命 
既不是圓滿 
也不是缺憾 
不過是一個沉重的試驗 
要不斷地 
用信仰來驅除無望 
用愛來補償孤單

——蔣勳,〈祝福〉

// 好多個生活、好多個過客、好多個愛人、好多個悲喜,成就我們的生命,生命,就該盡其所能的去愛,為所愛的人,戴上一輪上弦月。

以詩之名〉〉即使世界不斷讓你失望,還是要相信愛 

給你 其實一行就夠了 可是對你的懷念
就像夏至的陽光 熾熱 鮮紅 悠遠
就像切斷的蓮藕 弱小 白皙 纖細的絲
愈拉愈長 因此 我才了解 對你的愛戀
永遠無法一刀兩斷 要向你說的話永遠
無法言簡意賅 於是 我就要寫十四行
來想你 纏你 先寫三行半 運用意象
暗喻我扯不斷理還亂的思緒 再寫三行半
平鋪直敘我難以捨棄的 對你的情感 接著
四行 是要解釋怕你看不懂 我字裡行間
深藏的意義 後在十三行之前空下一行 讓你思考
等你都明白了 再讓你看最後兩行

給你我所能給的 並且等待你的拒絕
流淚 是我想你時唯一的自由

——王添源,《給你十四行》

// 愛啊,其實三個字就夠了,可我就要寫十四行來,纏你。

以詩之名〉〉流淚,是我想你時唯一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