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有24小時這麼漫長,我們能不能留18分鐘給一首詩?」蔣勳曾這麼說。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為你讀詩】:帶一片詩意走

 

「我討厭你」
或是「我好想你」
都要很久以後
你才會知道

─〈洞〉,鄭哲涵,《最快樂的一天》

以詩之名〉〉嘿,你聽見了嗎?


這個冬季很有質感,像你的體溫。我適合穿毛衣來來去去你的末梢,也許也適合噴嚏。

你玩貓時,笑得很毀滅,像海。

我洗襪子的時候,儘不呼吸。想你的時候,儘不梳頭,不想起時間。

我已長髮了,裡面有缺了角的夢,無法再隱身,它們和冬一樣有慾望。

——節錄 吳俞萱〈你笑的毀滅像海〉,《交換愛人的肋骨》

// 把所有想說的話化成簡單的字,只是我愛你。

以詩之名〉〉愛情,走得越遠就是離自己越近

夫妻樹的樹葉在風裡遠遠的、細瑣的搖動,
像一首熟悉的歌,輕輕播放在收訊不穩的收音機裡。

喜歡的意思,是我想與妳擁有共同的生活細節。
喜歡的意思,是我知道我們明明只是靠得很近的兩棵樹,
但有些時候,我希望別人誤以為我們是同一棵樹。

───林達陽《恆溫行李》

以詩之名〉〉愛,要輕聲的說

我虧欠那些
我不愛的人甚多。

另外有人更愛他們
讓我寬心。

——辛波絲卡,《致謝函》

// 愛裡總有虧欠與遺憾,親愛的舊戀人們,能遇到你們真的太好了。你們讓我感受到被愛,學會如何愛人,察覺當人們不勇敢時,或者是在自給自足的生命中,我們是如何架起防護罩。還有,去體會相愛、體會失去,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歡喜悲傷,那真的是,最棒的禮物。

以詩之名〉〉給從前的戀人

所有的結局都已寫好
所有的淚水也都已啟程
卻忽然忘了是怎麽樣的一個開始
在那個古老的不再回來的夏日
無論我如何地去追索
年輕的你隻如雲影掠過
而你微笑的面容極淺極淡
逐漸隱沒在日落後的群嵐
遂翻開那發黄的扉頁
命運將它裝訂得極爲拙劣
含著淚 我一讀再讀
卻不得不承認

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

——席慕容,〈青春〉

// 青春是,我還來不及把願望送你,你就走了。

以詩之名〉〉青春,愛情的復刻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