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離的情人,為愛展開一場旅行,卻換來一輩子難忘的精彩回憶,那年夏天,在愛丁堡軍樂節(Edinburgh Military Tattoo)裡,看見台灣最令人驕傲的女性力量,亞洲區唯一受邀請的純女性表演團體,小綠綠們用樂曲展現溫柔與堅毅力量,驚豔國際令人動容。(同場加映:

讀著「遠距離該討論的事:離別前該給承諾嗎?」,我不自覺泛起會心的微笑。當年,關於「在離別前該給承諾嗎?」這件事,我們兩個的確是有討論的。

那個討論過程,其實很簡單。兩邊的老人家像約好的一樣都問:出國前需不需要先訂一訂(婚),回國後直接結婚?兩邊的年輕人也都不約而同地回答:真要變心,就算結了,都可以離;為何要訂婚增加彼此麻煩?

於是她奔向遙遠的大不列顛求學,沒有婚約;我則在一年後,確定兩個人各自都沒有想換伴侶的念頭後,飛往會合。沒想到,這一趟旅程竟比討論「出國前要不要先訂婚」這件事,在我生命裡烙下更深的鑿痕。

【為愛啟航的旅程,意外見證了台灣的驕傲】

時間是在2007年的8月。那是個台灣雖已充斥談話性節目與名嘴、但尚未開始廣發「街頭藝人證」的年代。愛丁堡則早已街頭表演者滿街跑。

每年7、8月間,總有許多世界各地的藝術迷像朝聖般,來到愛丁堡。連英國人自己,也有不少人在每年的這段時間選擇 long stay here,讓自己浸淫在藝術的饗宴裡;對他們而言,那是生活中重要的養分。

我在排隊候補 Military Tatoo 的票時,遇到在倫敦市區中學裡教藝術的老師- David,他告訴我:他自己就是這樣的朝聖者,他在愛丁堡買了一間小公寓,專供自己每年這個時候來可以住。因為這段時間,有著名的藝術節與軍樂節,整個愛丁堡街頭,一整個瀰漫著藝術的氣息,很醉人。(同場加映:

而我為什麼要大費周章、拼了命也要搶到「愛丁堡軍樂節(Edinburgh Military Tattoo)」的票呢?先容我小小賣個關子。我們先來聊聊「愛丁堡軍樂節」。

自1950 年首屆舉辦至今,愛丁堡軍樂節已成為英國最吸引人的節慶活動之一,每年吸引21萬名觀眾湧進城堡廣場,觀賞軍樂節最具代表性、最經典的活動:「軍樂隊分列式」表演。

每年表演團體除了蘇格蘭軍樂隊(地主團體),另外還會邀請國際知名軍樂團體和藝術表演團體參與演出,連續表演近一個月。在城堡和星夜的背景下,聆賞蘇格蘭風笛和軍樂隊分列式是極佳的人文饗宴。(你會喜歡:

我之所以無所不用其極想搶到票,是因為出發至英國前,即已知道台灣極富盛名、我很讚賞的小綠綠(北一女中學生,因著超搶眼的綠色制服上衣,大家習慣暱稱為小綠綠)樂儀隊在當年度受邀到 Military Tattoo 表演。

但,令人遺憾的是:預售票早已賣光!據不負責任的馬路消息指出,每年的12月開始賣隔年8月的票,通常2月即會售罄。

我敢發誓:我這輩子,從沒這麼想念「黃牛」。

直到當天近中午,終於幸運候補到別人的即時退票,即便座位的選擇少、位置與角度都不利拍照,但有幸親眼目睹、感受台灣的驕傲,「就算看完表演直接飛回台灣也甘願」我是這麼跟自己說的。

當天傍晚,從 St. Andrew 回來後我們直接去排隊等待進場。只見排隊隊伍嚇死人!整個Royal Mile St.(進愛丁城堡的路) 滿滿都是準備進場的人,隊伍綿延至少有兩、三百公尺之長,但是秩序還是很好!因為大家都很聽從警察的的指揮,排隊等待安檢入場,人多卻一點都不亂,負責管制的警察還不時拿著大聲公講笑話,所以整個隊伍不只不亂,還偶爾傳來陣陣爆笑聲! (順著下方照片中的人群看過去,路的盡頭那些小黑點,是遠方的人頭...)

開場前,其他友國的王宮貴族直接大喇喇的穿越廣場,準備要進到專屬的VIP包廂。

第一個開場秀,榮耀當然盡歸地主:蘇格蘭軍樂隊。

我們的小綠綠,很榮耀的被安排在第二順位演出!當我們的小綠綠被介紹出場時,我先是嚇了一跳!接著不可置信地直問我家小姐:「我沒聽錯吧!他剛剛是說小綠綠對不對?他剛剛是說小綠綠對不對?第二個出場耶!」我感動得幾乎飆淚。

親眼目睹小綠綠出場時,全場報以熱烈掌聲,隨著每一次的拋槍、甩槍表演,全場驚呼聲連連,更讓很多外國朋友如癡如醉、驚呼互問:這些全只是高中小女生?太令人訝異了!聽得在一旁的我引以為傲、頓時虛榮感爆表。

我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因情緒激動而微微顫抖著,感動的眼淚盈眶。那一刻,我幾乎無法言語。但一想到我們右手邊坐了兩個韓國人,為了怕他們跟我們搶說「小綠綠是他們韓國的」(他們的思維裡,似乎堅信:所有優秀的人都是他們的),我選擇先下手為強:These girls come from Taiwan,not Korea!(為台灣感到驕傲:

誰說 Military Tattoo 是男性專屬?相較於男力強調的剛強與爆發力,女力所散發的力量,溫柔卻又不失剛毅,是一種不帶壓迫的美。所以沉浸在裡頭,很放鬆、也很令人陶醉。

看著這些孩子們的表演,我很驕傲「愛丁堡的夜空,女力如此美麗」,但也不禁思考:在這一場場近幾乎完美的表演背後,是多少人的努力堆砌而成?

「連續表演20幾場」這件事本身對體力、耐力與穩定性都已是極大的考驗!但如果您以為,這些孩子們去到愛丁堡就只要專心做好「表演」這件事,那就太低估她們了。

每天之中有半天,是她們的上課時間。隨隊的學科老師,為這些自己本身也想兼顧好課業的孩子們找空檔補課,讓她們回國得以應付升上高三的第一次模擬考,連吃飯都一邊縮著身子、一邊低頭K著書。另外一個半天,則進行晚上表演前的練習。

在老師、家長們的悉心照料下,這些孩子們每天刻苦地過著「三拍子」的生活:除了唸書、練習、表演之外,還是唸書、練習、表演,長達一個月。

【在愛丁堡的小綠綠們揮汗如雨,映照著台灣名嘴們的口沫橫飛】

表演時,手臂上135面國旗徽章,看起來有多壯觀,台灣談話性節目上沒親臨現場、習慣根據二手資料看圖說故事的名嘴們,又哪會感受得到?

所以他們在冷氣房裡盡情消費、講得口沫橫飛,說得一副表演時沒有扛出台灣大國旗就彷彿罪不可赦、像犯了叛國的滔天大罪,然後下了節目,拍拍屁股走人、領通告費。

Come on!這些孩子沒有欠我們什麼。相反地,請問問自己:當這些孩子在行銷台灣時,我又為台灣做了什麼?如果答不出來,下次請閉上傲慢的嘴,好好欣賞與負責讚嘆就好。(同場加映:

因為,這是作為一個握有文字工具與權柄的知識份子,最基本的謙卑。更是我從當年的小綠綠們(照年份推算起來,現在應該都是大綠綠了)身上,所得而來的學習。也謝謝您們,給了我一個充滿榮耀與驚喜的夏天。

*前往【諮商椅上的教養】專頁,看更多故事。
圖片拍攝:小彬

*備註:那年夏天,來自台灣的小綠綠徹底風靡愛丁堡、征服了每一個藝術迷,還創下許多該年度的紀錄~
一、是本次亞洲區唯一受邀團體。
二、是本年度所有表演團體中,唯一純女生團體。
三、本年度所有團體之中,人數最多(高達135人)
四、本年度開幕典禮後,被愛丁堡及英國當地平面媒體引用畫面(照片)次數最多的團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