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是許多台灣人喜歡的旅遊地點,而日本文化也有其淵遠留長的意義,女人迷也有許多作者,分享了像是「日本女人隨時都要帶妝」背後的禮貌哲學、日本女孩為什麼做什麼事情都要「可愛」?...等等,而這次我們要從時事角度來分析,日本人的「道歉禮儀」吧!(延伸閱讀:

上星期,2名日本人遭到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綁架,但其中一位人質的媽媽在記者會上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請政府救救自己的兒子,而是先開口向社會道歉,這背後的原因又是為什麼?


石堂順子含著眼淚向日本國民道歉。

求人救兒子先說對不起

CNN25號報導,強忍著眼淚,石堂順子(Junko Ishido)站在數十架攝影機面前,她的兒子後藤健二(Kenji Goto)和另一名日本人湯川遙菜(Haruna Yukawa)遭到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綁架,要求日本付2億美金來贖回人質。

石堂順子在請求伊斯蘭國放過自己的兒子前先向日本的全體國民道歉,她說:「感謝你們的仁慈與善良,我在這裡替我兒子造成的不便和麻煩道歉。」

石堂順子是在伊斯蘭國要求的72小時期限快到前發表這段請求。日本政府並沒有答應伊斯蘭國的要求付贖金,一天過後,石堂的兒子後藤健二再次出現在影片中,手上拿著湯川遙菜遭到斬首的屍體照片。

這一次,伊斯蘭國要求釋放一名被關在約旦的女性聖戰士利夏薇(Sajida al-Rishaw)來交換人質後藤健二。(同場加映:


遭控幹細胞研究做假的「美女科學家」小保方晴子,就研究有瑕疵的部分向大眾道歉。

道歉很重要

天普大學東京分校的亞洲研究教授金斯頓(Jeff Kingston)表示,在日本的社會背景下,石堂順子的道歉是可以理解的。

金斯頓說:「在日本,如果你造成別人的不便,向他們道歉並請求原諒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石堂順子不停地表示,自己的兒子被抓給政府帶來麻煩、驚動了其他的日本民眾她覺得非常抱歉。

對她來說,兒子當時是不是要搶救朋友也就是另一名人質湯川並不重要,兒子以堅定的意志到危險的戰地敘利亞擔任記者,一直以來都受到朋友、同事甚至是陌生人的稱讚也不重要。如果她在日本公開講這些話,她就會被認為是一個兜售兒子正直品格的自私母親。

正因為這樣,石堂順子,一名絕望的母親,才會在兒子還在殘忍聖戰士集團手上並即將要被殺害的時候,「打從心底」向國家道歉接著才開始請求救援。她是在道完歉才說:「拜託日本政府救救健二」(日本人處處彰顯的禮貌:

「伊斯蘭國的所有成員們,健二並不是你們的敵人,請放了他吧。」


遭到伊斯蘭國擄走的日本人質後藤健二。

同樣是人質 態度不一樣

金斯頓教授表示,日本大眾對2名人質的同情程度相當不同,這有部分原因是因為2個人質的背景非常不一樣。

金斯頓教授在人質湯川遭殺的新聞釋出前,向美國媒體CNN表示:「大眾對後藤還有湯川的態度是有區別的。」

「因為後藤的經驗還有他曾做過的事,大眾對記者(後藤)是相當尊敬的;湯川則是被認為是一個把自己置於危險的天真冒險者,所以很多人都在問為什麼政府和納稅人要對他負起責任。」


一名日本示威者拿著iPad,傳達他想說的話,iPad上寫著:「後藤先生不是伊斯蘭國的敵人,不要殺日本國民!讓他們活著回來。」

人質回國被霸凌

2004年的時候,也有3名年輕的日本人被綁架,其中有一位人質在被抓之前是在伊拉克幫助小孩。之後3個人質在伊拉克被武裝分子釋放,但當他們回到日本後不僅沒有受到歡迎,還因為他們「造成日本的麻煩」遭到其他人迴避,日本政府也向他們追討機票費用。

金斯頓教授補充說,3名人質在回國後受到的傷害在某些方面來說比他們被綁架的時候還嚴重:「他們得到的待遇是你能想得到最冷漠無情的態度,這事實上是日本政府鼓勵出來的霸凌。」

從之前的人質綁架事件之後,「對自己負責」、「自己承擔風險」這類的話就已經深深地刻在日本人心頭上。(延伸閱讀:

中東不再是另一個世界

金斯頓教授也提到,這次的人質事件也暗暗改變了日本社會對首相安倍提出的「主動式和平」的想法。

在安倍首相提出要援助中東2億美金對抗伊斯蘭國後2天,伊斯蘭國就接著放出了人質影片。

不管日本大眾在電視機或是電腦螢幕上看到這2名跪在沙漠裡的人質時有什麼樣的想法,親眼看到自己的同胞被伊斯蘭國綁架,使得伊拉克和敘利亞當地的情況突然變得近在眼前。

金斯頓教授:「伊斯蘭極端主義本來是只有出現在電視上、只會發生在別人身上的東西。」

「但是現在,它正活生生地發生在日本人身上。」

 

本文同步刊載於地球圖擊隊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ISIS' Japanese hostages receive mixed sympathy at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