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歡村上春樹,那你一定沒有錯過他的經典作品《海邊的卡夫卡》。在書中,男主角逃離東京,來到瀨戶內海的松高市,展開一趟屬於他的心靈冒險。你可曾好奇,這書中所指的「瀨戶內海」究竟是哪裡?有著怎樣的面貌?今天,就讓我們隨著《旅行的速度》一書,來一探這個寧靜的「逃城」!(延伸閱讀:走進挪威的森林,尋找逝去的愛情

瀨戶內的直島、犬島、小豆島、豐島、男木島、女木島等島嶼,藝術

家的作品散布其間,藉著渡船穿梭其間,展開充滿陽光與海風的島嶼探索與冒險,那是一種緩慢卻又神奇的「跳島旅行」,同時也是一種自我放逐式的心靈之旅。

村上春樹的作品《海邊的卡夫卡》,描述一位少年逃離東京,搭乘夜間巴士來到瀨戶內海旁的高松市,他在高松市的圖書館與咖啡館流連,甚至因為咖啡店一直播放古典音樂,開始迷上從未聽過的貝多芬與莫札特,之後因為某種原因,來到瀨戶內海中的小島,坐上 MAZDA RX8 跑車在島上奔馳,穿越了森林峽谷,來到一個鳥不生蛋、無人的海灘,少年在海邊獨自生活了一段時間,終日與瀨戶內海的浪潮、夕陽相處,這個地方成為了他與內在自我對話的祕密基地。

過去我就曾經因為探訪安藤忠雄的建築作品,數次來到瀨戶內海中的直島,除了造訪直島美術館、地中美術館之外,也進住安藤先生所設計的直島美術館,在那個充滿藝術與自然的島嶼中,參訪者得到了心靈中難以想像的安歇與寧靜,也得到了藝術作品所帶來的滿足與喜悅,我因此引用《舊約聖經》中的典故,將這些島嶼稱作是瀨戶內海的「逃城」。

瀨戶內海

瀨戶內海的直島、犬島、小豆島、 豐島、男木島、女木島等島嶼,因為藝術季相繼熱鬧起來,遊客藉著渡船穿梭其間,展開緩慢卻又神奇的「跳島旅行」。

這幾年在瀨戶內藝術季的推波助瀾下,包括直島、犬島、小豆島、豐島、男木島、女木島等島嶼,開始熱鬧起來,藝術家的作品散布其間,觀光客藉著渡船穿梭其間,展開充滿陽光與海風的島嶼探索與冒險,那是一種緩慢卻又神奇的「跳島旅行」,同時也是一種自我放逐式的心靈之旅。

大竹伸朗的陋器建築

瀨戶內國際藝術季選擇在瀨戶內海上的七座島嶼上舉行,這幾座島嶼過去有的曾經是汙染嚴重的鍊銅廠,有的是拋棄事業廢棄物的垃圾島,更有的是放逐痲瘋病人的隔離島,但是藉著藝術活動,重生了這些島嶼,同時吸引全世界的遊客來到這些島嶼,進行夏季海洋跳島旅行活動。

藝術家大竹伸朗先生也參與在這個藝術活動中,他設計建造的建築物,都呈現出一種俗豔的趣味性與庶民的親切感,我們姑且可以將之稱作是「陋器建築」(Low-tech Architecture),意即用現成器物所拼湊組成的簡陋建築。

大竹伸朗先生喜歡撿拾各種奇怪的廢棄物,用來裝飾他的房子,之前他在本村「家計劃」藝術空間中,曾創作一座舊齒科醫院,並將它命名為「舌頭上的夢」。這座建築牆上裝滿各種撿拾來的舊招牌、廢棄物,甚至有廢棄船隻也被裝在外牆上,室內更有一座巨大的自由女神像,據說是從一家停業的柏青哥店撿來的。

位於直島宮浦港旁的「I.LOVE.湯」,則是一座充滿俗豔色彩的錢湯,原本是福武先生所擁有的房子,但是他捐出來,請藝術家大竹伸朗及graf設計公司改造,成為一座供居民洗澡泡湯的公共建築,並由居民自組委員會管理,算是福武集團對當地社區的回饋。

 

在「I.LOVE.湯」建築上,大竹伸朗先生裝置了許多霓虹燈、異國情調的裝飾物,甚至船隻的構造物,以及綠色植物等等,最有趣的是一隻巨大的大象模型,被放置在男湯、女湯之間的圍牆上方,監視著裸身泡澡的男男女女。「I.LOVE.湯」實在太好玩了!它成了社區居民重要的社交場所,同時也成了來直島旅行的遊客,一定要去經歷的空間體驗。

回饋社區居民的方法很多,有的地方會蓋美術館,有的地方會興建活動中心,但是對於直島的居民而言,一定會認為蓋一座錢湯比建一座美術館更實際,也更有意義!

美術館天外天

美術館的概念在新的世紀,有著革命性的改變,傳統的美術館多是一座建築物,裡面陳列收藏著許多藝術品,但是新世紀的美術館,顛覆了傳統的觀念,不再被建築空間所侷限,也不僅是扮演收藏陳列的角色,甚至整座美術館裡,就只有一件奇特的藝術品!

豐島美術館就是這樣一座新時代的美術館,座落在一座偏僻荒涼的島嶼上,更奇怪的是,這座美術館內,一件藝術作品也沒有!可是每一個參觀過豐島美術館的人,都會被這座美術館所感動,無法忘懷!

豐島美術館

建築師西沢立衛設計的美術館,是配合著藝術家內藤禮的「水滴」藝術概念而設計,建築本身就是一件藝術品。

豐島美術館由建築師西沢立衛所設計,雖然建築物內看似沒有藝術品,但是這座美術館本身就是一件藝術品,並且是配合著藝術家內藤禮的「水滴」藝術概念而設計。美術館位於瀨戶內海豐島的山麓上,整座美術館呈現水滴狀,純白色的建築在山林田野間,有如外太空降臨的不明飛行物體,弧形不規則的外殼顛覆了我們對於美術館白色方盒子的制式看法,建築體上方有兩個大小不一的圓形開口,讓光線、甚至雨滴可以直接進入美術館室內。

我們順著建築師設計的動線,穿過樹林、穿過草原,迂迴間從林木中望見白色美術館的身影,猶如森林中精靈夢幻的居所,有些不真實,有些超現實,那是夢境吧!入口處的服務人員喚醒了我,白色服裝的工作人員,活像是外星飛碟上的技術師,居然要求我們要脫掉鞋子,才能進入美術館,難道這座美術館是聖域,是不容玷汙的地方?

從食道般的通道進入美術館,純白的空間寧靜得令人屏息,整座美術館像是一座宇宙!輕柔的雪花從屋頂開口飄下,然後慢慢止息,接著陽光傾瀉而下,在地板上留下圓弧的陰影變化;這時才發現地板上有水滴流動,這些水滴猶如有生命一般,在地板上移動、匯集、然後形成長條狀滑行,有如科幻電影中的液態金屬一般。

仔細觀看才發現,這些水滴可不是從天而降的雨水,地板上有一、兩個乒乓球狀的小白球,汨汨溢出水來,原來這些流動的水珠是精心設計的,是美術館作品的一部分。豐島美術館事實上便是以水滴作為設計概念,除了美術館大水滴之外,另有一座小水滴咖啡館,在圓弧空間席地而坐,天光傾瀉而下,啜飲咖啡之際,恍如置身天外之境。

美術館的空間革命,已經進化到令人難以理解的地步;但是像豐島美術館這樣的建築,是不需要理解的,你只要帶著一顆心去感受,就可以體會建築師所要傳達的事物,並且得到豐富的美感滿足!

圖片、文字來源:
《旅行的速度》大塊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