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雨傘革命邁入第三個月,在前日占中三子發出了「退場聲明」,但孩子們仍在寒冬的場上不眠不夜、甚至以「絕食」提出對話訴求,要求梁振英出面!究竟在這場運動裡,學生們抱持何種態度?這篇文章由台灣著名文化政治評論家——張鐵志,獨家訪問占中運動的學生領袖,黃之峰與梁汶洛。(同場加映  獻給台灣和香港無眠的夜:找回勇氣的溫柔革命歌單


決定絕食抗爭的黃之鋒坦言,「走投無路。」但他相信香港始終有奇蹟,他們是在黑暗的道路裡尋找光明。(美聯社)

第一次見到黃之鋒是2012年底,我主編的「號外」雜誌採訪和拍攝他──我們要把他和其他兩位學民思潮同學作為封面故事。那一年,他和學民思潮因為發動反國教運動包圍香港政府總部,早已成為香港的傳奇少年、風雲人物。此前,我早已在媒體上多次看到他有條不紊的談話、具有魅力的演講,見到本人發現16歲的他當然仍是充滿著少年的孩子氣,不過一旦面對提問,他就回到一個成熟的運動者。

反國教運動之後,學民思潮把重點放在推動香港的政改,並積極發展組織工作。2013年中,佔領中環運動發起政改公投,學民思潮和學聯成為最積極主張「公民提名」的組織,深深影響了民主派的政改議程。所謂「雙學」和「(佔中)三子」都成為政改運動的主角,彼此既合作也有緊張關係。(運動始末:

9月 22日,學聯發動罷課行動,26日週五,學民思潮發動高中生罷課,有一千五百高中生來到立法會外,還有許多高中生在校園進行罷課。我在現場看到這麼多制服中學生,真是對他們的青春勇氣感到敬佩。當天問之鋒,他都有點驚訝會有這麼多人來。

當晚現場聚集了非常多的群眾,黃之鋒在台上突然宣布重奪他身後的「公民廣場」,接著包括他在內幾十人衝進去,被警察包圍整天,直到第二天中午被清場。讓人沒想到的是,警察甚至搜查黃之鋒家裡。

11月底,黃之鋒又在旺角清場過程中,和其他許多人一起被警方逮捕,甚至被警方襲擊。

這時,佔領進入兩個月,確實街頭的佔領者越來越少,反對的民意也越來越增加,而香港警察在旺角也採取越來越激烈的暴力行動。(同場加映:

11月30日傍晚六點多,學民思潮發言人黎汶洛──也是一個思考縝密,有很好群眾演講能力的青年──在大台上呼籲大家快來,要「逼爆金鐘」。因為雙學早已預告當晚要採取升級行動──亦即包圍政總。結果是從半夜到白天,出現佔領兩個月來最重要的衝突,警察極為激烈地毆打抗議者。

次日,12月1日,氣溫驟降,學生幹部的心中也因為前晚的流血衝突感到寒冷而沈重。泛民派議員表示不贊成升級行動,佔中三子則發表聲明決定自首──學生與「大人」們之間的分歧路線在此刻徹底突顯。

當晚,震撼所有人的消息是,黃之鋒和兩位女學生黃子悅、盧彥慧宣布絕食。


(學民思潮絕食區/張鐵志攝)

在絕食第 39個小時的12月3日中午,我簡短訪問了身體頗為虛弱的黃之鋒,以及學民思潮發言人黎汶洛,希望讓台灣讀者更能了解他們的理念與思考。以下是專訪紀要:

張:昨晚睡的好嗎?

黃:昨晚黃子悅凌晨兩三點吐了兩次黃膽水,弄得我四點鐘才睡。今早九點過被人吵起床,雖然我身體狀況不是太好。

張: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採取絕食的行動?

黃:走投無路,這是唯一的方法。我們想讓市民知道學生是軟硬兼施,除了升級行動之外,我們都想有些溫和點的行動,嘗試爭取回社會對於政改的關注,同時讓雨傘運動的焦點是政改而不是警察、不是法庭,也都不是黃絲帶、藍絲帶的問題。

黎:其實學民思潮對這件事商量了大概一個禮拜,但直到現在這幾日決定一定要做,因為是迫不得已。不是因為要去掩蓋之前做錯的一些決定,而是真的想將這個運動推到一個高峰,這個高峰是一個道德層面的位置。有人說群眾不多了,慢慢少了,那是不是呢,現在可能佔領區看起來是,但事實上之前雨傘運動的人繼續留在這裏。所以我覺得我們絕食是想如之前說的,自我犧牲,換取一個道德控訴。(延伸閱讀:

張:那你怎麼看今天三子自首的行動?

黃:我絕對尊重他們去自首,但希望他們在自首的時候都可以幫下喉,叫政府和學生對談。

黎汶洛:我們尊重三子的決定,但是我覺得用長毛的話來說,「自首不如自強」,在這場運動我們爭取到任何成功,我們現在唯有用到最後一步,自我犧牲去換來道德的控訴,希望梁振英正視這個問題。升級,行不通,唯有嘗試其他途徑,包括今日的絕食。我們之後都會接受法律的制裁,我們會這樣做,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圖為林汶洛與黃之峰)

張:這兩個月的佔領運動對你有什麼影響,以及對你們這一代青年有什麼影響?

黃:超乎我預料之內。但我希望盡我的能力去做。年輕人完全超出我的想像,香港從此會不一樣。

黎:其實沒太大的改變,反而,坦白講對政府完全失望。但是對它失望,我們都需要繼續做。從中央政府層面做不到,那麼回到本地立法層面,重啟政改五部曲,其實我們真的退了一步了。那如果政府都見不到的時候,好明顯可以見到香港的矛盾只會加劇,只會變成警民衝突,而不是講真普選。但我們不想這樣,只希望想政府能解決問題。(推薦閱讀:

張:政府的強硬是不是也超過你的想像?

黃:我想過62日之後它可以對我們採取任何行動。但是民主的路是漫長的,我不知道我們的佔領在民意、人手上面可以維持多長,但我相信學生要出盡每一份力,在退場之前嘗試拿到成果回來。正正因為我們不想空手而歸,我們一份不甘心,才絕食。

張:退場之後,不管怎麼退,還有很漫長的工作,學民思潮有什麼計畫?

黎:我們現在一定是著重佔領,但佔領之後我想我們真的要進入社區。有個很現實的問題是,下一屆選舉,如果泛民主派的論述不足被人打倒的時候,有可能這一屆政改通過不了。但下一屆選舉,一旦建制派多數,立法委否決權都沒有了的時候,這才是讓人擔心的。這樣說這不是為政黨鋪路,而是在整個大氣候上要做的東西。

張:以學民思潮組織來說,這兩個月加入的學生更多嗎?

黎:之前學民思潮的朋友是多,但擔當一些前線或核心成員沒怎麼增加,也沒怎麼減少。因為我覺得香港人是好現實的,在你最風光的時候就會支持你,在你有小小事的時候,他們未必會出來守護你。

張:不管這次佔領能拿到什麼,但無論如何要香港要爭取真普選的路是很漫長的。你有什麼心理準備。面對這麼強硬和強大的對手,會覺得前方很灰暗嗎?

黎:我想我有這樣的信念,但我不知道十年後、二十年後香港的政治氣候如何。有可能政府的分化技術太勁,二十年後我們變作少數,但是我覺得堅持信念,去付出的時候始終都會有成功,但那個成功可能未必是我們現在這個目標,有可能還有一個距離,但我們都會繼續做,能做到多少算多少。尤其是這場運動相對低潮的時候,看下能做成什麼樣。(延伸閱讀:

黃:我相信香港始終有奇蹟。有失望,但是不會絕望。《人民日報》說我們是走一條黑暗的道路,我覺得我們就是在黑暗的道路裏尋找光明